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866 葬易(二十三)月票八十加更
    同时顾剑成也有些纳闷,为什么“小钰”会不怕那个被女鬼附体的方晓了呢?连跟着方晓民一起去阴宅的小林等三个大男人都险些被吓得丢了魂呢。﹎> 雅文﹏>吧  w`w`w·.`y=a`w`e`n-8`.=com

    林听雨平安回来,尤其是当晚还跑去了顾剑成的书房,和他聊到了半夜才回自己的客房,慧子就有些坐不住了。

    她应该是已经从J国那持刀男子那里得到了消息,知道他们的人这次行动没能成功,让目标给逃了,是以见到林听雨重新出现在顾府,并没觉得怎样奇怪。

    只是,她没想到当晚林听雨就跑去顾剑成的书房与他一直谈了好几个小时。而且系统已经在提醒她,虽然顾剑成对她的好感度并没下跌,但是对“李玉香”的好感度却一直都有在提升。

    这不能不让慧子急着想把林听雨给除掉。

    当时,她又利用她那诡谲的人偶术联系到了J国驻扎在东阳城J国租界的上将,让他抓紧时间把她吩咐的事办好。

    林听雨靠着仙魂的强大记忆力,已经在几个小时内将J国单词记住了七七八八,又经顾剑成详细讲解了语法等知识,这回再听到人偶和那持刀男子对话,已经能译出个**不离十。

    但,她仍旧把两人对话的每一个音节仔细地记忆下来,回头找到顾剑成,将两人的话复述出来,让他帮忙翻译。雅文吧  w`w-w=.-y·awen8.com

    “前面这句话是说,‘七月十二日夜,我将人引到百布河渡口,你事先安排人等在那里,到时候就将人捉住,直接扭送到y市的秘密**实验室……’”顾剑成一边翻译一边脸色变得煞白,问道:“李女士……”

    “不是说过很多次了么?叫我玉香就好。”林听雨打断他道。

    他点头道:“好,玉香,你告诉我,你怎么会想到弄这么一句话来让我翻译?”

    林听雨不答。只说:“你先告诉我下面几句话是什么意思。”

    顾剑成这才接着翻译:“第二句的意思是‘是,属下明白。’第三句:‘这次行动绝对不能有失,必须要弄到……李家的血脉……’”

    说到这里,他的脸色越地难看。道:“玉香,是不是有J国人盯上了你们李家?”

    不然,这句话所提到的“李家的血脉”是哪个“李家”?

    林听雨叹息了一声,欲言又止。雅文吧  w·w=w.yawen8.com

    顾剑成道:“玉香,此事关乎到你和继德的性命。希望你不要对我隐瞒。”

    林听雨道:“你能保证,不将我接下来说的话对任何一个人讲起么?哪怕那个人是你最亲近最信得过的人。”

    顾剑成立刻郑重地点了点头,道:“我保证。”

    林听雨这才做出放心的样子,道:“我先前曾经说过,可以通过交流和一些普通的鬼物作朋友。我那些个鬼物朋友这两天晚上在城里晃荡,结果偶然间在J国租界听到了J**部派在咱们这里的一个军官,居然和一个J国打扮的小娃娃在说话……”

    顾剑成惊奇不已地道:“一个军官在和一个娃娃讲话?”

    “是啊,”林听雨说着脸上也露出唏嘘不已的神色,“最让人不敢相信的是,那个娃娃也说着J国话。声音还清晰地显出是一个女子。

    那些鬼物记性极好,再加上这一人一偶说话真正稀奇,而且还不止一次听到这一人一偶提起‘李’字,他们因为我姓李的缘故,就对他们的谈话特别留意,竟将他们双方的谈话所出的音节都记了下来。”

    “就是你刚才跟我复述的那些音节。”顾剑成接口说道。

    林听雨点了点头,道:“阁下,你说这来自J国的一人一偶,他们所说的‘李家的血脉’跟我们的李家是不是一个李家啊?”

    顾剑成沉着脸,道:“是不是你们这个李家。等到七月十二日晚上就知道了。”

    他想问题全面得很,洞察力也极强。

    他已经想到了,如果J国的一人一偶谈话所说的“李家”若真是“李玉香”所在的李家,那么。他的军里很可能就出现了和J国勾结的奸细。

    因为若没有奸细通风报信,J**部是不可能知道“李家血脉”的特殊性,也就没必要专门抓“李玉香”去做**实验了。

    “**实验……”一想到这个词,顾剑成不自觉地就骨子里寒。

    那些J国人真够恶毒,居然拿活人做实验。早先曾听说J**部在北边建立了秘密的实验室,专门拿h国的百姓去做细菌实验。

    先前听到这个事。他心中虽然觉得义愤填膺,觉得J国人这种做法没有人性,可是,那种事终究离他还有些远,离着他掌控的梧系地盘还很远。

    却没想到,这种**实验,很可能就要拿他眼前的人来做了。顾剑成垂在身侧的拳头不自觉握紧。

    忽听林听雨好不担忧地道:“我很担心继德,这几天绝不能让这孩子离开我的视线。”说完她已经转身往书房外走去。

    顾剑成急道:“你和继德同样有危险。”

    林听雨道:“那个人偶说,她会将人引到百布河渡口,我只要不去,就不会有什么危险。可是继德不同,他只是一个孩子,很容易就被诱拐。”

    可是转念一想,她又道:“这也不行。俗话说的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如果J国人真的惦记上我和继德的话,那,我们就算躲过了这次,也躲不过下一次。不行,我宁肯自己冒险,也绝不能让继德受到半点伤害。”

    她一双点漆似的眸因为慌张和心思掠过而乱转着,突地就抓住了顾剑成的一条手臂,红了眼睛,恳求道:“阁下,能不能求您再帮我一次?”

    顾剑成已经隐隐感觉到了什么,骨子里莫名地就升起一股寒意,全身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奇怪,他虽然已经猜到眼前的女人想要求自己什么,而且他觉得,以他的能力,肯定能护这女人周全,但他为什么会在这一瞬间感到害怕?

    丝毫没经过大脑考虑,他就已经脱口说道:“我不会允许你去冒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