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985 虞美人(三)
    虞氏道:“哎呀,你放心,他们不会发现的。>﹍雅﹏文吧  w-w·w`.-y=a`w-e·n8.com只要你穿戴好我的衣服装饰,在出门前再仔细地戴上纱帽,绝对没人能认出来你不是我。”

    说到这里,她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她已经打好主意了,让老李慢慢地赶着马车,这样,从现在到明天一早也跑不太远,肯定会被她哥哥的人追上的。

    虞氏心里盘算好,又觉得“小兰”既然答应了自己,就不敢不从,所以兴奋地离开了小兰的房间,坐上事先安排的马车逃离虞府了。

    林听雨心中思量:“这个虞氏这么费劲心力地想要讨得项羽的欢心,她的任务目标会不会就是项羽呢?”

    不管是不是项羽,为了完成小兰的心愿,她都得让那个项羽爱上自己。

    第二天一大早,她梳妆打扮好,并且暗中利用冥识稍稍干扰了一众人等的意识,让虞子期等人根本就没看出她不是虞氏。

    等到坐到马车上,这里面只有她一个人,虞子期就算跟自己的妹妹再熟,也不可能看出她不是虞氏。

    待到了项羽府上,虞子期因为是男子,而象虞氏这样的小姐被送来,肯定都是直接送到后院女眷所住之地,他虞子期根本就进不来,更加无法发现他妹妹虞氏早就被李代桃僵,被“小兰”给替换了。雅文8  w·w=w=.-y=a`w=e-n-8-.`com

    虞子期和项羽在前面厅堂大饮,聊了许久,得到了他想要的官职,便欣喜而归。而项羽练兵,直到晚间才来到后院女眷所居之地。

    想到虞子期送来的虞氏,项羽过去就曾有耳闻,知道是一个文武全才的美艳女子,不知与那些寻常女子是否有所不同,是以倒也有几分好奇,如此便到了林听雨下塌的地方。

    跟随林听雨前来的有几个丫环,都是虞府的人,自然认得虞氏。

    所以,直到现在林听雨也没敢摘去她的纱帽,只是靠着无限妙音精准地模仿了虞氏说话的声音。她们听声音是自家小姐没错,便都以为虞氏害羞,不好意思露出脸来,倒也没怀疑。

    “参见大王!”

    见项羽带着随从驾到,众婢子纷纷跪下行礼。林听雨也不例外,朝他大方地行了礼。

    这个项羽,林听雨自打进入府中后就借冥识打探了一番,发现此人身材英挺高大,脸上棱角分明,眉宇间英气勃发,很有男子阳刚之美;与她当年穿越的某个世界时遇到的项羽飞样貌并不相同。﹎_ _﹍ 雅文8  w·w·w=.-y=a·w·e·n`8.com

    只是这个项羽的灵魂波动,让她心惊,依稀与那时的项羽飞极为相似。

    修士修行,也有夺舍的可能。再者,更有许多神奇的易容术或变身术存世,所以样貌并不能说明什么。

    不过,林听雨遇到那个项羽飞时,她的无限妙音尚还不是特别强,捕捉到的灵魂波动也不甚清晰。而且除去空间不算,单论时间,这两个人前后差了两千多年,因此她也拿不准这个项羽是不是当初她遇到的那个项羽飞。

    叫起之后,项羽和林听雨一起坐到床边。便听项羽道:“虞氏,除了孤王之外,这屋内并无男子进入,你的纱帽摘去无妨。”

    林听雨默了一下,道:“还请大王屏退左右。”

    项羽纳闷她因何会有这个要求,如今这房间中多是她从虞府带来的女婢。不过,他还是朝众女婢挥了下手,让她退了下去。

    女婢们迅速退出,还贴心地将门关紧。

    林听雨这才摘下扣在头顶的纱帽,露出一张只能算得上清秀的面容来。

    小兰的这张脸,与虞氏的那张脸比起来,可是差着不知几个档次。

    项羽见过美人无数,此时看到这张最多只能算得上清秀的脸,自然不会觉得有多惊艳,心道:“传闻说虞氏有女美若神妃,如今见来也不过如此。”

    “敢问大王,看到妾身容貌,大王可觉得有传闻中的美貌?”林听雨淡笑着问。

    项羽淡然说道:“传闻虞氏美艳,今日一见,果然如此。”

    这话,不过就是客套话,听起来最多只能安慰人而已。林听雨当然知道自己这张脸跟虞氏的那张脸根本就没法比。

    她低头抿唇一笑,动用盈盈浅笑的技能,一笑之下竟是风情万种,让项羽心头有些发热。

    林听雨道:“大王不用安慰妾身,妾身知道自己的容貌根本就当不得‘美艳’二字。”

    大概是没想到眼前这个女子如此直白,项羽那原本清淡的脸顿时情不自禁地笑了起来。

    林听雨突然起身,跪到了坐在床边的项羽跟前。

    项羽忙道:“虞氏,你何故如此?纵使不如传闻中的美艳,也不至于如此。”说着就伸出双手去扶她。

    “大王恕罪!”林听雨不让她扶,反倒弯下身子叩起头来。

    项羽奇道:“你初来乍到,何罪之有?”

    林听雨一双眸中含了眼泪,又动用了楚楚可怜的技能,凄声说道:“大王,妾身犯有欺瞒大王的重罪。”

    “你这话是何意?”项羽越发茫然起来。

    林听雨道:“大王,其实妾身……”

    项羽见她欲言又止,便道:“怎样?”

    林听雨哽咽着说下去,道:“其实妾身并非是虞府的小姐虞氏,只不过是小姐的侍婢而已。”

    “什么?”项羽顿时怒发冲冠,噌的一下站了起来,双目圆睁,怒道:“到底怎么回事,你给孤王说清楚。”

    林听雨泪如雨下,道:“我是在小姐身边服侍的婢女小兰。小姐素来习武修文,颇有卓识,遇事有主见。

    她得知自己将被公子子期送与大王为姬妾,因与大王并不相识,怕不能与大王琴瑟和协共渡一生,是以不愿意前来,昨晚乘车逃出了虞府。

    临行前,她怕今天清早被公子发现她已经逃走,到时候她逃得不够远,被虞府的人全力追回,功亏一篑,就嘱咐小兰,代替她前来大王府上。”

    项羽冷笑道:“虞家兄妹这是觉得孤王好玩弄吗?”

    林听雨又再深深一叩头,道:“大王,小兰虽是婢子,却一早听闻大王胸怀广阔,英雄盖世,对大王仰慕不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