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922 后宫闲云(十五)
    皇帝还是那个皇帝,如婉云传送给林听雨的记忆中的那般,脸色时而似阳光般温暖,时而又似乌云一般阴沉;他的神色严肃起来威严得能够吓死人,但若是高兴起来,却又让人一见难忘。>雅文吧  w-w-w=.·y·a-wen8.com

    器宇轩昂,风光霁月,神采飞扬,用在这个男人身上都非常合适。

    只是在他的身上,还有一些别的东西,是林听雨形容不出来的。她搜肠刮肚,都没有找到用什么词汇才能形容这种东西带给她的感觉。

    事实上,这种东西带给她的感觉,林听雨自己都很茫然。它让林听雨感觉异样的熟悉,却又充满神秘,让她根本就理不清它到底是什么。

    可是林听雨又隐隐地感觉,这个男人身上特有的这种东西,一定和她的展拓有着什么关系。

    可惜她只是隐隐地这样感觉,因为探不出这个皇帝灵魂的异样,她不能不怀疑是不是自己因为太思念展拓而产生了错觉。

    两人进到内殿,皇帝屏退了服侍的众人,拉着林听雨在床边坐下,道:“上次你说想让你的家人富足安康,朕已经派人去找过他们了,知道他们过得虽然平安,但确实清苦了些,朕就赐给了他们一个大宅子,又给了他们几十亩地,派人替他们打理。﹏﹎>  >﹎雅文吧  w=ww.yawen8.com你放心,他们此后会过得一直很好。”

    林听雨惊讶不已,没想到皇帝竟然会有这样的安排。

    “皇上,您这样安排是……”林听雨惊疑不定地问。

    这个皇帝该不会是还惦着让她去替谭惜若顶包吧。这皇帝说她傻,她还真犯傻了。上回皇帝问她这辈子有什么愿望,她就应该想到。皇帝是在完成她的“遗愿”,好让她安心赴死。

    “怎么。这不是你今生的愿望么?”皇帝道,见眼前人目光闪烁,突地有所领悟,伸出手来戳了一下林听雨的脑门,“女人,你那小脑袋瓜里到底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林听雨嘻嘻笑道:“皇上,臣妾没乱想什么呀。就是皇上突然这么宠爱臣妾,臣妾真的很……”

    “受宠若惊?”皇帝接口说道。

    林听雨点了点头。她已经暗中运起读心术,此时正好皇帝拉着她的手。她可以让读心术发挥更大的作用。

    可是老天爷,为什么她还是没能成功探到皇帝心里在想什么?该不会是……林听雨心中顿时咯噔一下,只有比她强的人,她才可能探不到对方的心思。雅﹎>>文吧 >> w-w=w-.-y=awen8.com

    “这女人整天把‘受宠若惊’挂在嘴边,实际上就是不想让朕来看她吧。朕这些天来已经尽量去宠幸别的女人了,这个女人还想要朕怎样?”

    正惊疑间,林听雨突兀地就发现这个想法窜进了自己的脑海,顿时心头大喜。

    她就说,她怎么可能探不到皇帝的心思呢。不过皇帝这样的想法。倒还真象是有点喜欢她的样子呢。

    可是,皇帝以前连正眼都不看她一眼,现在却这般对她,这事不是很怪吗?

    “上回她说只想淡看流年。平平静静地过完一生,以为朕真不知道她的想法吗?她不就是不希望朕给她太多的宠幸,免得让那些嫉妒成性的嫔妃们将矛头对准她。打搅了她的安生嘛。朕已经尽量在这么做了,可是她居然一点都不知道朕的苦心。”

    林听雨探到皇帝这种想法。心里不免有点小愧疚,没想到皇帝竟然会有这样的心思。还真难为他这个帝王了,会顾忌一个后宫普通女人的想法。

    她道:“皇上,今天既然来了,就在臣妾这里用膳吧。”

    “哼,朕早就听说了,你这里的膳食都是冷的,朕可不吃。”皇帝大概是还处在自己的想法里,心里郁闷,说出的话也不冷不热的。

    “那,皇上今天不在臣妾这里用膳么?”林听雨问。

    “朕不在你这里用膳,你是不是特别高兴?”皇帝道。

    林听雨无语。本宫留你用膳,是你自己说不用的吧。

    皇帝道:“你随朕去乾清宫吧,今晚就歇在那里。”

    林听雨愕然。

    皇帝见她这副表情,顿时火冒三丈,道:“怎么,朕留你宿在乾清宫,还委屈了你不成?你要知道你是朕策封的贵人,如今却从未侍过寢,你以为‘贵人’这样的封号,是你陪朕客套两句就能得来的吗?”

    “臣……臣妾遵旨。”见皇帝动怒,林听雨只得赶紧施礼跪了下去,应道。

    立在那里的皇帝俯瞰着她,眸中有顽皮的笑意一闪即过。

    林听雨对此一无所觉,被皇帝一句“平身吧”就拉了起来,拉着她的手在众目睽睽之下就离开了香鸾殿,往乾清宫去了。

    再次让林听雨纳闷的是,这皇帝只是搂着她睡了一宿,并没真的和她发生关系。

    她倒不是想和这皇帝有什么。不过,这皇帝宠幸后宫嫔妃,却一晚上只睡觉什么都不做,不是太奇怪了吗?

    皇帝如果忙于政事太累,肯定不会找嫔妃侍寢了,皇帝有这个自由吧,为什么非得把她拉来乾清宫,这么搂着相安无事地睡觉?

    可惜皇帝抱着她上床的时候,没几秒钟就睡着了,皇帝心中到底什么打算她根本没探出来。

    感觉皇帝抱得自己太紧,她不敢挣脱起身修炼,怕惊醒皇帝,惹来圣怒,只得任由皇帝这么抱着,不一会儿竟然也觉眼皮沉沉的,睡了过去。

    第二天她醒来的时候,赫然发现皇帝居然早就已经起了,已然上朝去了,并且他临去前还嘱咐了乾清宫的宫女太监,待她醒时服侍她更衣洗漱,用过早膳之后,再把她送回香鸾殿去。

    小李子说,皇上还替她去太皇太后、皇太后和皇后那里告了假,说他昨晚行事太过,害她今早起不来,不必到她们那里去请安了。

    行事太过?皇帝这么说,分明是有意给别人造成假象嘛。林听雨搞不懂皇帝这么虚张声势是为哪般,却也不好追问小李子,皇帝为什么这么做。而且,多半小李子也不知道原因。

    她只是按皇帝的安排,洗漱后吃了早饭,就坐着宫人抬着的轿撵回了香鸾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