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871 葬易(二十八)
    “这事……你怎么看?”顾剑成听林听雨讲完,语气尽量淡淡地问。雅文8  w=w·w.yawen8.com

    可是以林听雨对音波的强大感知,她还是现了顾剑成声音的异样。就算他再努力控制自己,可是声音中仍旧有些微的颤抖。

    林听雨道:“这件事,我就不表现意见了,怎么处理,就由阁下自行定夺吧。”

    顾剑成抬起眼睛看向她,眸如深潭。沉默半晌过后,道:“我不相信她会是J国的奸细。”

    林听雨沉默。

    顾剑成道:“你为什么不说话?是不是觉得我的判断对你有失公允?”

    林听雨道:“不管你认为刀子是不是J国的奸细,我想……”

    她突地打断话头,让顾剑成吊起了心,问道:“怎样?你想怎样?”

    林听雨无奈笑道:“阁下,她……也许并不觉得你对她的爱足够信任。”

    顾剑成可能是被打击得厉害,一时间并没明白她的话是什么意思。

    门外响起了宁佐的敲门声:“阁下!”

    “进!”顾剑成不耐烦地唤了一声,见宁佐进来,便皱眉问道:“什么事,又来打搅我?”

    宁佐知道他心情不好,沉吟了一下,道:“阁下,小钰小姐……不见了。雅文8  w`w`w=.`y·awen8.com”

    顾剑成噌的一下就从书桌后面站了起来,惊讶地瞪了宁佐一瞬,突兀地又转向林听雨,眸中神色极为复杂。他现在突然明白,林听雨刚才那句“她也许并不觉得你对她的爱足够信任”是什么意思了。

    “她潜逃了?”顾剑成有些艰难地说出这句话,愣了一瞬,他问林听雨道:“你的鬼物朋友们一定都在暗中监视着她吧。”

    林听雨道:“阁下,真是抱歉,因为事关我和继德的性命,所以我不得不小心。”

    顾剑成无奈地摆手,道:“我现在不想听你道歉,这个女人欺骗我的感情,而且还一骗这么久。我怎么可能让她逃走?既然你的朋友在监视着她,那就麻烦你把她逃跑的方向提供给我。”

    林听雨道:“她已经逃进了J国租界。”

    对啊,逃进J国租界,这不是连想都不用想就能猜到的事么?顾剑成心下了然。怪自己被那个女人搞得心神不守,脑子想问题都不那么清楚了。

    顾剑成努力定下心神,就现宁佐在以极其怪异的目光看着林听雨。雅文8﹏> ﹍ w-w-w`.·y·a-w`e-n·8-.`c=om他忽然心中一动,道:“她逃进J国租界后怎么样了?”

    林听雨嘴角抽了一下,说道:“方晓民已经成了鬼物的容器。这种容器若是一直修炼我李氏的绝学,它收纳鬼的能力会一直提升。两天前,我已经让它进入秋桐院,把秋桐给收了。”

    顾剑成讶然,眼前这个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厉害呀。明明在不久前还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女人,可是现在,连秋桐院里那只最厉害的恶鬼都被她给收了。

    他道:“我问你的是小钰,她进入J国租界后怎么样了?”他才不信眼前这个女人会任由想要奸害她和她儿子的人在J租界逍遥自在地活着。

    “秋桐已经上了她的身,替我打探J国租界和那个秘密**实验室的情况。”林听雨只得如实说道。

    顾剑成再度向她投来惊讶的目光。看来他以前实在是太小看这个女人了,她现在不但有了控制鬼物的能力。而且看事情想问题还挺有远见挺以大局为重的。

    他刚才还以为,这个“李玉香”若是能力足够,八成要以最快的度除去小钰,因为小钰盯上了她的儿子。以他对“李玉香”的观察,“李玉香”对儿子的疼爱和重视程度,绝对不会允许任何人打她儿子的主意。

    可是却没想到,眼前这个女人并没急于让那个秋桐弄死小钰,而是让秋桐借小钰之身来打探关乎国民生存的一些J国的情况。

    顾剑成看着林听雨的目光越地深,一时搞不清自己的心中在想什么。

    他只是觉得,如果他能遇到这个女人早一点儿。在遇到小钰之前就遇到她,还会不会象现在这样?

    他,一直宠爱有加的那个看起来天真无邪的女子,居然是来自J国的奸细。他顾剑成估计要成为整个h国的笑柄了。

    “宁佐。你先出去中。”顾剑成垂下眼睑,掩住眸中的复杂神色,心中有着浓浓的失落。

    宁佐出去后,顾剑成沉默了许久。林听雨规矩地立在一旁,眼观鼻鼻观心,不会傻到这个时候去触顾剑成的霉头。

    忽地就听顾剑成说道:“那些J国人难道就看不出小钰有异。会将J国的情报展现在她面前?”

    林听雨道:“秋桐上了她的身,一直没有任何动作。”

    顾剑成再度露出讶色。

    林听雨淡笑道:“只要她一直观察着小钰和J国人的情况,就能得到一些重要的情报。”

    顾剑成道:“我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可以控制秋桐那样的大鬼了。”

    林听雨道:“我不能控制她,只是和她做了交易。”

    顾剑成剑眉顿时皱起,道:“你该不会是象和秋莞交易那样,同意将来让她上你的身吧。”

    “有何不可?”林听雨笑问。

    顾剑成看着她脸上的笑容,心中莫名地为她感觉辛酸,道:“没有人愿意被一只鬼上身。”

    林听雨道:“我身上有传承秘宝,可以容纳鬼身,助他们修行。不然你以为为什么他们一个一个的,都想上我的身?”

    顾剑成笑道:“你把这件事告诉我,不怕我觊觎你身上那件秘宝么?”

    林听雨道:“觊觎又如何?以阁下的性情,就算觊觎,也不会真的做出方晓民奸害我夫君来夺宝那样的事。”

    顾剑成愣了一下,道:“你就这么信任我?”

    关键是就算你想奔也夺不去。林听雨心道,嘴上却道:“我与阁下,相识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顾剑成道:“陈刚和那个方晓民相识也足有好几年吧,可是,方晓民取得了陈刚的信任,便暗中奸害了他,夺了他身上的《葬易》。”

    林听雨却是语气坚定地道:“阁下并不是方晓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