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959 世家女(四)月票一百二加更
    林听雨花费了近千块,将药农背蒌里的全部草药都买了下来,然后将这些草药悉数种在了自己的院子里。﹍  >>雅文吧  w·w·w·.=y=a·w=en8.com这样就不会让人想到她所需的是山枝草这种草药。

    当晚,林听雨就催动自己那株木灵,催生山枝草。花费一整晚的时间,她才将这株山枝草催生到十年的药龄。

    这院子虽然偏僻,但是也难保白天会有人经过,林听雨只得利用精神力设置了一道防护罩,然后继续催动木灵。到了周日晚上十一点多,她终于将这山枝草成功催生到二十五年的药龄。

    这个药龄,助她突破炼气初期,步入炼气四层肯定是没问题的。虽然木灵为此耗费了一定的灵能,但是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达到这样的效果,林听雨还是很满意地。

    她将山枝草摘起,进屋开始催动太阳守魂经来炼化这株山枝草上的灵气。

    整整一晚上的时间,林听雨都在炼化这株灵药上的灵气,一直到第二天晌午,林听雨才将上面的灵气悉数炼入自己的体内。而她也如愿以偿地突破到了炼气四层。

    她试着祭出那块阎灵碑,但感上面的能量丰厚,鼓动起来厉害非常,心下不免欣喜。雅文8﹏> ﹍ w-w-w`.·y·a-w`e-n·8-.`c=om

    她现在虽然只有炼气四层,但靠着阎灵碑,已经至少可以发挥出发挥出炼气五层的战力,配合她的战斗经验,说不定还能与一个炼气六层的修士战斗近百回合。

    “阎灵碑非是凡物,以你现在的修为,若是在人前使用它,怕是被有心人觊觎抢了去。”小眼提醒她道。

    林听雨沉吟道:“这么说,我得想办法弄一把适合我用的攻防灵器才行。”

    宁欣闪身出来,道:“主人,这件事就交给我去办吧。”

    林听雨好不怪异地看了她一眼,道:“其实是你自己想去游历一番吧。”

    受阎珍惜这副肉身的影响,宁欣和小眼所能发挥的战力也不是太强,但是宁欣离林听雨足够远的时候,奴兽契约的限制就会减弱,这样她本身的实力就会越强地发挥出来。

    所以,宁欣一早就盘算着,寻机跑远点儿,一来可以让她多少有些自由,二来她也确实想在这个世界转一转。

    虽说离得太远会令奴兽契的约束力减弱一些,但是林听雨早在玉渊那个世界就对这个奴兽契进行了加强,因此宁欣仍旧会在她的控制之下。_ 雅文﹍8  w=w`w-.`y`a=w-e`n·8·.=com

    所以,虽然知道宁欣的打算,但林听雨仍旧大方地放她离去,并且让她在三日内带回来一件令自己满意的灵器。

    林听雨因为突破的缘故,耽误了一些时间,到学校的时候第一堂课都结束了。大学里上的是大课,中间的休息时间是半个小时,有的同学会趁这个机会吃早餐,或者跑步、锻炼,到图书馆看书等等。

    林听雨到了学校发现都下课了,就到办公室找老师被了假,然后捧着课本到操场上的阴凉地方看书。其实以她的灵魂强度,早就将这学期的课程学得差不多了,她只是假装在看书,暗中利用冥识和精神力探查阎氏家族内林缘秀的动静。

    她现在的冥识强度,覆盖整个g市都没问题,监视一个外武门的武者的一举一动,只是小意思。更何况她在穿越之初,就已经寻机在林缘秀和阎青惜身上留下了精神力印迹,方便自己对这两个人的监视。

    有两个人走了过来,一个在她身边坐下,道:“姐姐,听说你刚到学校来。这几天你都在干什么?我听你们宿舍里的人说,你根本就没在宿舍里住。”

    说话的除了那个假惺惺的阎青惜还有谁?而和她一起走过来的是一个高大帅气的男生,正是孟华阳,此时就立在两个女生身旁,并没坐下。

    若是阎珍惜,看到这两个人走过来,还假装关切地问这问那,以她的性子肯定和这对渣男贱女吵起来,说不定还会对阎青惜这贱货大打出手。

    可是林听雨对这两个人却是不冷不热,淡然地瞟了他们一眼,对阎青惜清凉凉地笑道:“你怎么对我的事知道得这么清楚,是一直派人监视着我吗?”

    阎青惜小脸上顿时现出惊容,道:“姐姐,你怎么这么想?我只是偶然听你们宿舍里的人提起而已。我怕你做出影响自己将来的事来。姐姐,你现在没有家族的支持,要是缺钱的话就跟我说,千万不要去做傻事。”

    林听雨目光寒了寒,阎青惜这话分明是在暗示别人,她有可能是在外面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来赚钱。

    “谢谢。”林听雨合上手中的课本,道,“我和阎家已经没有关系了,跟你更没关系。你以后可以不要来骚扰我吗?”

    孟华阳听到这里一脸的不耐烦,道:“青惜,我早就跟你说过,她不可能领你的情的。走吧,你就是太善良了,以前才会总被这个恶毒女人欺负。”

    恶毒?林听雨脸现讶然。她居然成了恶毒女人了,阎青惜反倒是太善良。再说,孟华阳哪只眼睛看到她欺负阎青惜了?林听雨觉得,这笑话都能让她笑出声来了。

    阎青惜却朝孟华阳皱了皱眉,道:“华阳,你别管。姐姐被家族赶出来,正是需要我们关心的时候。”

    她这些话,表面上是在关心,实际上一口一个“被赶出家族”,根本就是在用这把刀戳阎珍惜的心窝子。阎珍惜会想不开跑去跳湖,跟这位小姐这样的“关心”不无关系。

    林听雨起身离开。

    可是阎青惜也跟着起身追了过来,口中还亲热地喊道:“姐,等等我。”一边说一边追到近前,拉住林听雨,“这个给你,你先用着。”

    她说着就塞给林听雨五百块钱。

    林听雨被她这举动给逗乐了,这个人还真是能做面子功夫,当着操场上众多同学的面给她塞钱。

    她道:“阎青惜,虽然我现在已经不是阎家的人了,但是你要知道,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我再不济,经济上总比你这个长在外面的私生女强得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