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970 世家女(十六)月票十加更
    她们两母女很快就从夫人、小姐变成了阶下囚。﹎ 雅文吧  w-w·w`.=y·a`w·e·n-8.com

    在囚禁当中,看守人员在阎青惜左肩腋下发现毒针暗器,查出其中的毒素与孟华阳所中的毒是一样的,众人这才知道原来孟华阳死亡是拜阎青惜所赐。

    为了给孟家一个说法,阎家决定将阎青惜交给孟氏发落。

    得知这个消息后,林缘秀和阎青惜想办法越狱逃走,可惜被阎朗坤一早窥破她们的计划。最终她们被阎家子弟围困,因抵死反抗而被杀。

    可能是觉得“阎珍惜”拥有一些特别的能力,因此,她的武功根骨虽然被废,可是阎朗坤还是力排众议,要将她从新迎回阎氏。

    可是,他派去寻找“阎珍惜”的人回来禀报说,“阎珍惜”已经不知所踪。就算是在寒假结束,同学们纷纷回到学校以后,也没人发现“阎珍惜”的半点踪迹。

    这让阎朗坤颇觉惋惜。

    实际上,在得知林缘秀和阎青惜母女被伏诛之后,林听雨就按照谭钰的要求前往了赤陀山仙瑶门。

    她也知道阎朗坤多半要因为她表现出的能力而想让她回归阎家,可是阎珍惜所剩下的残魂对于回归阎氏并未发表意见,她也就不想给自己找麻烦了。__ _ 雅文吧﹏  w=w-w`.yawen8.com

    如今她所要做的,就是完成阎珍惜的另一个愿望——成为这个世界的顶级强者。

    她到了仙瑶门,拿出谭钰给她的令牌,那负责守门的知客炼气小修士一见那令牌顿时就吓了一跳,用怪异且惶恐不已地目光打量着林听雨,道:“那个,请您稍待,我……我去禀报一下掌门太师祖,马上就回来。”说完就转身疾驰而去。

    可能是怕去得慢了惹恼他口中的“掌门太师祖”,他还特意在身上拍了一张风行符。

    不消几息,林听雨便见一个身穿道家法衣、身材欣长、面容俊秀的年轻修士拽着那个知客小修士到了仙瑶门的山门口。

    这个年轻修士是个元婴期的强者,骨龄五百有二。

    林听雨很感觉自己拥有化神期的冥识,可以一眼就看透这位掌门的实力。

    “在下仙瑶门掌门吴知越,敢问这位……咳,小师妹,你……你这令牌是从哪儿来的?”年轻的元婴修士彬彬有礼地说道。

    林听雨道:“是我师父谭钰给我的。﹎>  >雅>文吧﹎  w`w·w=.=y`a-w-en8.com”

    “师父?!”那知客小修士立刻惊呼出声。

    吴知越嘴角抽了一下,估计也是震惊不已,但他不似那小修士表现得那般明显,神色如常地道:“原来谭师叔已经在外面收了徒弟。敢问小师妹尊姓大名?”

    林听雨道:“阎珍惜。”

    吴知越道:“我见你骨龄已经十**岁,可是修为好象只有炼气五层……”

    林听雨点头说道:“确实如此。”

    吴知越脸皮颤了几下,瞪视着林听雨。

    林听雨奇道:“有什么问题吗?”

    吴知越忙道:“没……没什么问题。只要谭师叔他老人家喜欢就好了。”

    “怎么没问题?”他的话音还未落,就听山门深处传来一个清丽傲娇的女子声音,林听雨便觉眼前一花,一道俏丽的身影就出现在眼前。

    这是一个彩衣飘飘的女子,面容娇美非常,身材匀称,神采飞扬。此女的骨龄只有一百二三十左右,可是却已经步入结丹修为,在当今末法时代,这样的年纪就结了丹,这个女修的修炼天赋怕是不低。

    “参见吴掌门。”来者朝吴知越施了一礼,便转眸看向林听雨,“依我看,这女人一定是假冒的。谭师祖要收徒,不可能收这么一个徒弟,十八岁了还只有炼气五层的修为,跟咱们整个仙瑶门口中,根骨最差的弟子修为进益差不多。”

    修士修仙,许多都是从五岁以后就开始,象仙瑶门这种大门派,招收诸多年幼弟子,传授修炼之法,到了十八岁还只有炼气五层修为的,确实是根骨最差的弟子了。

    吴知越道:“韩师侄,此女持有谭师叔令牌,咱们还是等谭师叔游历归来问清楚以后再说吧。”

    那女修道:“吴师叔,我爹说过,他已经跟吴师祖说好了,待吴师祖游历归来,就收我为徒,连拜师礼我爹都准备好了。”

    敢情这位是来和自己抢师父的。林听雨看到这会儿才明白过来。

    “师父,这个姓韩的女修说的是真的吗?”林听雨暗中传音,询问令牌里谭钰的灵识分身。

    可惜,半天也没得到谭钰的回音。

    林听雨无奈,只得静观其变。

    吴知越脸现难色,道:“纵然韩师兄和谭师叔商量好了,可是也保不准谭师叔想再收一个徒弟呢。”

    韩女修瞪着眼睛急道:“这怎么可能呢?谭师叔曾不止一次地说过,他就算要收徒,最多也只收一个。”

    吴知越道:“可是以谭师叔的能力,他身上的这块令牌,若非他亲自赠送,别人是不可能拿到手的。”还这么明目张胆地拿到了仙瑶门。

    韩女修道:“那谁知道?说不定是谭师祖不小心将这块令牌落在哪里,被这个不要脸的贱人碰巧拾到。”

    林听雨听她出口伤人,顿时哧鼻冷笑一声。

    谁知她连反驳的话都没来得及说出一个字,那个韩女修就立时被针扎到一般,炸了毛,一连吼着“小辈,居然敢嘲笑本座!”一边就挥掌朝林听雨打过来一巴掌。

    这女修已经结丹,这一巴掌扇过来,林听雨就算掉几颗牙,肿个大半张脸都是轻的。说不定还能被她一巴掌扇坏了脑子呢。

    林听雨也不是软茬,强大的冥识威压立刻朝那韩女修施压过去。

    那韩女修巴掌刚刚走到一半,立刻就觉有如泰山压顶,支撑了没几秒钟便噗嗵一声被压得趴到了地上。

    林听雨从上向下俯瞰着这个女修,清凉凉地道:“我师父谭钰让我持着这块令牌来仙瑶门,可没告诉我说会连门都进不去啊。怎么?是他老人家在这仙瑶门太没地位还是怎么?”

    这话一出,把那个吴知越吓了一大跳,忙道:“阎师妹说笑了,快进来吧。我带你去谭师叔的洞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