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993 虞美人(十一)
    那女子目光阴晴不定,可是虞氏却因为关心小兰到底如何而没有注意到,继续追问道:“阿祖,你倒是说话呀,小兰是不是已经拿着刀刺了大王一下?”

    “闭嘴!”女子厉声喝道。

    林听雨却是心中了然,虞氏打的主意果然是让“小兰”做出对不起项羽的事,好让她在项羽那里彻底失去信任。

    女子沉默了好半晌,体内的巫力却又更加强劲地运转起来,同时换了另外一套咒语。

    林听雨很快就发现这套咒语在小兰这副肉身和女子声咒术之间建立起的联系更加紧密。这套咒术明显较刚才那套声咒术控制作用更强。

    可是,那女子所面对的是一个拥有仙魂的人。对于她进一步加强的声咒术,林听雨不但不惧,反倒心中兴奋和欣喜。

    因为她可以利用这次机会,再试一次用无限妙音攻击。

    很快,林听雨就靠着无限妙音精准地捕捉到了这套声咒术的节点,将无限妙音的能量抽出一丝来,再去攻击这些节点。

    这一次,她是将这一丝无限妙音的能量分成几小份,同时去攻击这数个节点。

    虽说她灵魂中可见的无限妙音能量只有一点点,而且抽出这一丝也极细微,但是撞击到那个女子施展的声咒术节点之上,却是轻而易举地一下就将她的咒语与巫力的联系成功撞开,令她的声咒术再度失效。雅文吧 ﹏ w`w-w=.-y=a·w-e-n`8`.com

    不但如此,那正在施法的女子在节点被撞击开的刹那,更是胸口有如被巨力撞击,噗的一下口中喷出一大口鲜血出来。

    “阿祖!”在场的虞氏三人惊呼,全都脸上变色,围拢过来。

    女子一摆手,示意他们自己无事,让他们不要着急。

    “阿祖,到底出了什么事?”虞老爷皱眉急问道。

    女子阴沉着脸,道:“有人破了本座的人偶身咒。”

    “怎么可能?”虞子期惊呼道,“二百年了,阿祖的人偶身咒一直百试不爽。”

    女子道:“不错,我这人偶身咒乃是脱胎于远古巫术,我又修炼多年,不是什么人都能破得了的。那个小兰的身边一定有一个世外高人在帮她。”

    虞氏道:“那个小兰不过就是一个寻常贱婢,什么样的世外高人会帮助这样的人?”要帮助也该帮助她才对。

    女子道:“你懂什么?那些世外高人看咱们凡俗中人,哪一个不是贱婢?在他们眼里,你们这些所谓的贵族,与那贱婢小兰根本就无半分区别。__ _ 雅文吧﹏  w=w-w`.yawen8.com”

    虞氏哭道:“那,阿祖,现在怎么办?难道就任由那样一个贱婢欺辱到咱们头上来不成?”

    女子叹息一声,道:“全怪本座学艺不精,若是我师父能在此地……”说到这里,她那原本阴戾的脸上竟然现出几分神往之色,看来她对她的师父感情相当深厚。

    林听雨心中一动,不知道她的师父在巫术上强到几何?以她现在的无限妙音是否能够敌对?

    “你们暂且先待几日,待本座伤体恢复,便前往幽然山去寻找我师父,请他出山,帮忙收拾了那个贱婢。”女子说完便转身回了古墓去养伤了。

    而虞家三人只得悻悻地唤醒已经沉睡的下人,让他们撤了祭坛,再另行想办法。

    虞氏没想到连自己的阿祖都收拾不了“小兰”,对“小兰”更加恨得牙都痒痒了。

    林听雨有心想要看看那女子师父是何样的高人,对方掌握的声咒她是否也能通过无限妙音破解,所以决定继续不动声色,等待着那位“师父”出现。

    项羽这几天来一直修炼《千古遗书》。

    诚如林听雨所料,他不但可以修炼这部相对较高深的修真功法,而且还颇有天赋,不过就是这几天黑夜修炼,他就已经成功引气入体,步入炼气第一层。

    又过了几天,项羽已经清楚地感觉到灵气对自己肉身的滋养,而导致他肉身上的巨大变化,心中欢喜的同时,对林听雨这个帮他破译《千古遗书》,又助他踏上修仙之途的女子越发喜爱看重。

    这日晚间,林听雨已经开始给项羽讲述《千古遗书》第二卷,这一卷讲述的是筑基后的修炼法门。

    项羽虽然还只是炼气修士,但林听雨想要提前让他了解筑基的一些情况,免得临到筑基前他有些抓瞎。

    “大王,如今你修炼这部古书,踏上长生仙道,若是能如此一直修炼下去,必能寻到永生之法。”讲完这一卷的内容之后,林听雨就循循善诱起来。

    “只是我曾听当初指点我的那位女道士说起过,天下万物,生老病死乃是大势所趋,是必然的事。那些修仙者追求永生实是逆天之举,说是比登天还难亦不为过。

    一个人想要修炼长生仙道,真正得到永生,********苦修也未必能够成功。大王,您如今白天要管理诸多政事,只有晚上才能修行,这……恐怕不利于您修行。”

    项羽看着林听雨,目光直勾勾的。

    这一刻,林听雨突然发现项羽的眸竟是如此的深沉,好似汪洋大海深不见底。这让她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感觉。

    这样的眸,这样的目光,真的好熟悉。好象从很久很久以前,她就曾经看到过这样的目光这样的眸。

    她不自觉地就努力回忆起来,这种目光她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遇到的呢?

    是从上一次穿越?不,应该要早得多,好象是从清宫闲云那个世界里,在康熙的身上……不不,为什么感觉还要久远?

    应该是很久很久以前。

    很久很久以前……林听雨突地想到了一个人,身心俱震之际,竟是情不自禁地就伸出手去捧住了项羽的脸。

    项羽柔声说道:“妃子,这部可令我永生的功法,你又不能修炼。就算我真的能修炼大成,得到永生,可是那时候你恐怕早就不在我身边,我独自一人活着,永生也只会令我承受永远的孤独而已。”

    林听雨仍旧失神,喃喃地道:“不,你不会孤独的。就算我不能长生,却可以转世,你可以来找转世的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