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749 清宫阕(七)
    起码要把琴和书法炼得差不多才行。雅文吧 ﹏ w`w-w=.-y=a·w-e-n`8`.com

    林听雨从正殿出来,往一旁的书房去,就看到刚刚出来正殿不久的腾尔佳?青婉和纳兰性德二人。

    青婉正在温柔缱绻地与纳兰性德谈论他新作的词,便是刚刚和月格格念的那。她说得嘴皮子都破了,纳兰性德一直非常淡然地听着。青婉始终没有听到系统提示音,告诉她好感度有所提升,不由得让她各种失望。

    林听雨自然知道腾尔佳?青婉这么卖力的表演是为了什么,她的无限妙音也捕捉到青婉灵魂中透出的失望波动。

    看到这两人,林听雨看似随意地走了过来,和二人打招呼:“纳兰公子!青婉姐姐!”

    纳兰性德看她走近,眸中顿时一亮。

    而腾尔佳?青婉心中却异常不喜,只不过她吃了上次掉好感度的教训,不敢表现出半点来,而是大方地笑问道:“若芷,你怎么也出来了?不会是想和我抢着要送纳兰公子吧。”说到后来,她就用帕子捂着嘴咯咯娇笑起来。

    她的迷人浅笑技能还在,虽然这娇笑照浅笑相比有些不同,但是她这一笑却绝对是风情万种,让纳兰性德眸中闪过惊艳之色。﹏ 雅文8  w=w=w`.-y=a-w-en8.com

    可惜,系统仍旧没有提示好感度上升。

    有些人,虽然欣赏美丽的女子,但也只是单纯地欣赏而已。他们并不会真的选择这样的女子来做自己的妻子、爱人。纳兰性德现在应该就是这种情况。

    不得不说,这个纳兰性德在他的交友和为人处事上,有着相当的固执。他一旦认为某些人的本性中存着他不喜欢的东西,就很难再对这些人产生亲近之意。

    他亦不会简单地因为对方有美丽的容貌或者倾国倾城的笑容就对其产生什么好感。

    林听雨穿越过众多世界,通过这两次的交往,以及卢若芷传送给她的记忆,她已经多少能够窥视到纳兰性德此人的性情。

    林听雨温和笑道:“青婉姐姐说笑了,我是奉了格格之命前去书房,为其拿《乐府诗集》的。”

    腾尔佳?青婉心中一动,道:“哦?格格又想看《乐府诗集》了。”

    林听雨点头道:“是啊!”

    腾尔佳?青婉道:“这几天我常常在夜间听格格念那句‘孔雀东南飞。>>雅文吧_ ﹍ w·w`w`.-y-a-w·e·n=8=.=c=o=m五里一徘徊’呢。”

    她这话,明显意有所指,在探纳兰性德的心思。纳兰性德既然是她攻略的目标,那皇帝欲下旨赐婚和月格格和纳兰性德。她心底里自然而然就将和月格格当成对手之一了。

    纳兰性德听了她的话颇有感触,说道:“格格想来是向往那种生死相依的感情。”

    可惜,能否做到生死相依,不单单要门当户对,也不单单要爱好相同。更要性情相投才可。纳兰性德不免心中感叹。

    腾尔佳?青婉道:“谁说不是呢?其实,这女儿家哪一个不向往纳兰公子词中所写的那般‘一生一代一双人’的生活呢?”

    说话间,她偷眼瞟了一下林听雨。

    “卢若芷”和她一起服侍和月格格这些年,她对卢若芷不可谓不了解,自然短简卢若芷于诗文曲赋方面一无擅长,此时她和纳兰性德谈天,不说出口成章也差不多。

    她本以为“卢若芷”见自己插不上话,会悻悻地离去。谁知,今日“卢若芷”却是与往日不同。

    却见“卢若芷”噗哧一声笑了出来,道:“青婉姐姐莫不是想嫁人了?不如早点请格格给你寻个好婆家。”

    腾尔佳?青婉一听立刻羞红了脸。怒道:“你胡说什么?”但怕纳兰性德不喜她与姐妹玩笑间居然恼火,因此又故意嗔笑道:“小蹄子,大概是你自己想嫁人了吧!回头我就去请示格格,让格格出阁的时候别忘了把你带上。”

    这话,林听雨听了倒没觉得有什么,可是纳兰性德听罢却是微微挑了下眉,若有所思。腾尔佳?青婉的那句“把你带上”分明是说,要把卢若芷送给驸马做妾的意思。

    林听雨哪里听不出青婉意有所指,却是咯咯地笑道:“我是格格的贴身宫女,格格出嫁自然要带我过去伺候。这事。青婉姐姐就不用操心了。倒是姐姐,你还是操心一下你自己的事,找个能够和姐姐‘一生一代一双人’的好人儿才是,咯咯……”

    林听雨说到后来笑得弯了腰。那腾尔佳?青婉被她搞得羞臊不已。当着纳兰性德的面又不好作,只得跑去骚林听雨的痒。

    偏偏这个卢若芷的身体对这个极为敏感,青婉只在她腋下骚了两下,就把林听雨痒得受不了,一边躲闪一边连连开口求饶。

    “你们两个,本公主交代你们去办差。你们可好,倒在这里玩闹起来了。”和月格格不知何时已经出了正殿,看到两个宫女在这里调笑,不禁嗔怪说道。

    林听雨和青婉立刻停止了嬉闹,朝和月格格行礼。

    和月格格也不理她们,转头对刚刚笑着看两个女孩儿嬉闹的纳兰性德说道:“让纳兰公子见笑了,这两个丫头平时让我惯坏了,今日才在贵客面前这样失礼。”

    纳兰性德忙笑道:“格格不必介怀,要为臣说,她们这样欢喜嬉闹,才正是这个年纪的女儿家该有的性情。这是真性情的流露,又有什么不对?况且,两个如此美丽的女子在一起玩闹,此情此景,对于成生来说,实在是一件赏心悦目之事,何有失礼之说?”

    纳兰性德本叫成德,因避太子讳而改名叫“性德”。后来太子又改了名字,他复又恢复了“成德”这个名字。他因此常自称“成生”。

    和月格格道:“纳兰公子不介意就好。”遂转头对两个宫女嗔道:“还不快去忙你们的事?”

    “是?”林听雨和青婉齐齐应道。

    和月格格道:“我要去拜见父皇,纳兰公子请便!”

    “格格先请!”纳兰性德说着退了一步,让出通道来。

    和月格格虽是主人,但出身皇室,在当今皇权至上的年代,和月格格理所应当先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