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968 世家女(十四)
    阎朗坤克服着压力,努力地将头转向了林听雨,目光与林听雨的目光对在了一起。﹏ 雅文8  w=w=w`.-y=a-w-en8.com

    林听雨脸上绽放出冷艳至极的笑容,道:“阎家主,有什么事吗?”

    阎朗坤嘴角抽了两下,却发现自己根本就发不出任何的声音。他的头也僵硬地再度转向了比赛台。

    孟华阳怕自己使用软骨散的事被阎青惜当众揭发出来,决定先下手为强,道:“阎青惜,你真以为你和你的母亲林缘秀做的那些事天衣无缝,会永远不为人所知吗?”

    坐在后面的林缘秀早就变了脸色,想要起身离开看台,打算赶紧寻到暗处悄悄施展手段,让孟华阳住口。在这看台上人多眼杂不说,还有许多强者在场,她什么手段都不可能瞒过别人的。

    可是,她发现她只能坐在那里一动不能动,努力了半天,仍旧没能挣脱身上这种古怪的束缚。

    阎青惜纳闷孟华阳怎么会知道自己和母亲的事,心下惊慌脸色都青了,可是,她仍旧狡辩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声音中却带了几分颤抖,说明她在害怕。

    孟华阳冷哼道:“真是不巧,有一天我去找你,偶然偷听到你和你母亲林缘秀的谈话……哦,我倒忘了,现在的她是阎天玉的妻子林缘惠!”

    后面一句话令在场众人大惊失色,齐唰唰地朝阎天玉和林缘秀两夫妇看过来。>  雅文>8  w=w`w`.·y-a-w-e=n`8-.`c`om

    阎天玉有些手足无措。而林缘秀却是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缘惠,孟华阳说的是什么?”阎天玉慌张地问,脸色发白。

    林缘秀瞟了他一眼,继续转眸望向看台。此时的她,也就眼睛还能听从自己的控制了。

    她心里发苦,不仅仅是孟华阳当众揭穿她是林缘秀的事,更是因为阎天玉的反应。阎天玉是林缘惠的老公,怎么可能这么多年会发现不了林缘惠其实不是林缘惠呢?

    只不过阎天玉更加喜欢林缘秀一些,他和林缘惠结合只不过是服从家族安排。

    林缘秀这些年来在阎天玉眼皮底下把阎珍惜养废,阎天玉也不是完全不知情。只不过是阎天玉这个人骨子里极为自私冷漠,再加上他对林缘惠本身又不喜,自然也不喜欢林缘惠留下的女儿,所以就任由林缘惠施为了。>>雅文吧_ ﹍ w·w`w`.-y-a-w·e·n=8=.=c=o=m

    阎天玉不但武道上没有太大建树,就连性子也是懦弱无能。如今孟华阳当众拆穿林缘秀,阎天玉虽然一早心里就明白是怎么回事,此时却装起糊涂来,摆明了是只想让林缘秀独自承接责任。

    阎天玉假装完全不知情质问林缘秀的功夫,孟华阳已经将林缘秀李代桃僵、害死林缘惠,代之成为阎天玉夫人,故意将阎珍惜养废,暗中给了阎青惜诸多功法和修炼资源,令其小小年纪就突破武道五级的事一一说了出来,让整个看台上唏嘘不已。

    阎青惜脸上青一阵白一阵,几次想要阻止孟华阳的话,可是,她都没能成功。软骨散的药性已经发散到了她全身,让她的身体发软,除了站在那里竟是什么也做不了。

    阎家众人,有许多都将目光投向了林听雨。

    还有一个长老询问、埋怨起阎朗坤:“家主,这事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了,所以才让珍惜坐到这个位置上来?你既然早就知道这事,怎么不及时处理?你看看现在……”

    这一场赛事过后,阎家说不定就要成为整个外武门的笑柄了。

    阎朗坤很冤枉啊,他整天忙着家族里的事,对于儿子都疏于教导,更何况是孙女?儿子一家三口又早早地就搬出了老宅,他只是每月的初一和十五家宴时才能见上他们一面。

    宴会上他们一直表现得很好,阎朗坤哪能分辨那个出席家宴的是他正儿八经的儿媳林缘惠,还是假扮者林缘秀?

    孟华阳讲完之事,林听雨冷笑着起身离座,在众目睽睽之下离开了孟家的演武场。

    阎朗坤和林缘秀这才恢复了正常的行动能力。

    “家主,这事你得赶紧处理啊,不能就这么任由这对母女瞒天过海吧。”另有长老说道。

    阎天宇叹息道:“真没想到啊,青惜竟然是这么阴险卑鄙,以前我还以为她是难得的大度善良呢。”

    阎朗坤怒斥道:“都给我闭嘴!”

    第一个长老不满地道:“家主,大家说得没错,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事,得给我们一个说法啊!”

    阎朗坤道:“这事最直接的受害者是珍惜,我看还是听听她的意见吧。”

    阎天宇哧笑道:“伯父,她一个废材女,就算想发表意见,只怕也得要些胆色。林缘秀和青惜,要是没有三哥天玉的帮忙,怎么可能成功把林缘惠和珍惜给取代了?”

    “你懂什么?”阎朗坤斥道,转过头来怒目瞪视着他,见他还不服气,又想开口,便率先喝道:“再不闭嘴,就回去关禁闭,半年内不准出门,也得不到半点家族提供的修炼资源。”

    这惩罚一出口,阎天宇果然半声也不敢吭了,赶紧闭紧了嘴巴。

    阎朗坤眼睛冷冷地瞟了一下那些长老,道:“有什么话,咱们等回家以后再说。”

    孟华阳当众爆出了这么猛的消息,尤其是揭穿了林缘秀和阎青惜的真面目,决赛台上的阎青惜顿时就觉得满场的人看向自己的目光都变得怪怪的。

    这令她将身上发软的事暂时放到了一边,哭诉道:“孟华阳,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缘惠妈妈什么时候变成我的亲生妈妈林缘秀了?还有,你说我和妈缘惠妈妈一起密谋养废姐姐的事,这可能是真的吗?我比姐姐还要年幼些,你说说看,我怎么养废她?”

    “哧……”孟华阳嘲讽不已地笑道,“阎青惜,别装蒜了,你妈林缘秀在阎珍惜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给她的菜中加了应筋草,时间一久,就把她修炼武道的根骨给废了。”

    “这不可能。”阎青惜还在做最后的挣扎,不想就这么被推到审判台上。“这事我根本就完全不知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