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960 世家女(五)
    一句“长在外面的私生女”,让阎青惜的脸顿时红成了柿子。雅文8  w-w`w-.=y-a-w-e·n=8`.com

    林听雨接着说道:“这个你还是留着自己花吧。

    实话告诉你,那个阎氏啊,一向阴晴不定,家族里更是风云变幻,让人琢磨不透。

    我被驱逐,离开那个鬼地方,心里不知道有多高兴。

    倒是可怜了你这么一个‘善良单纯’的小人儿,在那种地方生活,说不定哪天就被人给害了,又被赶出来。到时候,你身上的钱都不一定能带得出来。

    所以,还是趁着你现在有机会,好好享受一下家族能给你带来的豪华的物质生活吧。”

    她故意把“善良单纯”咬得极重,让同学们自己去想吧。说完这番话,她就脸带微笑地离开了。

    孟华阳看她走远,松了一口气,道:“青惜,今天阎珍惜没跟你发她的小姐脾气,还真是有点让人想不到。”

    按以往阎珍惜的性子,肯定会不顾一切地在操场上大吵大闹起来,而且说出的话都很难听,以前没少引来众同学围观。

    孟华阳每次都觉得丢尽脸面。可是,按阎青惜的话说,她不可能为了面子就不顾姐姐,所以,至爱阎青惜的孟华阳一直都由着阎青惜。﹍  >>雅文吧  w·w·w·.=y=a·w=en8.com

    阎青惜却是叹息了一声,喃喃说道:“姐姐现在孤苦伶仃的,真可怜。”心中却在想:“阎珍惜今天怎么改性了?难道说她被赶出家族,人就变成熟了?如果她一直这样下去,我再逗她可就没意思了。”

    以前她每次跟阎珍惜搭讪,都引来阎珍惜的大闹。可是大闹后的结果,都是阎珍惜自己大丢脸面,让同学们越来越厌恶她;相反,阎青惜却因为表现得对她各种隐忍,而让同学们喜欢。

    阎青惜就是这样不停地借阎珍惜来增加自己在同学们心目中的好感。

    但,若是“阎珍惜”不再象以前那样冲她乱发脾气,她也不可能再从阎珍惜身上获得这种好处,她又何必再跑到阎珍惜这儿来自找没趣?

    孟华阳哪里知道阎青惜心中的想法?他听到阎青惜的话,还表示不以为然,低声道:“她被家族赶出来,也是她自找的。”

    以阎珍惜的天赋,十八岁前修炼到三级武道根本就不会太难。

    可是这个女生出身在武道世家,而且还是嫡系的,居然不知道好好珍惜自己拥有的这个身份,努力修炼,在外武门占据一席之地,而是从小就一点苦吃不得,被赶出阎氏不是自找的是什么?

    “刚才你又怎么欺负青惜了?”让林听雨头痛的是,她刚刚走出操场没两步,就被孟华丽给拦住了,被她质问。雅文8  w-w`w-.=y-a-w-e·n=8`.com

    林听雨愕然,道:“你看到我欺负她了?”

    孟华丽理所当然地道:“虽然没看到,但一想也就能知道了。”

    林听雨哧鼻笑道:“小姑娘,你要知道,一个人的眼睛会看到什么,往往不是他的眼睛真的看到什么,而是他的大脑希望他看到什么,他就会看到什么。”

    孟华丽是个娇俏的小姑娘,圆圆的脸圆圆的眼,此时,这张小脸上现出茫然,皱眉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怎么听不明白?”

    林听雨又再哧声一笑,道:“以你的智商,理解我这句话,确实有点困难。”

    此话一出,旁边一个男生就噗哧一声笑了出来。

    这男生生得浓眉大眼,高鼻薄唇,面如满月,唇红齿白,是个和孟华阳一样的大帅哥。

    “华飞哥,你敢笑?”孟华丽瞪视着那男生质问道。

    这男生就是那个曾经将阎珍惜从人工湖里捞起来的孟华飞。

    孟华飞正要调侃孟华丽两句,突地就发现那个“阎珍惜”正微微仰头,看着虚空,眼神幽远,神色莫名。

    那双眸子原本没有任何的深度,此时却突然变得深邃无比,漆黑幽深得好似无穷夜空,让孟华飞心中莫名地悸动。

    他问道:“阎珍惜,你在看什么?”见对方没有回答,他又大声唤了一句:“阎珍惜!”

    林听雨回神,淡淡地道:“没什么。”说完就头也不回地朝教学楼走去,心中却在惊悸:“刚才我居然探到了一股强大的灵识,好象是一个化神期的强者御风而去。”

    这个发现简直让林听雨差点疯掉。

    化神期的强者啊,在她所在的现世修仙界,她都还没发现有这样的强者。可是在这个她还没发现修仙界的世界,居然先就发现有化神期的强者掠过。

    这也是她的冥识足够强,不然不可能发现这样的强者的。

    这让她对自己的目标不得不再提升了一个极高的档次。以前她虽然猜想这个世界应该有修士的存在,但想当今末法时代,灵气稀薄,就算有修士存在,其修为恐怕也会有限。

    可是现在,她居然发现了化神期的强者。

    而阎珍惜的愿望是成为这个世界的顶级强者,那就意味着她只有修炼到化神期,才算是实现了阎珍惜的愿望。

    望着林听雨远去的背影,孟华飞眸中闪过一丝讶然。

    “华飞哥,你老盯着阎珍惜看什么看?”孟华丽不满地道。

    孟华飞道:“你觉没觉得,自从阎珍惜跳过湖之后,就产生了很大的变化?”

    孟华丽哼道:“你对她以前是什么样很熟悉吗,居然觉得她变化很大?我觉得我比你了解她了解得多呢,都没这种感觉。”

    “呵呵。”孟华飞笑了,“所以,人家才会觉得你的智商有问题。”

    孟华丽气得瞪大了眼睛,嗔道:“你还敢说?刚才居然帮着阎珍惜一起笑我,看我以后还理不理你。”

    孟华飞沉默,目光却不自觉地又看向远去的林听雨。

    此时,孟华阳和阎青惜已经从操场上走了出来。

    “青惜,阎珍惜刚才没欺负你吧。”孟华丽关切地问。

    阎青惜笑得让人如沐春风,摇了摇头,只是脸上透着的少许无奈让人免不了联想到阎珍惜的性格,会不自觉地浮想联翩。

    孟华丽就这样上套了,哼道:“你不用维护她,她是什么样的人我会不清楚嘛,肯定又欺负你来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