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857 葬易(十五)
    方晓民一听沉默起来。>雅文吧  w·w-w=.=y=a·w`e-n=8=.com

    林听雨道:“也许你从陈刚那里已经学到了阴阳眼修炼之法,可以看到一些鬼物,你若不信我的话,不妨寻机到那个阴宅去看看,就知道我说的是真是假了。

    你去的时候,最后挑正午时分再去,千万不可在夜深时去。那时候鬼气最厉,恶鬼伤人最是容易。”

    其实,方晓民若是修炼了林听雨改造的那本《葬易》,不管白天黑夜,他一靠近那座阴宅,就会有热闹看了。

    不过,他若是相信“李玉香”这个嫂子的话,不去阴宅,那,他就会一直平安无事。

    可,方晓民本是一个普通村民,因为得到陈刚的赏识成为陈刚的助手,苦熬数年,才得到这么一个和东阳城长官接近的机会,正是他该家的时候,他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在被顾剑成的人安排在顾府内的客房住下后,第二天,方晓民就匆匆地去了宁副官告诉他的那座西城阴宅。

    当然,为了自己的小命起见,他还是选择了正午时分进入的阴宅。

    林听雨则一直在客房内休息,暗中修炼冥王功法。雅>文8﹏  w-w·w-.`yawen8.com儿李继德则对顾府后面的演练场上的大兵训练有为感兴趣,一跑出去就是大半天。

    林听雨在他身上寄托了自己的灵识,无论这孩子走到哪里都在她的探查之下,所以,她也不去管他,让这孩子先玩儿个够再说。

    方晓民离开的时候,已经跟顾剑成的人打了招呼,原本他是想叫上顾府中的人跟着一块儿去的,好让他们见识一下自己的本事。

    可惜没人敢跟着他去。最后在他的百般请求之下,宁副官的秘书小林带着两个小兵跟着他去了阴宅,但只到了门口,就说什么也不敢再往前迈步了。

    秋桐院,整个东阳城都闻名已久的一座古阴宅,据说从清朝末期就屹立在那儿,厉鬼盘横。生人勿近。

    它已经是个百年老宅,门口的匾额上书的“秋桐院”三个大字原本是灿金色,此时却掉了大半的金,只余下灰暗陈旧的字迹。

    朱色的大门也已褪色。显得极为老旧。

    就算是正午时分,可是,一靠近这座古宅,仍旧能清楚地感觉到它里面透出的阴冷气息。

    方晓民虽然跟着陈刚接过不少探阴穴、捉小鬼的活,但是。>  雅文吧_  w·w`w`.`y·a=w=e=n=8.com这种正经的阴宅,他却从没探过。真正有危险的活,陈刚是不可能带着他去的,免得让他丧了性命。

    所以,他一进入古宅,听到身后咣当一声,朱色的大门竟然自动关了起来,顿时心就跟着一凉,全身的骨头都不自觉地打起寒颤来。

    他开始觉得“李玉香”说的可能是对的,后悔来探这座阴宅了。就算要来。也要跟着“李玉香”一起来呀。那女人当着顾剑成的面夸下海口,可以与鬼物交流,厉鬼见到她也会退避,说不定真的有两把刷子。

    现在,他为了证明自己的能力,一意孤行进入这座古宅,若真是出不去,那多不划算。而和“李玉香”一起进来,顾剑成的人又不敢跟着,到时候谁抓的鬼还能分得那么清楚么?

    这样一盘算。方晓民又觉得自己真是蠢得不行。当下就改了主意,一转身就往门口走去,打算先出去再说。

    而且,就算他进来的时候不长。可是,他也平安出去了,出去后就跟小林他们说,他已经在这园子里转了一圈,可能是正午,暂时没现什么鬼物就得了。量小林他们也不敢进来查证。

    他想得倒好。可是,刚刚走到门口,去拉那扇刚刚自动关上的朱色大门,他就觉出来不对。

    他已经开始修炼了《葬易》,确实如林听雨所说,天眼已经开了一些,可以看到不少实力有限的鬼物。而对一些实力深厚的大鬼,他虽然未必能够看到,但靠着提升上来的感知力,也能多少感知到一些。

    此时,他就感觉,貌似自己身后跟上了什么东西。

    这让他心里更加寒。要是现自己被鬼盯上,无论如何都不能回头。陈刚提醒他的这点,他始终铭记在心,所以,也不敢回头确定自己的感觉是真是假,只是伸手使劲地去拉那扇厚重的门。

    可惜,无论他怎么使力,门就是纹丝不动,而且,明明是大夏天,却从门上不停地透过来冰冷的寒意,让方晓民的牙齿都打起颤来。

    “既然来了,何不往屋里一坐?”身后,诡异地想起一道女子的声音,清丽绝美。

    方晓民一听,神思就是一晃,险些魂被那个女子声音勾去了。他心知不好,将从陈刚那里得来的李德旧时遗留下来的一枚符篆就拍在了自己身上。

    “啊……”身后,那女子痛呼传来。

    “公子,为何这样害我?”

    “公子,快来救我!”

    “公子,救救我,不要抛下我!”

    身后,一连串女子绝美的声音响起,方晓民因为有符篆护着,这才勉强保留着神志,寒意透骨之下,拼命地去拉那扇大门,可是无论他如何努力,都无法将那大门拉开。

    “嘎嘎!”园子深处突然传出两声尖利怪笑,方晓民顿觉一阵阴风透骨,被他贴在身上的符篆竟然被这股阴风吹走了。

    方晓民想要伸手抓住,可是那符篆却从他手边飞走了,飞向身后园子的深处。他的视线追踪着那张救命的符篆,不期已经转过了身,目光突兀地就对上一双凄然的眸。

    他根本就没来得及看清这眸的主人是什么样子,就见对方大嘴一张,一股吸力迸射过来,射入他的口中。

    方晓民眼睛瞬间陷入了呆滞,但是很快又恢复了灵动。而他面前那眸的主人也在这瞬息间化为了乌有。

    “可惜是个男子呀!”女子美丽的声音却从方晓民体内传来,“不过,这副身躯却是非常适合我呢,咯咯咯……”

    欢畅的笑声响起,“方晓民”一转身挥袖,阴风掠起,朱色的大门便打了开来。

    “方晓民”扭着他的虎腰,晃动着他的臀,走出了秋桐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