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919 后宫闲云(十二)
    她眼里含泪,盈盈欲泣,动用了楚楚可怜的技能,恳求道:“皇上,求您放过臣妾吧,臣妾真的与此事无关。雅文﹏吧_  w·w-w·.yawen8.com”

    “可是谭常在怎么办?”皇帝说道,一脸无奈地又坐回到床上去,“难道朕要眼睁睁地看着她被慎刑司带走不成?”

    林听雨想了片刻,便道:“皇上不妨让谭常在偷偷地将那簪子扔到太皇太后或者皇太后殿中的某个角落,到时候被人发现,估计也只会是觉得惠妃戴这簪子的时候不小心掉的。”

    “哼,惠妃又没戴过这簪子,这么说不是冤枉了惠妃?”皇帝说道。

    那你就好意思冤枉本宫嘛!林听雨心中愤愤地想。说到底不过还是因为婉云没有后台,不象惠妃那样有明珠这样的宰相父亲。

    林听雨只得另想办法,道:“那就干脆把那簪子扔湖里去,让这个案子成为悬案,不了了之吧。”

    皇帝又再冷哼道:“你说得容易,宫里闹贼都查不出来,朕还何以收服天下百姓?何以治理国家?人家会说,朕连自己家里的贼都揪不出来,我大清有这样的皇帝,岂不是乱套了?”

    我靠,这也不行那也不行,你是非得让老娘去顶包不可了。雅文吧>  w`ww.yawen8.com

    林听雨沉吟片刻,想到了那几个系统携带者,再一联想这个康熙是个勤政的皇帝,便道:“皇上,这后宫之中佳丽三千,您说谁盗走了惠妃娘娘的金簪,估计都有人信。唯独说臣妾盗走了那枚金簪,怕是没有人会相信。”

    皇帝剑眉一挑。道:“哦?这是为何?”

    林听雨道:“臣妾这些天并未曾到过毓秀宫,如何能盗得那支金簪?皇上若是非要将此罪扣在臣妾头上。臣妾虽然碍于皇上之威不得不认,但只怕众人心里也会明白。臣妾并非是真凶。”

    皇帝想了一会儿,道:“照你的意思,朕要揪出一个到过毓秀宫的人出来才行?”

    这话是你皇帝说的,我可没说。林听雨低眉顺目,沉默不语,心中却不免暗道。

    皇帝又道:“别以为朕整天忙于政事,对这后宫之事一无所知。这些天来都有谁去过毓秀宫,朕还是知道一二的。”

    林听雨道:“皇上大可派人去详查,看臣妾这些天来是否去过毓秀宫。”

    皇帝又再沉默。>雅文吧  w-w-w=.·y·a-wen8.com半晌过后,道:“你且先起来吧。”

    林听雨暗中松了一口气,站了起来。

    “来,坐到朕身边来。”皇帝一边说一边大手拍了拍身边的床沿。

    林听雨依言走了过去,在皇帝身边坐下。

    皇帝似乎很随意地,就伸出一只手来紧紧拉住了林听雨的小手。

    林听雨心中一动,那温热干燥的大掌将她的粉拳握得紧紧的,竟然让她产生了一种莫名的熟悉的感觉。可是,她为什么会产生这种感觉。她自己却想不明白。

    皇帝道:“以前朕常听太皇太后和皇太后、皇后说,你这丫头性格虽然顺从温婉,但也太软弱些,将来在这后宫之中怕是要受尽欺负的。不过,朕今天看你言行举止,哪里有半分软弱?说你棉里藏针还差不多。”

    你才认识本宫多久啊。还听这个说听那个说的,真不知道谁“棉里藏针”呢。林听雨心里老大不愤。脸上却是露出一种让人如沐春风的笑容,道:“皇上说笑了。难道臣妾要依从皇上之言。心甘情愿地去顶下这个罪过,就是顺从温婉了?

    其实,若臣妾真的那样做了,反倒会将皇上陷入不仁不义的流言之中。因为许多人都知道臣妾这些天来并不曾去过毓秀宫,而皇上找臣妾谈了这么半天的话,臣妾就自己跑去慎刑司顶这门罪过,还有谁会想不到,臣妾去认罪的事不是皇上安排的?

    而皇上会让臣妾去顶罪,必定是想要保护另外的人。让没有罪过的人代替有罪的人去接受惩罚,而有罪的人却得到保护,皇上这样做,岂不是让天下耻笑皇上是不明事理的昏君吗?”

    “照你这么说,你不肯按朕的意思办事还是为了朕好喽。”皇帝笑道,“真是牙尖嘴利,以前朕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能说会道呢?你说朕以前是不是太冷落你了?”

    说着他就抬起一只手,覆在了林听雨粉嫩的腮上。

    这皇帝一直对婉云连正眼也没给过一个,今天是怎么了?林听雨心中纳闷。照皇帝这架式,难不成是想宠幸她?

    想到这里,她就有些无奈。怎么到了她这里,剧情就不按剧本走了?

    她还以为这次任务,她可以悠闲一些,只要在一边静观谭惜若和那几个系统携带者争宠斗法就行了。可若是被皇帝这么一弄,怕不是她要站到谭惜若昔日站的风口浪尖之上,成为众妃嫔和系统携带者打击的对象了。

    想到这里,她突地醒悟一件事。康熙皇帝可不是一般的有手段,他想要做的事能有几件做不成?

    他该不会是觉得谭惜若受他专宠,引来众妃嫔嫉妒,担心谭惜若以后日子不好过,所以要故意把她这个“婉答应”推到风口浪尖上挡“枪”吧。

    “女人,你又走神了。”皇帝的声音突然就在她耳边幽灵一般的响起,吓得林听雨赶紧把思绪拉了回来。

    “臣妾没想到皇上今天会与臣妾这么亲近,所以,有些受宠若惊!”林听雨只得说道。真不知道是谁刚才还在嫌弃她,连她用过的碗筷都不愿意碰呢,现在又跑来抓她的手,还说什么“朕以前是不是太冷落你了?”

    “是吗?”皇帝失笑说道,“可是朕怎么没看出你有半点惶恐的模样啊?”

    林听雨道:“臣妾怕在皇上面前失仪,只好努力控制着。”

    皇帝笑得一双凤眸都快眯成了一条缝,道:“那岂不是太为难你了?”

    林听雨发现这位的眸子亮得吓人,光灿灿的,能晃瞎人眼,心里明白皇帝此时是真的很开心,并不是为了拉她去替谭惜若吸引众妃嫔的嫉妒而假装出来的。

    这越发让林听雨纳闷起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