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844 葬易(二)
    这种活,陈刚以前常接,危险性并不是特别大,可是没想到他此次竟是一去不回。>  ﹏雅文8  w=w-w=.·yawen8.com

    据方晓民回来说,那处坟地年头太长了,他们移尸时不知道得罪了哪个古坟里的野鬼。

    陈刚这个专门捉鬼的阴阳师,大概是身上灵力比其他人强的缘故,立刻就成了那个野鬼的猎物。

    修炼阴阳风水之术的人,本身都拥有一定的灵力,而这种灵力,又是许多厉害鬼物所喜爱觊觎之物。

    鬼物即怕这种灵力,又可借吸收、融合这种灵力而增强自己的鬼力。

    只要是阴阳师的灵力没有鬼物的鬼力强悍,多数就会成为鬼物的猎物。所以,阴阳师在捉鬼时常常会在身上另外贴上符,或者利用古剑、古刀等煞气极重的古物来护身。

    但这种护身之物,并不是每次都能成功压制住那些厉害的鬼物。有些千年老鬼,比古物的年头还长,又吃过不知多少的生魂,本身的煞气就极重,自然不会怕那些带煞气的古物。

    李玉香虽然没有学过父亲李德的风水之术,但是整天耳濡目染这方面的知识,于这一点还是知道的。

    所以,方晓民说有厉害的野鬼突然出现,将拥有灵力的陈刚作为第一捕食对象,而让他寻到机会逃脱;再加上相爱至深的丈夫突然离世,李玉香伤心过渡,是以并没对方晓民的话产生怀疑。雅文8  w·w=w·.=yawen8.com

    陈刚去逝后约莫半年之久,方晓民的儿子方利得了重病。

    陈刚继承了李德的事业之后,在一次帮助村民探风水的过程中结识了方晓民,现此人胆子极大,而且身上天生就带着一股煞气,可震慑一般的小鬼阴物,所以,就请他做了自己的助手。

    几年下来,两人已经相当熟稔,而且。他们的孩子,李继德和方利也经常在一起玩儿。

    方利病重,不能再象过去那样到隔壁村的李家来找李继德玩耍,方晓民的妻子方嫂便找到李玉香。哭诉儿子病得可怜,又常想念一起玩儿的小伙伴李继德。

    可惜孩子卧床不起,已经不能再象过去那样跑来临村来找李继德了。方嫂恳求李玉香,让她把李继德带回家陪儿子方利玩儿几天,等过两天就把李继德送回来。

    李玉香开始舍不得让儿子李继德去。当时李继德才只有五岁,年幼不说,还从来没离开过她的身边。

    但她此时又刚刚守寡不久,在村民眼中属于不祥之人,不好去人家拜访,更何况人家的孩子还病着,正处在最怕她这种不祥之人登门的时候。雅﹏﹎文>>8 ﹍ w-w`w=.·y-a`w-e`n`8-.·com

    她是没办法跟着李继德一起去方家的。

    李继德要去的话,就只能自己一个人跟着方嫂走。李玉香哪里放心,哪里舍得啊?

    可是,方嫂哭得可怜。

    再说。大家认识不止一天两天了,陈刚在世时,与方晓民交好,他们两人的儿子也是要好的玩伴,那方利病中不能象过去那样跑跳玩耍,想念好伙伴也是人之常情。

    想到两人都是当娘的,李玉香很能理解为儿子担忧焦虑的方嫂,在方嫂不停哭诉之下终于心软了,同意让她带着儿子去隔壁村方家玩儿两天。

    方嫂千恩万谢,将李继德给带走了。

    让李玉香万万没想到的是。她这个决定,竟是让儿子从此和她永别。自那天方嫂将李继德带走之后,李玉香就再也没看到过她的儿子。

    她在家中等了两日,原本以为方嫂会将儿子给她送回来。可是始终不见人影,担心儿子的她就找曾经到隔壁村串门的邻居询问李继德的情况。

    那邻居说看到继德在方家的门口玩儿呢,而且,还很开心的样子,捉虫子拿去给方利玩儿,李玉香就放下了心。

    她想。肯定是儿子和方利玩儿得开心,方嫂见自己病重的儿子好不容易这两天高兴起来,不忍心让儿子扫兴,这才没急着将李继德送回来。

    她又安心等了两天,但仍旧不见方嫂将儿子送回。

    她等得有些心焦,可是,以她不祥之身,又不好在人家里有病人的时候去拜访,心想方家和李家已经有了数年的交情,儿子继德和方利又是好玩伴儿,方晓民和方嫂应该会好好照顾李继德的。

    她便耐着性子,决定再等两天,若是方嫂还不把儿子送回来,她就去方家将儿子接回来。

    可谁知,就在做这个决定的当天夜里,她突然做了一个恶梦。她梦到听到儿子在拼命地喊着:“娘!娘!”而且哭得很凶。

    她焦急地顺着儿子的哭叫声寻了过去,竟是寻到一片苍凉阴森的坟地里。

    她看到一个小坟上,儿子半截身子在土里,只有上半截身子露在外面,不停地冲她喊叫:“娘,娘,快来救救我,快来救救我,我还活着呢,我还没有死,我真的还没有死啊!”

    李玉香激灵灵地打了个寒噤,就从梦中惊醒了。醒来现是一场梦,她才松了一口气,可是身上的冷汗已经湿透了衣襟。

    她想,可能是她太想念儿子了,所以才会做这样可怕的梦。

    第二天天一亮,她就打算前往邻村去将儿子接回。可是走到半路,她又觉得自己这样过去是不是太不近人情了?

    且不说她是个不祥之身,贸然前去方家是不是好,单论方家和李家的交情,方家让儿子去陪他们有病的孩子玩儿几天,她却这样急匆匆地跑去把儿子要回来,会不会让人觉得她太小气了?

    想到丈夫陈刚去世之后的这段时间里,方家没少帮衬她这个新寡。要不是方家时不时地接济些米粮,她都不知道能不能带着儿子挺到现在呢。

    如此一想,她又觉得自己这样跑过去实在有违人情世理。她无奈地转回了家,开始准备拜访亲眷所需的礼物。到当天深夜,她才把要带的礼物准备好,然后心怀忐忑地上床睡觉。

    谁知道她这刚一入睡,居然又做起了和昨晚同样的梦,儿子李继德不停地对她喊。“娘,娘,快来救救我,快来救救我……”(未完待续。)

    ps:  感谢:阿拉伯母、半夏若微凉、书友一六o四二三oo二o五五五五二赠送的起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