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988 虞美人(六)
    关键是,这个小丫环胆小怯懦,平时见到严肃的虞老爷,说话都有些结巴。雅文8>  w-w`w=.-y`a·w=e=n-8=.·c`o-m

    这样的贱婢,见到项羽这个西楚霸王,怕是连大气也不敢出的,估计就只有瑟瑟发抖的份。

    她会让项羽满意才怪。

    虞子期这么一想,便献上一脸笑容,试探着道:“没想到大王竟是猜度到了臣的心思。但不知臣昨日送来的女子,大王可还满意?”

    项羽道:“子期虽然与孤王相识不久,却善度孤王之意,你送来的女子确实正合孤王之意。”

    虞子期听项羽这话,心里犯起了嘀咕。项羽说他“善度孤王之意”,是在夸他呢?还是在损他呢?

    虞氏在一旁听得焦急,此时忍不住起身,朝项羽袅娜翩然地行了一礼,行止好似神妃仙子飘渺出尘,让见惯红尘俗世女子的项羽不禁呆了一呆。

    却听虞氏声音好似莺啼,说道:“民女虞氏,参见大王。”

    虞子期见她已经报出“虞氏”,忙解释道:“大王,昨日送来的女子,其实是臣失查,误将婢女小兰送了过来。

    那小兰乃是舍妹虞氏的服侍丫环,因为觊觎大王权贵,所以将我妹虞氏迷倒,穿戴上舍妹的服饰,扣上纱帽,冒充舍妹被子期送了过来。﹏ 雅文8  w=w=w`.-y=a-w-en8.com

    子期因为她戴着遮去面容的纱帽,所以不知真假昨晚见到苏醒后的舍妹才知道真相,故而今天一早将舍妹送到府上……”

    小兰虽然也算是他送过来的,可是小兰受宠,和他的妹妹受项羽宠爱,在他看来,对他来说那完全是两码事。

    小兰就算是虞府养大的,可以前大家都只当她是使唤丫头,甚至虞氏犯错的时候也都是她代为受过,她不恨上虞府就不错了,自然不可能象自己的妹妹虞氏那样帮助虞府。

    “哦?”项羽听了他的话,摸着下巴沉吟起来,“怎么,昨日你送来的女子是个女婢?”

    “正是。”虞子期忙道,“那女婢虽然年纪不大,但野心不小,心思更是了得,竟然为攀附大王而不惜背主,大王若将她留在身边,实在让子期担心。”

    项羽盯着他,沉默不语,眸中神色难以琢磨。他昨晚才认识“小兰”,现在听了虞子期的话,难免会有所怀疑。雅﹎>>文吧 >> w-w=w-.-y=awen8.com

    虞子期接着又道:“小兰既是丫环,行事自然粗鄙,难登大雅之堂。臣更恐其在大王身边,干出让外人耻笑之事,让大王和臣脸上蒙羞,所以不敢令其继续陪伴大王。

    今日一早,就立刻将舍妹送来大王府上。舍妹自小由家母教导,精通闺阁礼仪、诗曲文采,更是自小随家父习武,若能陪伴大王左右,日后定可助大王一臂之力。”

    “行事粗鄙?难登大雅大堂?”项羽冷冷地重复着他的话。前面的话确实让项羽起了疑心,可是当项羽听到虞子期用这两句话形容那个温婉有礼、见识卓绝、与他谈笑风生的女子,立刻就觉得虞子期根本就是在欺骗他。

    虞子期不知道项羽在想什么,便应了一声:“是。”

    虞氏一颗心忐忑不已,她刚才在起身行礼的时候听到系统提示,说是项羽对她产生了两点的好感度。当时她还觉得以自己被系统加持的“倾世姿容”,迷不倒项羽才怪。

    可是现在,她却听到系统提示,项羽对她的两点好感度又消失了。

    此时便听项羽呵呵笑了两声,道:“子期呀,我知道那女子在有些方面确实不如你的妹子虞氏。”说着他凉凉地瞟了一眼仍旧扣着纱帽玩儿神秘的虞氏,“可是,孤王也不是那种只单纯喜爱女子样貌和身体的庸俗男子。”

    说到后来,他的声音突然变得凌厉,吓得虞子期的心不自觉地就吊了起来。

    虞氏更是心中大惊,没想到项羽竟然会说出这种话来。项羽是觉得她只是那种以样貌和身体来取悦男子的庸脂俗粉?

    可是,话虽说得好听,天下的男子哪一个不好色?哪一个不爱身材姣好的女子?虞氏想到这里,就有了主意。

    “大王,”她道,摘下了头顶的纱帽,露出她那张倾城倾国的脸来,“难道大王觉得民女虞氏是只能以色侍君的女子?”

    她也是说得好听。若不以色侍君,现在摘下纱帽露出那美艳的脸来干什么?

    她的身材和脸蛋,都被系统加持过,天下男子见之无不惊艳非常。

    项羽也是如此,看到她那张足可避月羞花的脸,心中立时惊艳不已。

    虞氏看到他看到自己后有些呆滞的眼神,心中便得意起来,脸上却现出羞愤难当的神色来,道:“大王,民女虽不才,但自小受母亲教导,女子当以贤德为重,这点还是知道的。”

    项羽已经从第一眼看到虞氏之脸的惊艳中醒过神来,道:“你的意思是,你很贤德了?”

    一个半夜出逃,让丫环代替她出嫁,根本就不顾丫环代嫁后将要面临的是什么结局,这种女人还敢以“贤德”自居?

    项羽想到这里,就记起昨晚那个小丫环起身以头去撞向床柱的情形。那时候,他虽然拦下了她,可是她的头撞到他的胸膛里时,他都感觉到胸膛的疼痛,可想而知那女子当时撞向床柱时是多么用力。

    他能确定,如果不是他的动作够快,及时拦下了虞姬,他的虞姬现在肯定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再看今天,明明是虞氏自己出逃,让丫环代嫁;现在可好,竟然变成了丫环迷晕小姐,主动扮成她出嫁了。虞子期这么说时,虞氏自始至终都没站出来为她的婢子说过一句话,这样的女人还敢自居贤德?

    项羽不禁扬唇冷笑起来,这兄妹两个真当他是傻子,可以轻易被骗不成?

    虞氏很是理直气壮,朗朗地说道:“三从四德,民女虞氏还是清楚的。”

    项羽仰天哈哈大笑起来,道:“虞子期,还有你……”他的目光冷冷地从虞子期身上扫到虞氏身上,“虞氏,孤王的虞姬是不是迷晕你,故意代替你来到孤王府上,你以为孤王会查不出来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