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762 绝症女(九)
    “啊……喂……”于飞此时被打后的痛苦稍稍缓解了一些,正好看到杨婷吓得魂不守舍逃走的背影。雅文8  w`w`w=.`y·awen8.com他朝她伸出手去,口中呼唤,想要叫住她,可是她跑得太快,很快就消失在别墅大门后面了。

    于飞气得脸色紫,再加上刚才被林听雨踹得厉害,竟是一口气没上来,眼一翻白,晕了过去。

    林听雨下手很有分寸,不会将于飞打死或打残,就是让他难受痛苦一下。见他晕死过去,林听雨就掏了他的证件和银行卡,然后就这样将他扔到地板上,转身回了房,继续修炼林森天法。

    于飞就这样在地板上躺了一夜,虽然是夏天,可是第二天醒来仍旧感冒了,而且还拉了肚子,没办法只能去了医院。

    林听雨知道他死不了,也不去管他,而是去了银行,将他银行卡里的钱全都转移到了夏莉莉的银行卡上。因为有于飞的证件在手,所以办起这些来很是顺利。

    没几天,她收到了董笑卿过来的有关杨婷和那个杨惜诺的资料。

    其实,她真正关心的是杨惜诺,好在董笑卿办事很得力,将杨惜诺调查得相对详细。

    杨惜诺,今年二十一岁,大专毕业不久,却是在两年前就成了厉天羽的地下情人,或者说情妇。雅文8  w`w=w-.=y-a=wen8.com

    不过杨惜诺似乎对厉天羽这样的强势人物不太感冒,一直都和她一个大学同学保持着暧昧关系。

    可不知为什么,大约半年前,杨惜诺突然和那个大学同学彻底断了来往,和厉天羽玩儿起了专情……

    看来,应该是那个时候,杨惜诺被系统女穿越了。林听雨心道。这资料有好几页,除了介绍杨惜诺之外,还介绍了她至亲的家人。

    她看完了之后,这才翻开杨婷的资料,看罢之后。竟是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

    原来这个杨婷,在大学的时候有一个恋人,和她一样出身普通的工人家庭,不过后来参加工作她遇到了于飞。就和那个恋人分手了,跟于飞搞在了一起。

    资料上介绍,这个杨婷在和于飞搞到一起之初,和那个恋人还有非常密切的来往,甚至还开过好几次的房。直到后来。那个恋人偶然间知道杨婷和于飞关系非比寻常,就主动和杨婷分了手。

    杨婷在那之后就和于飞同居了,而在此之前,她其实就已经和于飞不止一次生了送给。

    同居,是因为她跟于飞说起她已经怀孕,于飞一直都想要个儿子,可夏莉莉当时已经三十五六了,又一直不同意要二胎,所以知道她有了身孕,于飞就立刻答应了她同居的请求。>>雅文吧_ ﹍ w·w`w`.-y-a-w·e·n=8=.=c=o=m

    资料上说得很详细。其实在和于飞同居之前。杨婷也曾经和那个恋人数次生关系,和这个男友分手后,杨婷还曾想过到医院去做流产,但后来她改了主意……

    林听雨觉得那个于晓辉到底是不是于飞的儿子,还真是有待查证。要是于晓辉是杨婷和其他男人的孩子,那无异于狠狠地打了于飞一记耳光。

    她打算让董笑卿想办法拿到于晓辉的dna样本,然后去和于飞做亲子签订。可是,这事她刚刚在策划阶段,还没来得及进行,就接到了医院的通知。

    这可不是夏莉莉这副曾经得过绝症的肉身出了什么问题。而是丈夫于飞,居然在从医院输液回公司的路上出了车祸,现在正在医院。

    这事很让林听雨有些愕然,没想到老天爷竟然会这样帮她。

    虽然觉得于飞这种人真心该死。但她还是赶去了医院。医生正等着她签名给于飞进行手术。

    林听雨出于妻子的义务赶紧签了字,并且去付了出院费和手术费,反正这些钱都是从于飞的银行帐号上转到她户头上的,用起来也不心疼。

    等到手术结束,医生坦承告诉他,病人虽然手术成功。但情况仍旧危险,嘱咐她这个做妻子的好好照顾。

    林听雨自然点头答应,然后去了病房,一副尽心尽力地守在丈夫身边的样子。

    当天深夜,于飞才醒过来。

    想到夏莉莉传送给她的那些记忆,夏莉莉手术切除肿瘤的时候,孤零零地住在医院,只有二老辛苦跑东跑西的,于飞这个丈夫连来探望她都没有过一次,林听雨很为夏莉莉感到不平。

    见于飞醒了过来,她就坐到床边去,温柔地低语道:“于飞,你醒了,想不想喝水?难受吗?”

    见她这般关爱的模样,于飞一时有些不敢相信,前两天暴打他的情景犹在眼前。可是,他确实口干得很,便极脆弱地说了一句:“水!”

    林听雨立刻拿了水做势要喂他,却突地停了下来,正色说道:“于飞,有件事我想要告诉你。”

    “怎么?我……我是被截肢了,还是撞残了?”于飞急问。

    林听雨摇了摇头,道:“你想哪儿去了?你既没残,也没被截肢,只是麻药的劲儿还在,所以你身上才没有知觉。”

    于飞听到这里长长地出了一口气。

    林听雨接着说道:“你知道吗?其实杨婷的儿子,那个叫晓辉的……”

    “他怎么了?”于飞立刻紧张起来。那可是他的儿子,是要给于家传宗接代的。

    林听雨笑得一脸天真无邪,眨巴着眼睛道:“没怎么。你还不知道吧,其实,那个晓辉是杨婷和她的大学男友莫岩的儿子,跟你半点血缘关系也没有。”说到后来,她扬唇笑了起来。

    “什么?”于飞一听登时气得前半身仰了起来,一口气没上来,晕死过去。

    “于飞,于飞,你怎么了?”林听雨惊呼,声音越来越大,“快来人呀,快来大夫……”

    这是一间单人病房,她在病房里慌手慌脚地叫着,其实床头有紧急按铃,按一下,护士站就知道这边出了问题,会叫上大夫赶过来的。

    可是她偏偏不去按那铃,只是在床边慌乱大叫,哭声漾了开去,半天护士站的人才听到动静,知道情况不对,赶了过来。

    “出了什么事?”大夫冲过来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