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815 半妖(二十三)
    6晓双笑道:“傻孩子,我这么大了,哪能跟你一样,老是跑别人那里蹭好吃的啊,会被人家笑话的。雅文吧  w·w`w·.·y=a·w·e=n8.com”说完就朝林听雨挥手告别,丝毫看不出任何异样。

    6晓双却并没有回自己的客房,而是径直从厨房对着的后门开门走了。她并不想就这样放弃这次任务,可是,若不趁着那些强者还没查到她身上的时候赶紧逃离,她没准就要陨命在这里了。

    其实,她将这些下毒的事设计的天衣无缝,就算千英幻等强者,也不可能怀疑到她身上来。但,还是有两点让她没办法完全放心。

    第一,就是点心上现有毒的那一天,也就是宴会那天,她也曾那些服役的凡人或者低阶修炼者一起到过厨房。虽然她去厨房的理由很正常,但,难保千英幻要查遍所有进过厨房的人。

    第二,那个放砒霜的小瓶,她收进了自己的储物袋。因为有它在,千英幻等强者很可能从它上面感应到她身上的气息。到时候,此物必定成为她下毒的证据。所以,她并没有将小瓶子乱扔,而是收进了储物袋。

    要是千英幻等人要调查所有进过厨房的人,说不定就会检查他们的储物袋,那时候,她可就相当危险了。

    6晓双的东西都放在储物袋里,客房里并没什么值得她回去取的东西。雅﹎>>文吧 >> w-w=w-.-y=awen8.com所以,她当机立断,直接打开城主府后院的小门溜了。

    林听雨还象往常一样和蔡婆婆聊得欢畅,又吃了不少爱吃的点心,这才回了自己的洞府。

    而她和蔡婆婆玩耍的功夫,6晓双已经被眉焰君、千英幻劫了回来。

    6晓双要不逃的话,眉焰君还不一定就确定下毒的事就是她干的,可是,她却在得知几位大能已经知道“沈焰艳”的点心被人下过毒之后,立刻选择逃遁,那她就实在太可疑了。

    6晓双是和赤宇一起进的城主府,而且是作为“沈焰艳”的好朋友进来的。所以。在将她押回城主府后,千英幻就冷着脸道:“来人,去请焰艳公主和赤宇公子前来。”

    “两位前辈,你们这是何意?”6晓双打算做最后一搏。恭敬且尽量沉着的问道。

    千英幻眸光冰冷,道:“小辈,在我府中住的好好的,因何要不辞而别?”

    6晓双脸现茫然,道:“不辞而别?前辈误会了。晚辈只是想去坊市逛一逛,可是因为不熟悉路径而走错了方向,这才莫名其妙地出了城。若非两位前辈,晚辈恐怕就迷路找不回来了。雅文吧  w·w=w.yawen8.com”

    “哈,这种理由,你以为可以蒙骗我与眉焰君吗?”千英幻道,“你要是认不准方向,当初怎么可能载着赤宇,从波罗岛方向逃到我幻岛城来?”

    眉焰君坐在另一张太师椅上,活象个红胡子的猛张飞。大眼瞪起来能吓死人,闷声不,只是他浑身上下的气势却是让门外等待传唤的仆役丫环都有些站不住了。

    眉焰君早就拽了6晓双腰间的储物袋,里面的东西他已然探得一清二楚,自然现了那个尚有砒霜残渣的小瓶子。

    不一会儿,赤宇和林听雨被人唤了来。

    “老头儿,外公,这是怎么一回事?”林听雨故作一惊,“青衣姐姐犯了什么错吗?她怎么跪在地上?”

    眉焰君忙将她抱起来放在自己腿上,叹息了一声。道:“傻孩子,你还当她是姐姐吗?她想着法要害死你呢。”

    “这怎么可能?”赤宇和林听雨异口同声地道。

    6晓双也忙道:“是啊,前辈,这中间肯定有什么误会。”

    “误会?”眉焰君说着将6晓双储物袋里的东西当着众人的面一股恼倒了出来。

    千英幻冷声道:“赤宇。青衣是你带来的,你且看看她这储物袋里装着的都是什么东西,别到时候说我们这些长辈以老欺幼,冤枉了小辈。”

    赤宇惊讶无比地看了一眼老实跪在那里、一脸委屈的“青衣”,就走过去检查眉焰君刚刚从她储物袋里倒出来的那些东西。

    如今没有储物袋隔离,赤宇很快就现那个还带着些毒渣的小瓶子。将瓶塞打开来闻了闻,立刻惊悚地问“青衣”道:“这是什么东西?”

    “这……我不知道啊!”6晓双矢口否认,“我这几天一直忙于修炼,并不曾检查我的储物袋,不知道我储物袋里何时有了这种东西。”

    “哈哈,难不成别人还能背着你将这玩意儿放到你的储物袋里不成?”千英幻冷声说道。

    见赤宇仍旧一脸茫然,千英幻解释道:“前不久,我们在焰艳吃的点心上现了砒霜……”

    “什么?”赤宇骇然一震,看向自己手中的小瓶子,“这……”

    千英幻道:“没错,你手中的小瓶子就是用来放置砒霜的,小瓶子里还有没倒净的药粉呢。”

    赤宇看了一眼地上的“青衣”,不可置信地道:“不,不可能,青衣绝对不会干这种事。她虽然有时候有些小气,但禀性很善良,绝对不会干这种事。

    求两位前辈明鉴!单凭这样一个小瓶子,无法完全确定下毒者就是青衣,还请前辈给晚辈些时间,让晚辈查明真相。”

    说完,他就朝千英幻和眉焰君跪了下去。

    千英幻沉着脸沉默不语。

    眉焰君却是嘿嘿冷笑两声,道:“赤宇,你说青衣不会干这种事,但,如果她不是青衣呢?”

    “什么?”赤宇又是一震,“她不是青衣?!”顿时,他想到这些天来,“青衣”和以前的那些许不同。

    6晓双也是脸色一变,但很快就恢复如常,道:“前辈,晚辈不知道您此话何意?”

    眉焰君道:“这两天来你往焰艳这里跑的特别勤,我就对你多关注了些。以前没现,不过这两天我仔细探过你的魂魄,现你的魂魄和肉身结合得不是特别稳呢。”

    千英幻并无探查小辈秘辛的喜好,所以,从来没干过这事。不过一听眉焰君的话,他立刻就醒悟过来,怒喝道:“你是谁?夺舍了青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