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977 世家女(二十三)
    因为是特殊时候,家中二十五岁以上的子弟悉数留在老宅待命。雅文8  w`w=w-.=y-a=wen8.com而那些二十五岁以下,象征阎氏未来的小辈们则被安排去了境外秘地。

    这是阎竞飞在内武门特意给阎家人留下的最后的避难所。

    中午午饭时,家主阎朗坤就宣布解除全族戒备令,由阎珍惜代替众子弟守护老宅,其他人可以自由修炼了,但不准离开老宅,以免在这特殊时候给家族惹麻烦。

    午饭后,阎朗坤的书房内。

    阎朗冲道:“家主,你答应让那个阎珍惜守着这个老宅,这成不成啊?那孩子武道根骨早就被废了,我也看不出她会半点武功,她拿什么来守宅?”

    阎天玉也道:“是啊爸,珍惜那孩子从小就怕吃苦,一点武功也没练成,让她守护老宅和族人,这不是闹着玩儿嘛。”

    阎朗坤道:“不然怎样?让她把《阎经》拿走?”

    他要不是对阎珍惜这个孙女完全琢磨不透,是不介意让她把《阎经》带走的。可是,这个孙女喜怒无常,阎朗坤也摸不透她对阎家抱着一种什么样的感情,所以《阎经》是无论如何不能交给她的。>  雅文>8  w=w`w`.·y-a-w-e=n`8-.`c`om

    另外,让她守宅这事,其实阎朗坤也是打算上演一招空城计。阎家老宅早就被祖上设置了各种机关,他可以靠着机关挡下胆敢进犯阎家祖宅的人。

    但内武门的强者,却未必能真的被这些机关挡下。不然他也不用这么担心了。

    听了父亲的话,阎天玉嘴角抽了一下,道:“我……我倒不是这意思。”

    阎朗冲道:“不管怎么样,我不建议这样坐以待毙。”

    阎朗坤道:“你觉得,咱们应该先向那三个小世家出手,先下手为强?”

    阎朗冲道:“不,不行。那三个小世家,在内武门也是有靠山的。而且这次要夺《阎经》这件事,怕也不是它们三家的意思,应该是内武门命令他们这么干的。”

    如果有内武门插手,就算他们阎家率先出手,成功灭了其他三个小世家,也挡不住被内武门灭掉的事。而且,若是因这三个小世家建立了世仇,怕是他们阎家人将会死得更惨。

    “如今他们三家就要联手攻上咱们老宅了,咱们哪还有时间这样前怕狼后怕虎的?”阎天宇急道。雅文吧 ﹏ w`w-w=.-y=a·w-e-n`8`.com在他看来,既然那三家想要灭掉阎家,那阎家先下手为强,迅速突袭灭掉那三家并没错。

    至于内武门,如今内武门已经有意要灭掉他们阎家了,阎家拉上另外三家一起死,总比自己一家窝囊的死强多了。

    阎朗坤道:“我早就派人打探清楚了。那三家,前一阵子都有不知名的秘密人物到来,估计就是内武门的人。他们有内武门强者坐镇,你觉得咱们就算是率先出手,而且偷袭,能有几分胜算?”

    阎天宇沉默了。

    内武门,对于外武门的他们来说,一向是个神秘且强大非常的存在。传说,一个内武门中最低阶的武者,也能在挥手间将一个外武门的至高强者击得一败涂地。

    几个人正在商量的功夫,突地就听外面乱了起来,有人惊呼:“来了,他们攻来了,我看到了,孟家是孟无忌率领的……”

    “家主,不好了,那三个小世家,真的联手攻来……”

    “家主,怎么办?他们已经到了老宅门口。”

    “还有人在攻击后门。”

    ……

    轰隆隆……轰隆隆……

    外面乱成了一团,连同几个世家用武道攻击前后门的轰然巨响声夹杂在一起。

    阎朗坤带着书房里的三个人赶紧走了出来,就见林听雨淡然地立在堂院里,静默地望着虚空。

    “珍惜,是他们三家吗?”阎朗坤走过来问。

    阎朗冲道:“咱们得到的消息是今天深夜,怎么改在午间了?”

    林听雨喃喃道:“他们带来一个人来呢。是不是有人得到消息,知道我要来呢?”因为她的冥识居然探到外面来的人当中居然有一个修士在。

    这个修士还和她一样,是筑基修为。不过林听雨可以确定此人并不是仙瑶门的人。

    她的话让阎朗坤有些摸不着头脑。

    “我要看一看那部《阎经》。”林听雨突然转头,斩钉截铁地道。

    居然会有修士出现在这里,而对方又是冲着《阎经》来的,估计问题就出现在那部《阎经》上。因为修士轻易不问世事,尤其是那是个筑基期的修士。

    看他的骨龄也只有七八十,这个年纪就已经筑基,也不象是在修仙界混不下去的主,不应该是那种放弃修仙,而跑来世俗界混日子的修士。

    这个时候,敌人对打到家门口了,这丫头居然还在说这个。阎朗坤瞪视着林听雨,有些愣神。

    “我要看一看那部《阎经》。”见他不答,林听雨又再说了一遍。

    阎朗冲极度不满地道:“阎珍惜,这都什么时候了?你没听到外面呼天呛地的,那些人就要冲进来灭了咱们整个阎家了,你现在却只关心那部《阎经》吗?再说,我跟你说过吧,那部《阎经》必须经过叔祖……”

    “那位叔祖已经不在了。”林听雨不耐烦地打断他,“这事不需要我一再地跟你强调吧,阎朗冲长老。再说,你说外面那些人要冲进来了,可是,他们冲进来没有呢?你放心,他们冲不进来,只能在外面乱叫几声罢了。”

    她这话一出,才令有些慌乱的众人醒过神来了。

    他们都听到外面轰隆隆的攻击声,可是,确实不见一个敌人攻进来。

    阎朗坤倒是早就注意到这一点,只是想不通林听雨为什么在这个时候想要看看那部《阎经》,坦承说道:“《阎经》并不在这里。待这些来犯的人退了,我就带你去取。”

    “好吧。”林听雨道,便以灵力将声音幽幽地送了出去,“外面来犯者,吾乃仙瑶门谭钰之徒阎珍惜,不想得罪仙瑶门谭钰者,迅速退下吧。”

    外面那个筑基修士听到谭钰的大名,立刻骇然一震,脸上神色连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