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750 清宫阕(八)
    待和月格格带着一队宫人先行离去,腾尔佳?青婉这才继续送纳兰性德离去。﹎  雅文_吧 > w=w-w`.-y-a-w·en8.com

    约莫半月过后,纳兰性德又被和月格格邀入宫中。腾尔佳?青婉知道今日纳兰性德要来,因为不喜“卢若芷”坏了自己的事,她决定将“卢若芷”调开,因此设计让“卢若芷”拉了肚子。

    靠着无限妙音,林听雨倒是提早探到了她的计谋,却是假装不知,到那天还真就“拉肚子”不得已告了假,无法服侍和月格格招待纳兰性德了。

    这一次,因为是和月格格招待一些京都士子和小姐举办的宴会,许多身份相当的少年男女都被请进了宫中,一直待到晚间才散去,因此纳兰性德也不象以前几次来那般,天未暗就匆匆离去。

    这次,纳兰性德走时已经过了晚饭时间,其他的少年男女已经散去。他是因为和月格格特意留下来说话,所以才离开的晚了一些。

    他刚刚跟着腾尔佳?青婉出了永和宫的主殿,忽地就听主殿后面西边的小角落里居然传来铮铮的琴音,另有一个凄婉美丽的歌声响起:“山一程,水一程……”

    此歌正是上次在御花园偶然遇到卢若芷时听到的歌曲。雅>文8﹏  w-w·w-.`yawen8.com因着这次有琴音相伴,歌声更显飘渺,忧思婉转,绕人心怀。

    纳兰性德立在主殿一侧,目光深沉地望着传出琴音歌声的那个小院子,侧耳倾听,有些痴。

    腾尔佳?青婉气得双手直在胸前绞手帕,实在没想到,那个“卢若芷”都病得休憩了还不老实,居然又弹琴唱起歌来。

    前几天她虽然听到自己隔壁卢若芷的院子里经常响起琴声,可是那琴声尚显生涩,哪里弹得今日这般连贯?没想到才几天时间,这卢若芷的琴竟然弹得这么好了。

    想到这几天看到卢若芷来当差的时候,手指上都裹着纱布,可见其练琴练得异常辛苦。手指弹破了都还在坚持。腾尔佳?青婉心中升起异样的情绪。

    她本身就会弹琴,并且是在自家府中常年练习而学成的,并不曾象卢若芷这么辛苦,连手指都弹破了。她怀疑卢若芷这么刻苦练琴。是不是为了纳兰性德。

    她倒是不愿意自己再多一个敌人,可是系统先前都提醒过她,是“卢若芷”导致纳兰性德对自己的好感度降低,所以,她不能不提防对方。

    琴音袅袅。>雅文吧  w·w-w·.·yawen8.com歌声婉转,终于歇去。腾尔佳?青婉提醒道:“纳兰公子,时候不早了,您必须得出宫了。”

    纳兰性德点了点头,叹息说道:“若芷姑娘应该是又在想家了吧。”

    腾尔佳?青婉嘴角撇了撇,浅笑说道:“是啊。我们这些入宫的宫女们,至少要到二十五岁才会被放出宫,与家人一别就得十几年,有谁会不思乡想家呢?”说到后来,她声音透着哽咽。用手帕去拭眼角的泪。

    纳兰性德跟着腾尔佳?青婉一边往宫外走一边点头,复又深深叹息一声。

    腾尔佳?青婉动情念道:“山一程,水一程,身向逾关那畔行,夜深千帐灯。风一更,雪一更,聒碎乡心梦不成,故园无此声。”

    此时已是隆冬时节,天又刚降过大雪,宫墙黛瓦之上都覆盖上一层厚厚的雪。“风一更。雪一更”倒是正符合他们眼前的情景。

    她念的词,正是纳兰性德本人所作。

    听到她念了这词,纳兰性德感慨说道:“我倒是觉得,若芷姑娘歌中所唱更是贴合她思乡的心意。

    山一程。水一程,柳外楼高空断魂。马萧萧,车辚辚,落花和泥碾作尘。风轻轻,水盈盈,人生聚散如浮萍。梦难寻。梦难平,但见长亭连短亭。山无凭,水无凭,芳草萋萋别王孙。云淡淡,柳青青,杜鹃声声不忍问……”

    他口中这样说着,心中却不停重复地念着“梦难寻,梦难平,但见长亭连短亭。山无凭,水无凭,芳草萋萋别王孙。”这两句,好似说出他自己的心事一般,让他回味无穷,感触良多。

    两人正一起往永和宫外走着,忽地又听身后琴音又起,接着便听有女子唱道:“山也迢迢,水也迢迢,盼过昨宵,又盼今朝,盼来盼去魂也销。梦也渺渺,人也渺渺,天若有情天亦老。歌不成歌,调不成调,风雨潇潇愁多少,愁多少。”

    纳兰性德听着这几近哭泣的曲子,心中不免也跟着伤感起来,好奇问道:“对了,今日格格宴请,我怎么没见若芷姑娘?”

    腾尔佳?青婉正暗中对“卢若芷”咬牙切齿,此时听到纳兰性德询问,便道:“她身子不舒服,格格仁慈,待我们这些奴婢宫人们极好,就准了她的假,让她休憩。”

    纳兰性德关切地问道:“怎么,她病了?可严重?可曾看过太医?”难怪若芷姑娘会这样想家,心思也这般伤感,原来是生病了。

    他这种态度,更让腾尔佳?青婉气得牙痒痒,忙笑道:“纳兰公子不用担心,她只是贪吃拉了肚子,休养两天就好了,哪用得着看太医?”

    听她这么一说,纳兰性德剑眉一皱。

    林听雨好久没再听到系统提示音居然在这个时候又响了起来:“警告!警告!腾尔佳?青婉,请注意你的言辞,让任务目标对你的好感度再度刷低,跌到了五个点。作为惩罚,系统将要取消你的特长技能迷人浅笑。”

    “什么?”腾尔佳?青婉灵魂中惊呼。她自己也没想到,她只是说了句实话而已,怎么就让纳兰性德对她的好感度又跌了一个点?而且这一次,她失去的技能是对现在的她来说最为有效的技能之一——迷人浅笑。

    她心中的情绪起伏,但是,因为先前吃过教训,所以此次她谨记系统的提醒,表面上并没表现出来,却是灵机一动,对纳兰性德无奈地叹息了一声,说道:“公子有所不知,我们这些宫女身份卑微,哪有太医会愿意为我们诊治。”

    她倒是聪明,很快就想明白了为什么纳兰性德会对她的好感度再度降低。(未完待续。)

    ps:  感谢:ccb1ueo8o8投出的月票!感谢:东方妤陌投出的月票和赠送的1o起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