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757 绝症女(四)
    于飞坦承说道:“我是夏莉莉的丈夫。﹎> 雅文﹏>吧  w`w`w·.`y=a`w`e`n-8`.=com不过,我不明白两位警察先生的意思,什么叫‘家暴’?我从下班回到家到现在,连我妻子的面都还没见到呢,哪来的‘家暴’?”

    林听雨觉得是时候自己出面了,于是酝酿了一下情绪,到镜子前照了照。

    不得不说,夏莉莉虽然因为病患而清瘦憔悴,而且因为已经三十多了,所以,脸上有了不少小细纹,可是,看她的瓜子脸和清秀的眉、圆圆的眼,依稀还可看出她年轻时的美丽。

    林听雨对着镜子将原本还算整齐的头弄得很乱,找准泪穴指尖带上那可怜至极的灵力轻点了一下,顿时令她泪如雨下。

    于是乎,她就这样一身狼狈、满脸泪痕地打开了卧室的门。她憔悴苍白的脸上透着惊恐,出现在客厅众人面前。

    在门口附近的两个警察看到林听雨这副怯生生的样子走了出来,不由得皱眉瞟了一眼于飞。

    其中一个警察温声问道:“你是夏莉莉女士?”

    林听雨点了点头,低头抹了一把眼泪。雅﹍文﹎8_﹎>  w=w`w·.yawen8.com

    警察问道:“刚才是你报的警吗?”

    林听雨又点了点头,然后开始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诉说,道:“对不起,警察同志,我……我实在太害怕了。我丈夫老是说……说我为什么还不死,要我早点死之类的话。

    我……我知道我自己身体不好,得了癌症,它……它是绝症,治不好的,呜呜……可是我……我也不想得这种病啊……我其实很想要活下去……呜呜……”

    说到后来,她哭得伤心至极,又把“楚楚可怜”这项技能运用上了,再加上她自述身患绝症这件事,在场的别说那两个警察了,就连那个开锁匠听到后来都跟着抹眼泪了。

    于飞却是惊得呆立当场。夏莉莉因为年轻的时候就和他一起风风雨雨开辟事业。性子比较要强,行事果断雷厉风行,从来都不是那种娇弱型的女人。

    夏莉莉现他有了外遇,采取的也是强硬的态度。就算得了癌症之后。也一直非常坚强,没有表现出半点的脆弱。

    象林听雨现在这样哭得梨花带雨,还将自己有病的事说给完全不相干的外人知道,夏莉莉可是从来没干过这种事。_ 雅文﹍8  w=w`w-.`y`a=w-e`n·8·.=com

    不过,林听雨觉得。自己只要完成任务就行了,夏莉莉又没规定她怎样完成任务。所以,虽然她拥有夏莉莉的记忆,知道夏莉莉从来不屑于去博取别人的同情,但是,不代表她不会这样做。

    警察见她哭得伤心,走了过来,其中一个体贴地递给她纸巾,安慰道:“夏女士,你先别难过。我看你们家的家境应该不错。如果你有了病,就先治病要紧,其他的可以以后再说。要是你丈夫真的不能尽到丈夫的责任,我们警察会帮助你的。”

    林听雨擦着眼泪,道:“我已经进行了相关的治疗,大夫说,只要我好好休养,一过不稳定期,活上十年是没什么问题的。可是我丈夫他……他……”

    她看向于飞,眼泪立时夺眶而出。道:“他竟然……”

    “警察同志,”于飞果断地打断了她的话,觉得不能任由这个女人这副作派讲述他们之间的事,那可能会于他大为不利。“我觉得我们夫妻间可能是有什么误会,所以想和我妻子单独谈谈,能不能先请你们离开一下。”

    两个警察原本落在林听雨身上的柔和怜悯目光,此时转移到于飞身上,立刻变成了冷厉。

    刚才那个声音还很温和的警察,此时厉声对于飞道:“这位先生。您的妻子有重病在身,您不说好好照顾她,居然还说什么死呀活的话。她得的这种病,你说这种话分明是故意在戳她的心窝,你还是……”人吗?

    这话警察突地醒悟,要是说出来,很可能引起警民矛盾,所以及时刹住了口。

    于飞呵呵笑道:“我说过,我们夫妻间有点误会。警察同志,请你们先离开我的家好吗?”

    林听雨忙拉住那个先前劝慰她的警察,道:“不行,警察同志,你们不能丢下我在这里,我……我不能和他待在一起。他一直都在喊着那些让我去死的话,我很害怕……呜呜……”

    “楚楚可怜”再度动用起来,警察见她一副弱不禁风的样子,又憔悴非常,心生怜悯。

    两个警察互相看了看,另一个警察建议说道:“夏小姐,于先生,这样好了,你们两位看看,谁能先到自己的亲人家住两天?夫妻两个哪有隔夜仇?彼此不见几天,感情就有可能好转了。”

    林听雨忙道:“他……他外面有个女人,而且还和那女人生了孩子。”

    此话一出,厅中众人全都以好不怪异地目光瞪向于飞。

    于飞脸上一热。没想到夏莉莉以前怕丢人,又怕女儿知道这件事受到伤害,所以一直都在尽量把这事藏着揶着,这个时候却当着几个不相干的人说了出来。

    他嘴角抽了一下,忙道:“莉莉,你别胡说。你的脑子自打有病以后,一直都不太对劲,我说过要带你去心理医生那里看看,你就是不对。”

    说完,他又转向警察,道:“她身体不好,连带着出现了一些幻听幻视什么的,我前段时间就说带她去看心理医生的……”

    “你什么时候说要带我去看医生了?”林听雨质问道,“我胃癌手术,你连个面都没露,只有我爸妈跟在身边照顾我。我化疗、理疗,你也从来没陪过我一次。

    别说我心理上没什么病,就算真的有病,你也不会带我去看什么医生的。”

    于飞愠怒道:“莉莉,你为什么这么说?这些年,我难道对你不够好么?你看看,要不是我在外面拼死拼活的赚钱,你哪能住上这么大这么好的房子?”

    林听雨悲伤地道:“房子再大,空荡荡的只有我一个人住,你却一直住在那个女人那里。我得了病,你连问都没问过一句,还动不动地就喊出让我早点死的话。”(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