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770 绝症女(十七)
    他感觉,那些在自己身体里不停乱窜的古怪东西,刚才好象就是从“夏莉莉”双手抵住的后心中泻了出去。>>雅文吧_ ﹍ w·w`w`.-y-a-w·e·n=8=.=c=o=m

    此时的他,只感觉浑身上下真是轻松无比,前所未有的舒畅过。这种痛苦,自打他出生以来就伴随着他,每月的十五就会犯上一次,每一次都让他痛不欲生不说,而且每一次的痛苦还都在加重。

    二十几年过去,如今他就算情绪有些波动,也有可能引起他身体里的这些古怪东西突然的翻涌。

    这种东西虽然让他拥有一种别人所没有的敏锐感知力,可以感觉到许多普通人感觉不到的东西,但给他带来的东西也是日胜一日。

    而且他心里也很清楚。这种痛苦越来越重,是身体里那东西越来越强大的缘故,而这东西可能用不了多久,就会从他的身体里破体而出了。

    感觉到身体从未有过的轻松和惬意,厉天羽忽地就想起刚才那个帮助自己的人。他转头却看到那女人正盘腿坐在床边上,象僧人或道士那样打座,不由得皱起了眉头,噌的一下就坐了起来。

    他嘴巴努了努,却是将溢到嘴边的关切话语咽了回去。雅文吧 ﹏ w`w-w=.-y=a·w-e-n`8`.com他想到这个女人刚才帮助了自己,此时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打起座来,也不知道是不是能被人打搅,所以,他谨慎地没有出声。

    林听雨觉,在那股水能量冲进她身体之后,她的林森天法就好象是干渴了许久、突然等到春雨降临的小树,此时竟是开始噌噌噌的往上提升。

    这也多亏她修炼多年,虽然这副肉身才刚开始修炼不久,但是她本人却有着非常强大的灵魂和坚强的意志,心境足够,不会出现被突然瀑涨的灵力反控制导致她入心魔的情况。

    说是暴涨,实际上林森天法只是连破几层,一下子步入了炼气后期而已。而林森天法本身又拥有奇异的肉身加强效果,使得虽然一下子提升了数层。但是这副肉身仍旧没有出现损坏的情况。

    眼见步入炼气后期之后,灵力的提升变得缓慢下来,林听雨暗暗松了一口气。这要是一口突破到筑基,就算林森天法对肉身再有益。她也不敢保证这副肉身是否能够承受得住。

    见她终于睁开眼来,眸中却有诡异的光华闪过,而她的气色却较之先前更好,竟似在这短暂的时间内年轻了许多岁,看起来好似二十几岁的女人。雅﹏﹎文>>8 ﹍ w-w`w=.·y-a`w-e`n`8-.·com根本就不象是快要四十岁的病患,厉天羽心中吃惊不小,同时也为林听雨的安然无恙放下心来。

    “刚才……”厉天羽开口说道,声音显得有些僵硬。

    林听雨敏锐地看向他,这位不会是因为她“碰巧”看到他的秘密,所以想要灭口吧。

    “多谢了。”厉天羽接着说了一句。

    林听雨嘴角抽了一下,拜托,既然是道谢,为什么还把脸绷得跟冰刀似的?她松了一口气,道:“没事。”

    顿了一顿。她讪讪笑道:“其实我只是想帮你将这股能量引入丹田,让它暂时安静下来。没想到它的属性和我体内的能量属性正好相生,竟是不受控制地涌入我的身体里,倒是让我的修为提升了好多。说起来,这事我是想帮你的,没想到却让你一下子失了这么多的能量,该我跟你道歉才是。”

    “能量?”厉天羽愕然了一下,但很快就想明白过来。若非是能量,他怎么可能会因为这种东西而拥有比别人强大得多的敏锐感知?

    他无奈地摇了摇头,道:“我从小就倍受它的折磨。如今它的大部分都离我而去,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林听雨纳闷道:“难道,你从没想过找到方法控制它么?”

    厉天羽道:“我曾经找过许多修炼过武道的人打听这种能量,可惜没人知道是什么情况。后来我还曾经试着修炼武道。想着以武功来控制它,没想到却让这种能量越来越大,我怕它会太快地成长到我无法承受的程度,所以不得已停止了武道修行。”

    林听雨猜测道:“这种能量,肯定有一种特殊的方法来掌控它,只不过你还没找到而已。”

    厉天羽默默地点了点头。遂问道:“对了,我一早就感觉到你体内有特殊的能量流动,先前感觉它还不是很强,可是现在……”他苦笑了一下,“我完全感觉不到它了。”

    林听雨知道他是因为失去了大部分的水能量而导致感知能力不如以前敏锐,而且她本身也因为灵力步入了炼气九层,灵识变得比以前大了,对外界探查的屏蔽能力也比以前强了,所以厉天羽没办法再探出她体内的灵力是预料中事。

    林听雨道:“说起来,我身体里的这种能量是木属性的,是我在得了绝症、化疗过后,想着也许我将不久于人世,就收拾起父母祖上留下的旧物,竟然翻找出一部功法。

    修炼这部功法之后,就产生了这种木属性的能量。我现它对我残破的身体修复能力极强,就一直坚持修炼了下来。”

    “修炼?”厉天羽说道,有些意动,但是并没有开口。

    林听雨知道他想求要林森天法,便道:“我这部功法修炼的是木系能量,与你体内的水系能量并不相同。你这种能量,应该是另有修炼方法。”

    厉天羽道:“你说你是在修炼之后才产生这种能量的。为什么我体内的这种能量,好象是天生就有的?”

    “这可能跟遗传有关吧。”林听雨猜测道,“你有没有跟你的家人提起过这事?”

    厉天羽的脸上闪过沉痛和悲戚之色,道:“我家在幼年时就因为招惹到一个黑帮头目而被悉数杀害,只有我父亲身边的一个忠心仆人带着我逃了出来……”

    林听雨愕然。夏莉莉的记忆中,这个厉天羽可是继承了厉氏在黑白两道上的家族势力。

    却听厉天羽接着说道:“你大概还不知道,其实我只是厉家收养的孩子。那个仆人为了让我平安长大,将我送给了没有子嗣、但却势力强大的厉家抚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