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764 绝症女(十一)
    林听雨转向杨婷,道:“杨婷,你该知道,以于飞这样的性子,一颗心怎么可能就定在一个女人身上呢?

    他外面不止一个女人,这事我早就知道了,只不过,到底有几个,我也不清楚,但肯定不止你一个。雅文﹏吧_  w·w-w·.yawen8.com其实他从来都不在我这里过夜,但我想,他也不可能每天都住在你那里吧。”

    杨婷顿时呆滞住,很显然,林听雨的话戳中了她的痛处。

    杨惜诺哼道:“不管他在外面有几个孩子,但是晓辉是他的骨肉,他必须得对晓辉负责。”

    林听雨看了她一眼,凉凉地说道:“可是于飞先前醒过来一次,说要和晓辉做什么亲子鉴定呢?他说要是亲子鉴定确定晓辉是他的儿子,他才能立下最后的遗嘱。”

    她的无限妙音清楚地捕捉到,杨婷听到“亲子鉴定”几个字,心跳立刻加快起来。看来她猜测的不错,于晓辉到底是不是于飞的儿子,真的有待查证。

    杨婷默了一下,让心跳平稳一些,才道:“好端端的,他怎么突然想起要做亲子鉴定了?是不是你跟他说了什么?”

    林听雨道:“你这是怎么说的?我和他的关系你还不清楚么?我跟他说什么,他都听不进去的。﹎>  >雅>文吧﹎  w`w·w=.=y`a-w-en8.com倒是你和他的关系一直很好。这些天他病了,经常来医院输液,也是你陪他来的吧。”

    “这个……”杨婷有些手足无措起来。她根本就不知道于飞病了。事实上,在那天去过“夏莉莉”的别墅、她自己离开之后,于飞就没再找过她。

    不过这才几天时间,平时于飞也有因工作忙而几天不到她那里去的情况。当然,于飞都是以这个为借口的,至于是不是真的工作忙……杨婷已经开始怀疑,于飞还有别的女人。

    杨惜诺扶着她,道:“二姐,你先别急,坐到这歇会儿吧。”她把杨婷拉到长条椅上坐下。“二姐,既然于飞想做亲子鉴定那就做,到时候鉴定结果一出来,看看他还能说什么。”

    说完。她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听雨。

    林听雨猜想这个杨惜诺其时并不能真的确定于晓辉就是于飞的儿子。

    甚至,在她刚才看到杨婷那有些慌乱的神态的时候,就可能已经猜出了什么。不过输人不输阵,她不想让自己的二姐在这个时候,在气势上输给林听雨而已。

    再说。__ _ 雅文吧﹏  w=w-w`.yawen8.com亲子鉴定也不一定准的,中间很多环节都可以做手脚。林听雨又不是不清楚这一点。

    于飞的情况很不稳定,似乎是在昏迷之中也异常的不平静,手不时地抽动起来,身子偶尔也会抽动一下。大夫一直盯得他很紧,免得一不留神他就断了气。

    其实于飞的情况林听雨再清楚不过,重伤之下又怒火攻心,好象是周瑜临死前的情况,已经是相当的危险。林听雨用她的灵识仔细探查过,于飞这次就算不死。但植物人肯定是避免不了的。

    林听雨也不一定非要置于飞于死地,不过是想教训一下他罢了。

    当然,要是他自己不禁活死掉了,这也不能怪她。她已经请示过这副肉身里的残魂,如果夏莉莉本人还对于飞有感情,不想看着他被气死的话,她是不会这么做的。

    不过,前世被于飞活活气死的夏莉莉,对于一个对她这个相守近二十年的妻子都没有半点感情的无情无义之徒,夏莉莉也确实没有了半分感情。

    相返。被于飞气死的夏莉莉其实很想亲眼看看,于飞被气死时的惨样。

    林听雨这才对于飞说出于晓辉根本就不是他儿子的那番话。

    林听雨和杨婷分坐于长椅的两头,走廊里一阵沉默。

    这时,杨惜诺的手机响了。她到远处楼梯间里接了电话,不一会儿就转回来。

    杨婷一副怕她离开的样子,紧紧拉住了她。

    杨惜诺忙道:“二姐,别紧张,我会一直留在这里陪着你。”

    杨婷的脸色这才稍缓。

    约莫半个小时过后,林听雨突地听到了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而随着脚步声的临近,她也闻到了一股特殊的气味,一种混杂着烟草、高档香水气味。

    之所以说它“特殊”,是因为林听雨敏锐地现了一种能量的气息。这种能量,林听雨曾经借无限妙音探查到过,正是厉天羽身上的那种特殊能量。

    不知道是不是此时离得近的缘故,林听雨不但清楚地感觉到那种能量波动,而且这一次,靠着嗅灵这项技能,她闻出这种能量波动中带着水的气息,似乎是与水有关。

    林听雨正在思考这种特殊的能量到底是什么,那脚步声已经进入了这条走廊。此时,不单单是她,杨婷和杨惜诺也听到了这个脚步声。

    杨惜诺转头看去,俏丽的脸庞立刻就露出欣喜的笑容,变得明媚起来。她欢快地朝走在走廊上、正朝几人靠近的帅气英挺的男子走了过去。

    原本坐在长条椅上的杨婷看到那人,不自觉地也站了起来,眸中有仰慕之情一晃而过,而且她还羞红地垂下了眸。不过,这种情形很快就变了,当她再度抬起眼睑时,眸中已经平静无波。

    可是她的心跳却没能逃过林听雨的探查,她的心跳仍旧在因为那个男子的靠近而变得快。

    “哈哈,这个杨婷,还真是朝三暮四啊!勾搭于飞还不算,敢情她对自己的好姐妹兼闺蜜的男友也觊觎。”林听雨心中冷笑,打算暂时坐壁上观。

    “惜诺,你说你姐夫出了车祸,到底是怎么回事?”厉天羽眉眼闪过关切之意,仔细打量着杨惜诺,怕她会难过的样子。

    杨惜诺此时已经变成了一只小鸟依人,完全没了刚才的干练和强势。她低头拭泪,半偎在厉天羽的怀里,哽咽唤了一声:“天羽!”

    林听雨转头看向杨婷,就看到杨婷盯着杨惜诺的眸中闪过鄙夷不屑之色,猜想这位对杨惜诺如此炉火纯青的变脸功夫很有些看不上。

    杨婷已经走了过去,温声招呼道:“天羽,你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