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907 不懂爱
    血溅峰、控鬼符、血溅崖崖底的引灵磁石,甚至还有林听雨手中这枚连小眼这个穿越了许多时空的血眼都认不出的易灵虫顶级神脂琥珀,常无忆都一清二楚,他怎么可能不是花花世界的人?

    他甚至还知道控鬼符是引灵磁石炼制而成的。﹎  雅>文_8  w·w·w-.-y`awen8.com

    常无忆见她一脸见鬼的表情瞪视着自己,奇道:“你以为我是花花世界的人?”

    林听雨傻傻地点了点头,还没从先前的震惊中完全醒过神来。

    常无忆没有半点瑕疵的俊颜之上露出一丝笑意,眸中亦是光芒闪烁,又说了一遍:“我不是花花世界的人。”

    不知道是不是幻觉,林听雨总感觉这个常无忆说出这句话时,眉眼间的神色竟带有一丝得意。她不理解,这简单的一句话,有什么值得让人得意的地方么?难道说,在他看来,身为花花世界的人,应该觉得可耻?

    “你喜欢那个花花世界吗?”常无忆突然问。

    林听雨想了一下便点了点头,道:“它改变了我,亦改变了我的命运。”

    想到展拓曾经是那里的神尊,她的心中更是一热,有些控制不住的激动,眼圈都莫名地红了起来。>雅文吧  w-w-w=.·y·a-wen8.com

    她注意到常无忆脸上又再闪过得意神色,心中越发纳闷,这个常无忆怎么这么奇怪?他既然不是花花世界的人,而且以自己不是花花世界的人为傲,为什么听到她说觉得花花世界有意思。他又得意起来?

    林听雨猜想,这个常无忆就算不是花花世界的人,多半也和花花世界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

    “你和花花世界有什么关系?”她直接问道。

    常无忆默了一下。道:“这个问题,我可以不回答么?”

    林听雨默。眼前这位的实力强过她不知道多少倍,对方有权利,不是,是有能力对她提出的所有问题保持沉默。

    “你很想去血溅崖底?”常无忆忽然又问。

    林听雨想起他刚才说过,易灵虫会将灵魂移动到她想去的地方,也可以让其他的灵魂占据她的肉身。

    想来。上次探查这枚神脂,她之所以会有一部分灵魂到了血溅崖底,就是因为她本身太想去那里了。而她又主动去探查神脂,便导致了里面的易灵虫成功施法。

    林听雨点了点头,道:“我爱的人……死在那里。﹎> 雅文﹏>吧  w`w`w·.`y=a`w`e`n-8`.=com”说到这里,她的鼻子竟是不自觉一红。眼泪竟丝毫在她无所知的情况下夺眶而出。

    直到现在。她也没办法相信展拓真的死了,所以,说到“死”这个字时,她就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了。

    “你很难过?”常无忆问她。

    这不废话嘛!爱的人诶!这个常无忆不会是不懂得“爱”是怎么个东西吧。

    话说回来,他曾说过他只刚活了二十几个年头,没经历过爱情也是有可能的。

    林听雨正在这里思量着常无忆话中透出的无限潜台词,忽地就听到外面展家大院里传来展倾绝的声音:“我说拓儿,你一走又是这么多天。把老婆一个人丢在家里看孩子。我看听雨这些天来一直很闷呢,老把自己关在房间里。”

    “修士闭关很正常吧。”影的声音清凉凉地响起。他的灵魂波动也随之传来。林听雨捕捉到,感觉他似乎比上一回来展家大院时强了一些,想来这些天来他的修为有所增强。

    “哦?一个影灵……”常无忆喃喃说道。

    不一会儿就听门外传来敲门声。

    便听展倾绝笑道:“呵呵,拓儿,你进自己房间还要敲门啊,虽然听雨住在里面,可是你们两个……”

    “进!”林听雨对外面喊话,打断了展倾绝的话。

    展倾绝可能是怕影响两人的关系,没再接着这个话题说下去。

    影亦已经推开门走了进来,象往常那样直接咣当一声,把展倾绝关在了门外。

    常无忆怪异地看着林听雨,道:“你不怕他发现这房间里有另外的男子,会不高兴吗?”

    林听雨怪异地看了一眼常无忆。

    而影已经旁若无人地走到了床边,看了看床上正在酣睡的展无影。

    常无忆立刻了然,他既然能让小眼看不到他,自然也能让影看不到他。所以林听雨根本就不担心影会发现他在房间里。

    “他是个影灵。”常无忆又说了一句。

    林听雨嘴巴努了努。

    常无忆似乎知道她在担心什么,扬眉笑了起来,道:“你放心,我不会让他听到咱们的谈话的。”

    林听雨这才说道:“我知道他是个影灵。”

    “这孩子又长大了一些。”影对林听雨说道。

    林听雨点了点头,道:“是啊。孩子这么大的时候,除了吃就是睡,长得当然快了。”

    常无忆忽然说道:“这个影灵,有些奇怪。”

    林听雨道:“哪里奇怪?”

    常无忆默了一下,突然伸出一只手扣在了影的头顶。

    影猛地滞住。

    林听雨骇然道:“你想干什么?”虽然影不是展拓,但他却是爷爷展倾绝的精神寄托。况且影对她,也是真心实意的,并没害过她,所以她并不希望他出什么事。

    常无忆将另一只手的食指放在唇边,做出一个噤声的动作。

    仅片刻后,常无忆的神色间掠过惊讶之色,但很快就变成了然的模样,笑道:“咦?原来如此!哈哈,怪不得!怪不得!”

    “什么‘原来如此’?”林听雨急问道。她真的怕常无忆会伤害影。

    可是常无忆已经身化疾风,消失不见。

    而影亦恢复如常,在床边坐了下来,似乎根本就没发现自己刚才被一个强者施了法。

    看样子,影也跟小眼一样,被常无忆施展了时间停止的法术。但,常无忆刚才将手掌扣在影的头顶,干了什么呢?

    林听雨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影大概是发现她今天的状态有异,问道:“你怎么了?怎么老是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

    林听雨摇了摇头,笑道:“因为这次的穿越任务获得了不少好处,所以对这新变强的肉身还有些不适应呢。”

    影的脸色瞬间拉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