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752 清宫阕(十)
    亦没有了纳兰性德因公主逃婚、宫女替嫁而感受到的万般羞辱,此后,肯定也不会有纳兰性德对卢若芷的不喜和冷落了。>雅文8_ >> w-ww.yawen8.com

    直到此时此刻,林听雨才明白过来,为什么系统会宣告腾尔佳?青婉的任务会失败,肯定与皇帝的这张赐婚诏书有关系。

    这诏书中还提出卢若芷不但会得到皇帝大量赏赐做嫁妆,还允许其归返家乡,由家里出嫁。这不单单是对卢若芷,就连对整个卢家,可说都是非同一般的恩典。

    林听雨接旨之后,得了和月格格的恭喜和祝福。

    虽说和月格格曾经得到了皇帝的暗示,有意想将她下嫁给纳兰性德,但是她一早就生纳兰性德对这事不冷不热,而且她虽然欣赏纳兰性德的才学,却并不喜欢纳兰性德身上所有的儒将之风和书卷气。

    她还和卢若芷记忆中的一样,喜欢那种赤血粗犷的男儿,在不久前的冬猎上与腾达王子一见钟情,此时自然并不排斥自己身边喜爱的宫女去嫁给纳兰性德那种优秀的男子。

    因为有皇帝的旨意,和月格格命人帮助林听雨打理行囊,不日她就要离开皇宫回归卢若芷的家乡了。她父亲是两广总督,家乡也在广东,这一去千里,就算有车马随行,没个一月两月的,恐怕也到不了,所以,要准备的事务繁多。雅文8  w`w`w=.`y·awen8.com

    有和月格格帮忙打理,林听雨倒不是特别繁忙,她心里纳闷得很,皇帝明明是有意将和月与纳兰性德凑成一对的,而且,按照卢若芷的记忆,他也确实是这么做的,怎么到了她这里,就变成给她和纳兰性德赐婚了?

    眼看着归期将至,这一天纳兰性德进宫拜见和月格格,表面上是说要拜谢和月格格帮其牵线。给他订下了好姻缘。实际上,他和卢若芷的事,和月格格丝毫没参与。

    但和月格格何等聪敏之人,自然知道他只是找个借口到永和宫来。目的嘛。不言而喻。

    纳兰性德给和月格格施礼过后,二人只是闲聊了几句,和月格格就很知趣地给他和“卢若芷”腾地方了。

    “若芷姑娘,上次的病可好了?”纳兰性德不免尴尬和紧张,寻找话题。说道。

    林听雨忙道:“多谢公子惦记,奴婢的病已经全好了。”

    纳兰性德呵呵笑道:“跟我说话,怎地自称奴婢?”

    林听雨奇道:“不自称奴婢称什么?”话一出口,她就看到了纳兰性德带着几分调笑的目光,正落在自己身上。> 雅文_﹎8 _ w=ww.yawen8.com

    她忽地醒悟纳兰性德是什么意思,赶紧埋下头去。

    她是宫女,地位卑微,纳兰性德虽然是御前侍卫,但却是地道的官,她在纳兰性德面前理应自称“奴婢”。可是现在。两人的关系不同了,“卢若芷”也将不再是宫女,称“奴婢”当然不合适了。

    林听雨猜想,纳兰性德肯定是在暗示她,应该自称“妾身”。可惜这自称她可说不出口。

    看到她的窘态,纳兰性德心中好笑,悠然地拿起茶杯喝了口茶,遂道:“若芷姑娘,你就没什么问题想要问我吗?或者,没什么话想要对我说?”

    林听雨听他提起话茬。便直白地问道:“公子可知道,陛下因何会……会赐婚将我一个宫女许配给公子?”

    纳兰性德哧声一笑,道:“宫女怎么了?我纳兰性德从来不把身份、门第看在眼里。更何况若芷姑娘虽是宫女,却是地道的官家小姐出身。又得陛下赏识,赐旗人身份。若芷姑娘与在下,其实是很门当户对的。”

    林听雨默了一下,猜测道:“总不会是公子你……你求陛下赐的婚吧。”

    原本皇帝可无意将卢若芷和纳兰性德凑成一对,可是如今皇帝却这么做了,而且看纳兰性德现在的样子还很欢喜的样子。所以,皇帝改变主意的原因只可能有一个了。

    纳兰性德淡笑道:“怎么,这件事很让若芷姑娘意外吗?”

    林听雨道:“那,允我返乡一事……”

    纳兰性德道:“我见你日夜思念家乡亲人,心想你我大婚在际,总要让你见见父母亲人才好,所以特请皇帝陛下准允你返乡。”

    哎呀妈呀,这个纳兰性德,还真不是一般的体贴,不愧是翩翩佳公子啊!林听雨虽然心中感叹,可是想到将要坐在马车上忍受好长一段时间的颠簸,然后还要走水路,山山水水的跑到千里之外去,中途不知道要造多少的罪,她实在高兴不起来。

    可是卢若芷本人却欢喜无限。这一次,居然是纳兰性德主动向皇帝请求赐婚,怎能不让她高兴。而且,她还可以回家,看一看自己的生母。

    也许,她因为身份改变,可以令生母在家中的日子好过一点儿,不会再象过去那样被主母压制排挤。

    卢若芷心中有一个疑问,林听雨帮她问了出来:“敢问纳兰公子,为何会象陛下提起为你我二人赐婚?”

    纳兰性德悠然说道:“只是觉得若芷姑娘聪明贤惠,颇为适合在下。”

    实际上,他是那天听李太医说,卢若芷拉肚子竟然是被人给下了药,被吓到了。李太医后来的话也是在暗示,这宫闱之中,阴谋诡诈,一个小小的宫女想要求生存,实非易事。

    想到卢若芷这样一个花样年华的女子,想到他在卢若芷眸中看到的年轻活力,他就无法忍受这样一个女子将来终会死在宫闱争斗这种龌龊黑暗事件之中的现实。

    而且,这女子的歌与琴,实在是他所钟爱。所以,一番深思熟虑之后,他就和父亲明珠商量,想要求娶卢若芷。

    明珠其实是不太愿意让纳兰氏的这个长男去做驸马的。他心里最是能体察圣意,知道皇帝最好玩平衡权术的把戏。

    一旦成了皇室的女婿,有皇权作支撑,纳兰性德今后的仕途就很可能会成为皇帝平衡权术的牺牲品。他绝对不可能让纳兰性德成为一个掌实权的人物,甚至就连明珠,今后的仕途也会受到影响。(未完待续。)

    ps:  感谢:泱泱弱水赠送的1o起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