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788 王星(十)
    可能是现了林听雨眸中的神色有异样,那温瑞斯特一把接住她,问道:“怎么,吓着了?”

    林听雨尴尬了一下,被一个俊美少年这么亲昵地抱着,换成哪个女人可能都有点不适,这两人的脸靠得也太近了。_ 雅﹎文8 ﹍﹍﹏ w=w-w=.yawen8.com不过想到自己现在是一个八岁还不到的小女孩儿,林听雨决定应该处之泰然。

    所以,她的神态中带着几分娇憨,以那稚嫩无比的嗓音说道:“少爷,人家好歹是个姑娘啦!”

    “啊?”温瑞斯特愣怔了一下,随即哈哈大笑起来。“好好好,凯蒂是一个姑娘,我这个男子这样对你,确实有些失礼了。”

    说着他将林听雨放了下来,道:“等到中午父亲回来,我就跟他说你的事,看看他是什么想法。”

    林听雨乖顺地点了点小脑袋。

    “现在,我带你去吃早饭吧。”温瑞斯特道。

    林听雨一听大喜,道:“吃早饭?”

    温瑞斯特点点头,道:“刚才你去洗澡的时候,我已经让厨房为你备了早饭。”现在已经八点多钟了,庄园里的其他人都已经吃过了早饭。﹎ 雅文吧  w-w·w`.=y·a`w·e·n-8.com

    他奇道:“你赶了一整夜的路,不累不饿吗?”

    林听雨道:“当然又累又饿。可是我妈妈教过我,到了别人家里,要有礼貌,不能只想着休息和吃东西,不然会被人家笑话的。”

    温瑞斯特眸中的光华闪烁了一下,道:“你妈妈一定是个非常懂得礼数的女子。”

    这样的女人,怎么独自一个人生活在莱帝亚村呢?他心中疑惑,按理说,这种有修养的女人肯定都受过贵族教育。

    就算家族衰败了,但是她们必定也学过一些魔法或者斗气,哪怕是最简单的,也可以让她们在镇子上寻到一些小活计来维持生活,可是凯蒂的母亲却带着凯蒂住到了那个穷困的小山村,是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他心中疑惑的时候。林听雨已经愉快地点了点头,道:“是啊,我妈妈就是一个非常温柔非常有礼的女子,我都没见过她大声说话呢。”

    温瑞斯特看到她小脸上居然因为有人表扬她的妈妈而带上了一种自豪感。心中不由得对这个孩子又多了几分怜悯疼爱。

    他牵起林听雨的小手,带她去吃了早饭。

    早饭有一碗热牛奶,一块蛋糕,一小碟小菜,还有一个烤鸡翅。雅文8﹏> ﹍ w-w-w`.·y·a-w`e-n·8-.`c=om对于饿了不知道多久的这副小身体来说。这次早饭无疑是丰盛的。

    林听雨因为在进城前吃了两块烤地瓜填了一下肚子,所以,见到这些“美味”虽让这副小身体食指大动,可是她还是非常标准地做完了那些凯蒂妈妈曾教过她的就餐前礼仪,这才拿起刀叉开始非常优雅的吃饭。

    因为是单独开的小灶,所以,她没被带到餐厅吃饭,而是在厨房里。厨娘看到她这副样子,忍不住开口赞道:“哎呀,看起来是个非常有教养的小姐呢。”

    温瑞斯特就坐在旁边。笑道:“是啊,小凯蒂是个非常有教养的好孩子。”一边伸出大手来在林听雨头顶宠爱地抚摸了几下。

    林听雨转头冲他笑了笑,笑容恬静而美好,一点也不象个挨饿了许久、整天看人脸色的孤女。

    厨房里的人看出少爷非常喜欢这个女孩儿,都暗自留了意,各自盘算多注意些,可别得罪了这女孩儿才好。

    吃完早餐后,林听雨非常得体地用餐巾擦拭了一下嘴角,道:“温瑞斯特少爷,我吃好了。”

    温瑞斯特道:“好。你跟我来。”说着,他又象是习惯一样,又牵起了林听雨的小手。

    林听雨也任由他牵着,离开了厨房。

    两人重新走向温瑞斯特的书房。希娅刚刚为他打扫干净,见他拉着“凯蒂”进来,立刻上前行了一礼,唤了一句:“少爷。”

    温瑞斯特朝她点了下头,便继续拉着林听雨进入到书房深处。

    希娅嘴巴努了努,目光落到跟在温瑞斯特身边的小小身影上。终于还是说道:“少爷,小凯蒂……”

    “凯蒂的事,以后我会安排的。”温瑞斯特不待她话出口,就已经打断她说道,“你就不用费心了。再说,她的事,你和你的家人其实并不想管太多吧。”

    希娅心里咯噔一下,忙道:“让少爷见笑了。婢子的爸爸妈妈确实不太喜欢管温一家的事,凯蒂的母亲……不知道和谁生的她,完全没有好女人应该有的廉耻。

    不过,婢子见凯蒂可怜,一直都对她很好,不信您可以问问她,婢子还曾经给过她一整个新烤出来的面包呢。”

    温瑞斯特突地想起来什么似的,道:“是上回我和你一起去莱帝亚村的那一次么?”

    当时,他看到希娅关心一个穷困无比的小女孩儿,那女孩瘦弱得很,瑟缩在墙角哆嗦,所以,他也没看清那孩子长什么样。

    那时候,他看到希娅这么善良,对希娅这样的举动还真挺有好感的。

    希娅显得有些尴尬,心里感觉很不舒服。她这么长时间的经营和努力,刚刚让温瑞斯特对她好感度上升,关注度也在不断提升着,却没想到都被凯蒂这个小丫头给搅和了。

    温瑞斯特呵呵冷笑道:“你该不会是只赠送过凯蒂那一次面包吧。”

    林听雨心中一动,可不是,这个希娅其实从头至尾也只赠送过凯蒂那一次面包。

    凯蒂在她家旁边居住了好几年,估计她都没正眼看过凯蒂,不然凯蒂对她的记忆,不可能只有那一次赠送面包的温和样子。

    希娅忙一脸娇嗔地道:“少爷,您说什么呢?我要能看到这孩子,才能知道她过得不好,才能想到给她点吃的穿的嘛。可是平时我都在庄园里干活,一个月最多只能回一次家……”

    说到后来,她不禁委屈地红了眼睛,埋下头去,一副盈盈欲泣的可怜模样,让温瑞斯特的心头一软。

    温瑞斯特道:“你说的不无道理,这事,是我错怪你了,希望你不要往心里去。”

    希娅立刻破啼为笑,道:“哪儿能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