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996 虞美人(十四)
    项羽虽然只是简单地将水杯举到林听雨唇边,却已经敏锐地注意到林听雨看到自己壮硕的身体在脸红,不由得挑起唇角,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 雅﹎文吧 ﹍ w·w·w·.·y`a-w`en8.com

    莫名的,他刚刚还繁乱的心情就好了起来。

    待见林听雨喝过了水,他直接将水杯放到床头上,复又上了床,枕着胳膊悠然地躺着,目光幽幽地落在林听雨那尚还裸露的背上,不自觉就伸出手去,指尖轻触着那光滑如脂的背。

    林听雨居然感觉到他的指尖上吐出一丝又一丝的灵气,被他送入自己的体内,让这副疲惫酸痛的身体竟然慢慢地变得舒服,心中少有的温暖满足。

    她的眼睛微微眯起,嘴角也翘了起来,享受着男子的抚摸。

    项羽突地一下子将林听雨拉得躺回到床上去,开始将指尖的灵力从她颈间、前胸一点一点送入。

    她身上的紫痕在这种灵力流动之下竟然也迅速得到恢复,疼痛的骨节也不再不适,就连两腿间的不适也因他这种特殊的抚摸而变得舒适起来。

    她觉得有一股火从小腹窜了起来,让她的呼吸变得急促。

    身体的不适消失不见,紧接着而来的就是因为**而带来的不适。雅文﹎8 ﹏ w·w·w`.-y=a·w-e=n·8`.-c-o·m

    可是男子似乎没有再占有她的意思,仍旧在轻抚着她的小腿,灵力还在一点一点的送入。

    林听雨想跟他说,她身上的不适已经消失了,她现在很想……

    可是这话她还没胆大到说出口,只是男子轻柔的抚摸不停,让她的****燃烧得越发旺盛。

    “大王……”她轻唤了一声,声音有些沙哑。

    项羽微微地抬眸,目光从她的腿上移到她的脸上,仍旧直勾勾的,深沉如潭,让林听雨有一种要深陷进去永不得解脱的感觉。

    可是林听雨丝毫不惧怕这种感觉。如果这个男人是他,她情愿永远沦陷。

    男人的手突地又回到了她的两腿之间,温柔地摩梭着,让她情不自禁地呻吟了起来。

    她再也忍受不住,伸出双臂来将男子拉到了自己身上,捧着他的脸亲吻起来。

    两人又再欢娱了一番,待到晌午的时候,项羽这才梳洗一番,离开了林听雨的居所,去处理政事去了。

    林听雨好好地睡了一觉,醒来就见日已西沉。雅文吧  w`w·w·.`y-a`w`en8.com

    盯着敞开的窗外那轮即将下沉的红日,林听雨有一瞬间的茫然。她睡了多久?怎么都快到晚上了?

    “你醒了?”床边的椅子上,正在看书的项羽开口问道。

    林听雨看向他,脸上仍旧有茫然一闪即过,道:“大王,我……我睡了很久吗?”

    “嗯。”项羽淡淡地道,“睡了很久。”

    “哦。”林听雨无奈地应了一句。

    她记得项羽曾经要了这副身体好几次。

    但,项羽向来如此,这对于她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也不算什么大事,并没有让她产生什么怀疑。

    她不记得的是那些于她来说极为重要的事。甚至她还觉得项羽在占有这副身体时,她都一直躲在控鬼符里……

    晚上,她仍旧给项羽护法,让项羽修炼《千古遗书》。她的冥识却有了发现。

    虞府禁地里多出来一个须发皆白的老者。

    那个被虞家人称为“阿祖”的女人对这个老者极为恭敬。

    林听雨猜测这就是那个女人曾经提起过的“师父”。

    这个老者看起来鹤发童颜的,有如世外仙人,可不似他的徒弟——那个女人一般,最初浑身多处腐烂,活象死尸。

    不过,就算外表与徒弟不同,但是他明显也无法容忍自己的徒弟被人欺负,得到徒弟毕恭毕敬对待的同时,他也答应了徒弟的求助。

    两天后的一个深夜,林听雨发现虞府中的祭坛又建了起来。她觉得自己有机会再试试自己的无限妙音的攻击之术,心中既有跃跃欲试的激动,又有不知道这次试功是成是败而带来的忐忑。

    果然,子时一到,那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就带着他的女徒弟飘然飞至祭坛之上。

    与前一次女子施法不同,这次虞府的三个人都不在现场,而是留在厅里等消息。大概是女子的师父在自己施法时不喜欢他人在场吧。

    女子将写有小兰生辰八字的帛交给老者,老者拿在手中径直将之抛入香炉之中,任其被香炉中的火星点燃、焚毁。

    而在这帛书焚毁的过程中,老者已经手持一把晶莹剔透的古剑,口中嗡嗡地诵念起古涩的咒语。

    林听雨发现这老者所念诵的咒语与那日女子念诵的咒语相同,就连巫力节点也是相同的。林听雨立刻抽出一丝无限妙音,径直去撞击咒语与巫力连接的节点。

    让林听雨惊讶无比的是,她的法力在撞击到节点之时,她的无限妙音竟然清晰地捕捉到“嗡”的一声,就好象手突然弹到崩紧的皮筋上发出的声音。

    她感觉到无限妙音攻过去的一丝法力被弹了回来。

    而那个白发老者在她攻击失败后,嘴角上扬,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

    对方明显已经感觉到了她的攻击。

    林听雨也扬起嘴角,露出一丝冷艳至极的笑容。刚才她所用的无限妙音,只是她灵魂中的一些微,这一次她将无限妙音的能量提升到两倍以上,再度朝她刚才攻击的那个节点攻击过去。

    而且这一次,她可不是试探性地慢慢攻击过去,而是噗的一下极为迅速地攻击到那个节点之上。

    便见那祭坛上正在施法的老者身体突然晃了晃,脸色有些苍白,口中停止了念咒之时,嘴角也一注鲜血流了下来。

    “师父……”那在旁边护法的女子惊呼了一声,没想到自己的师父面对那个世外高人,居然也受伤了。

    “没事。”老者淡淡地说道,摆摆手,然后抬袖拭去嘴角的血,“是为师太轻敌了。你且安心退到一旁吧。”

    林听雨见他如此淡定,猜想这老者必定还有厉害的后招,心里有些惴惴的同时,也将更多的注意力都集中到虞府祭坛之上。

    老者再度施法,这一次他所念诵的咒语与女子两次施法念出的咒语皆有不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