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923 后宫闲云(十六)给煎了个蛋加更
    “诶,这轿子里坐的就是婉贵人吧。雅文8﹏> ﹍ w-w-w`.·y·a-w`e-n·8-.`c=om”

    “是啊,被策封了几个月才被宠幸,也难为她怎么能耐得住。”

    “嘘,听说她住的香鸾殿被皇上特旨要建小厨房了,看样子皇上似乎开始喜欢她了呢。”

    “别逗了,依我看皇上不过就是在和谭常在斗气,故意用这个婉贵人气谭常在呢。”

    ……

    有几个偶然经过的嫔妃看到林听雨坐着的轿撵,不由得站到一边去小声议论。

    林听雨坐在轿撵上,听着这些议论,脸上一派淡然。反正有了这一晚,她也算是被宠幸过了,别人以后就不能再用她只被策封却不被宠幸为由来念叨她了。

    而且,今日被“宠幸”,她和她屋里的人,以后的日子会更好过些。想到未来可能的惬意日子,林听雨的心情不由得好了起来。

    回到香鸾殿,她发现居然已经有人开始在殿的一侧建小厨房了。

    香鸾殿虽然位置比较偏,但是整体规格和其他的殿宇并没什么区别,里面有正殿和偏殿若干,所以,只要单独辟出一个偏殿,修建炉灶就能成功改建成厨房了。

    所以,不出三天,小厨房就已建成。御膳房的人已经得了皇上旨意,赶紧送来了米粮,每天一大清早还固定地往香鸾殿送上新鲜的菜肉。

    林听雨的生活果然她如所期望的那般,开始过得悠闲自在起来。再加上宫里有外出采买的太监替她传来了婉云家人的信,让她得知婉云的家人果然如皇帝所说。被赐了土地和宅子,日子过得富足安康。

    “虽然穿越过了许多时空。做了许多回任务,可是象这次任务这样的日子还真少有呢。”

    这一日夜深。林听雨悠闲地半倚在床上,回想起穿越到这个世界后的种种,不由得心中感叹。

    可是,皇帝为什么要给予她这样的帮助呢?为什么要助她实现她的期望呢?林听雨越想就越觉得这个皇帝古怪得很。

    她拿出那个封有易灵虫的神脂,想到曾在易灵虫带她去到的血溅崖底感觉到展拓那令她熟悉至极的灵魂波动,不由得心思涌动。

    “贵人!贵人!”忽地就听门外服侍她的宫女画钰叩门轻呼。

    “什么事?”林听雨问。

    画钰道:“启禀贵人,德顺看到皇上正往咱们这边香鸾殿来呢,贵人赶紧准备一下,好迎接圣驾啊!”

    林听雨微讶。雅文吧  w`w·w·.`y-a`w`en8.com没想到离她在乾清宫过夜才只过了几天,皇帝就再度来她的香鸾殿了。

    如今她虽然一直用冥识观察着那些系统携带者和谭惜若,但是对于皇帝并没太多的关注。不知道为什么,她心底里竟已有意无意地开始对这个皇帝产生一种奇怪的尊重,不想去探他的**。

    而且,刚才她一直在摆弄那枚易灵虫琥珀,犹豫着要不要冒险再探一探它。要不是曾得小眼极为郑重的提醒,说这玩意儿很可能要了她的命,她恐怕早就将冥识探了进去。

    所以。对于外面事的关注,她稍有疏忽。

    此时听说皇帝竟然往香鸾殿来,林听雨立刻下了床去开了殿门,命画钰给她作了简单的梳妆。

    皇帝到门口时。小李子报圣驾驾临时,她刚好梳妆完,立刻就起身迎了出去。

    一番行礼毕。皇帝拉起林听雨的小手就与她进了内殿,道:“朕听说这里的小厨房建好了。所以过来看看。因为政事太多,忙得有些晚了。也不知道朕这个时间过来,有没有打搅你?”

    林听雨温柔笑道:“皇上会来臣妾这里,臣妾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呢,什么打搅不打搅的?”

    “这是你的心里话?”皇帝说道。

    听了这话,林听雨不自觉地抬眸望向皇帝的脸,却对上皇帝那双如星灿却又深沉如海的眸,一颗心没来由地就慌乱起来,脸上不觉一热,情不自禁地就红着脸垂下头去。

    皇帝呵呵一笑,低头在她腮上印上深深的一吻,道:“这要真是你的心里话,朕会很高兴。”

    感觉到吻在自己腮边的唇透着温柔缱绻,林听雨鼓起勇气再度抬眼看向皇帝,问道:“你……真的是康熙爷?”

    一句话登时让皇帝的脸沉了下来,冷声怒问道:“婉贵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听雨忙俯下身去行了大礼,陪罪道:“是臣妾失言,请皇上恕罪。”心中却各种茫然失落,暗道:“他这个反应,是不是说明他就是康熙,是普通的凡间帝王,根本就不是我想的那样?”

    “朕的号岂是你可以随便大呼小叫的?再者,朕不是康熙又能是谁?还是你将朕当成了什么人?这事,你倒是给朕解释清楚了。”皇帝显然为她一句问话搞得心情大不好,质问连连。

    林听雨跪在那里,软语求饶道:“臣妾心思糊涂,还望皇上原谅臣妾愚昧,饶恕臣妾冒犯之罪。”

    “哼,这几天你就不要外出了,好好地在这香鸾殿里反思反思。”皇帝声音变得更冷,说完后便甩袖离开了。

    本来看到皇帝大半夜的跑来香鸾殿,众宫女太监都欢喜非常,谁知道皇帝屁股还没坐热呢就冷着脸离开了。

    画钰赶紧进了内室,见林听雨还跪在地上就吓了一跳,忙上去搀扶,惊问道:“贵人,到底了出了什么事?皇上怎么气冲冲地走了?”

    林听雨冲她摆摆手,吩咐道:“你们退下吧,我累了,想要休息。”说到后来,泪水却不自觉地夺眶而出。

    见她泪流满面,一副伤心至极的模样,画钰也不敢再问什么,赶紧伺候她躺下,退了出去。

    林听雨躺在床上,竟觉情难自以,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眼泪不受控制地如雨流下。这在她来说是很少有的事。

    她明明一直在告诉自己,那个康熙不可能是展拓或展拓的转世,可是如今证实这件事,为什么还会感觉这么难受?

    也许,在她的心底,其实从来不相信展拓已经死了。所以,她才从没感觉象这般深沉如海的难过。(未完待续。)

    ps:  特别感谢:煎了个蛋十九号打赏的香囊!

    感谢:暗雪飘摇、金v儿、嵐亞書、茗蔚投出的月票!感谢:炎月居赠送的10起点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