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912 后宫闲云(五)
    通过婉云的记忆,虽然林听雨知道这个谭惜若是个嫉妒心极强的女人,就算她不是真心爱康熙,但也容不得康熙对婉云策封;可是她没想到,谭惜若的手脚还这么不干净。雅文吧 ﹏ w`w-w=.-y=a·w-e-n`8`.com

    当然,江湖上的人往往不拘小节,侠盗楚留香偷了不知道多少珍奇之物,可是却没人觉得他有哪里做得不对。

    不过听说楚留香劫富济贫,除强扶弱,讲究盗亦有道,可谭惜若今天盗簪子的行为,林听雨看不出跟劫富济贫有什么关系。

    她觉得谭惜若盗用这个簪子,八成就是在惠妃生辰那天就已经看上这个金簪了。

    谭惜若大概也做惯了这种事,将簪子收好后就回到原来的位置上坐好,而且稳坐如山。

    不一会儿,素碧和小路子就一起回来

    素碧道:“启禀小主,惠妃娘娘被皇上留在乾清宫叙话,怕是一时半会儿回不来了。”

    谭惜若便点点头,大方地起身,道:“那,咱们只好改日再来拜访惠妃娘娘了。小路子,这次麻烦你了……”说着就朝素碧一使眼色。

    素碧赶紧利落地拿出一锭碎银子塞进了小路子手里。﹎ 雅﹎文吧 ﹍ w·w·w·.·y`a-w`en8.com

    小路子跑了这一趟本是份内事,却得了赏银,心中当然欢喜,暗道:“难怪宫中人都说谭主子性情随和大度,对奴才们极好,看来传言非虚。”遂恭敬地将谭惜若主仆二人送出了毓秀宫。

    林听雨算了算时间,当初惠妃发现簪子丢失就是在第二天。

    不过,从现在的晌午到明天。中间又曾另有低位份的嫔妃拜访过惠妃,婉云亦在其中。所以当初那个暗中捎带东西出宫的小太监说是婉云将这簪子托他带出宫的,惠妃根本就没半点疑心。

    这一次因为知道事情走向。林听雨就一直待在自己的居所内,与香鸾殿的众宫女一起刺秀,寸步未出。

    待到第二天一大早,跟两位太后和皇后请过安之后,那谭惜若就上来亲热地拉起了她的手,道:“妹妹,时常见你去拜访惠妃娘娘,今天不如咱们结个伴,一起去惠妃娘娘那里串个门。”

    林听雨忙道:“姐姐。真是不巧,我手上还有些秀工没有做完,不能陪姐姐了。”

    谭惜若的俏脸上顿时现出委屈和哀戚的神情,道:“妹妹,你该不会是觉得你被皇上降了位份而在生姐姐的气吧。>  雅文>8  w=w`w`.·y-a-w-e=n`8-.`c`om其实姐姐曾经劝过皇上,还在皇上跟前说了妹妹好多好话呢,可是皇上一固执起来我也没办法。”

    林听雨笑得一脸春风,道:“姐姐快别说笑了,你我都不过是皇上后宫中众多女人中的一个而已。皇上要降我的位份,哪里是姐姐能够左右的?我更加不会因为皇上的举动而牵怒姐姐。”

    这番话点明谭惜若也不过和她一样,是皇上众多女人中的一个,和其他的宫中妃嫔没什么两样。让一直自以为自己在皇帝心目中极为重要的谭惜若气得瞬间脸就黑到了锅底。

    林听雨行了礼,就带着宫女匆匆地走了。她可不会在这个时候去毓秀宫,回头到中午的时候。惠妃娘娘发现簪子没了,凡是在这两天去地毓秀宫的人都会被怀疑上。

    回到自己所居的香鸾殿。宫女画钰终于忍不住开口,道:“小主。那谭常在可是皇上心尖上的人,她既然主动来和您凑趣说话,您何不趁机和她交好?说不定以后能得了她的照拂呢。”

    林听雨无奈地摇了摇,道:“要说别的人,讨好她说不定会真能得了她的照拂。可是我,她不来害我,我就阿弥陀佛了。”

    画钰奇道:“小主此话怎讲?”

    林听雨道:“你忘记皇上因何策封的我了?”

    画钰微怔,但很快就醒悟过来。其实婉云这个宫女为何被策封,宫里的许多人都心知肚明,只不过没人会不知趣地去戳穿而已。

    “你去把咱们昨天没做完的秀活拿出来,咱们接着秀。”林听雨吩咐道。

    婉云因为家中穷困,又胆小怕事,皇上、太皇太后等人赏赐的东西她可不敢让人带出宫去售卖,所以除了让小太监捎些她积攒的银两出宫之外,就是自己做活让小太监拿出去卖。

    婉云可从来没给过那个小太监什么贵重的东西。小太监就算是想不出谁给他的那个簪子,但肯定也清楚,婉云拿不出这样的东西给他。

    可是他在被带入慎刑司关了两天后,就一口咬定是婉云给他的那个簪子,一方面是他知道婉云没有任何的背景、后台;另一方面,林听雨猜想,他很可能在后来曾得到过什么人很明确的指示或者收买。

    到得下午,香鸾殿里的宫女太监果然就有人听说毓秀宫丢了重要的东西,连慎刑司都介入了。

    林听雨的冥识和无限妙音一直注意着谭惜若,结果就发现这个女人仍旧镇定如初,在她所居的储秀宫偏殿该干什么干什么。

    这更让林听雨觉得,谭惜若干这种事绝对不止一次两次了,而且,她很可能在盗簪子的时候就已经想好了事发后有什么退路。

    傍晚时分,谭惜若突然来到香鸾殿,与林听雨热络的聊天,东家长李家短的,再次表现出她的健谈。

    上一次谭惜若来这里,就是茶水洒了将她的手烫伤的那回,结果婉云一下子被降了两级,从贵人变成了答应。

    这一次谭惜若再度来访,而且,也和上次一样健谈之余,让人感觉她很是温和贤淑,给人一种如沐春风之感。

    林听雨已经猜想谭惜若是“善者不来,来者不善”了。她一边淡笑着听着谭惜若叽叽咯咯地说着江湖上的所见所闻,一边关注着谭惜若的一举一动。

    坦白说,谭惜若这种练过武功的人,手上的速度不知比婉云这种十二岁就进宫、吃苦受罪的女人快了多少。她只是看起来不经意的一甩帕子,帕子底下的那个金凤簪就已经被她塞到了婉云床头的被子里。

    回头慎刑司派人到宫中各处翻找,必定会发现此物在林听雨这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