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012 天才女官(十一)
    图腾卡特看了看满身是尘土、形象极为狼狈的蓝,再看了看她手里小心递过来的两盒千行茶。>﹍雅﹏文吧  w-w·w`.-y=a`w-e·n8.com

    盒上不染纤尘,可见刚才被蓝极为小心的护着。

    任何一个男子看到这一幕,怕是都要有些心动吧。林听雨无奈地想。洪波拉去挑战皇室长老者中的强者,虽然是临时起意,可是却无巧不巧地帮了蓝一把。

    图腾卡特“嗯”了一声,接过蓝手中的千行茶,什么都没说就进了长老宫。

    他虽从始至终脸上都没有一丝表情,可是他接过茶的举动,已经说明在他心里对蓝今天的举动有了触动。

    林听雨也很清楚地听到了系统提示音:“恭喜你哦丘比特小姐,你今天这样的行为让图腾卡特非常感动。

    你在任务目标心目里的好感度已经迅速上升,达到了七个点,估计再有两件或者三件事让他感动一下,你这次的任务就能成功完成了。”

    虽然对洪波拉近乎幼稚、且给自己的任务带来麻烦的行为很有些无语,但林听雨也不敢真的就去抱怨洪波拉。

    她继续修炼她的木隐术。雅文8  w·w=w=.-y=a`w=e-n-8-.`com反正蓝-丘比在图腾卡特心目中的好感度刚刚到七点,她还有机会扳回。

    估计是身带木灵的缘故,再加上这个肉身本来就是极为适合修炼木系魔法的天才体质,林听雨的木隐术很快就小有所成。

    只要有木质的东西存在,她就可以借之来令自己隐去身形。哪怕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木杯、木签等等,都可达到相同的隐身效果。

    她虽有木灵在身,可以直接借之隐形。不过她并不想轻易向外人展露这个宝物,因此在妆台里翻出一套木制的手饰带上了。

    这套手饰包括项链、手镯和发簪,足够林听雨用的了。

    天亮了,林听雨早晨当值。洗漱装扮一番,吃了点早餐,她就乘坐着切尔夫驾的马车前往皇宫了。

    除了皇室成员的马车,其他家族和官员的马车都不准进入皇宫。所以,无论是参加宫廷宴会的贵族,还是象海仑这样经常出入宫廷的女官,他们的马车都会停在皇宫外。

    林听雨下了马车,脚下精美的皮鞋哒哒地踏在石板地上,礼服的裙摆轻指着地面,摇曳着,与她一起步入这个西式的宫廷深处。雅文吧  w`w·w·.`y-a`w`en8.com

    她中途路过厨房,闻到厨房里正在做的早餐发出的饭香,不由得灵机一动。当天傍晚,她交班之后就匆匆地离开了皇宫,径直回了贝尔特府。

    贝尔特家族可谓家大业大,内又分大小不同的数个分支,甚至连家庭内部都有私开的坊市,可以给家族成员提供赚钱、搜集修炼资源的地方。

    当然这种坊市肯定不如外界的修炼坊市那样东西齐全、种类众多,但常见的修炼资源和魔兽肉、魔植等物还是有的。

    这让林听雨在很短的时间内就搜集到了她想要的东西。

    三天后,林听雨又是轮到了早班,一大早就进了皇宫。

    皇后还没进早餐的,林听雨进来服侍,先是朝她恭敬地施了一礼,道:“皇后陛下这两天的脸色似是比前两天好些了。”

    皇后一听,就无奈苦笑道:“好孩子,我知道你想安慰我,可是我这身体,我自己知道,哪里就好了?这些天,连饭都有些吃不下了。”

    林听雨这几天都在近身服侍她,哪里不知道她的身体一天不如一天?此时便道:“陛下真会说笑。您不想吃饭,那是这些东西吃得太多了,都吃腻味了。要是有份没见过且又好吃的饭食摆在您面前,您说不定立马就狼吞虎咽了。”

    皇后啐了她一口,笑道:“你这丫头,尽在这儿哄我开心。我哪在说笑,分明是你在说笑。”

    林听雨抿嘴笑道:“陛下,我可不敢在您面前乱说,我说的都是真的。我今天就给陛下带了一份您见都没见过的饭食,说不定吃过以后,您就爱上它啦。”

    “哦?”皇后听罢不由得惊讶了一下。

    这些宫廷女官基本上都是出身贵族的小姐,简单的服侍,或者陪着她看书、修炼、聊天解闷等等都没问题,可是下厨房做饭这种事都是由普通的宫女来做的。

    以海仑的身份和天资,早在十三岁刚被选为宫廷女官后不久,就被贝尔特家主赐了一枚纳戒。

    此时,她就把自己准备好的食物从纳戒里拿了出来,摆在皇后面前的餐桌上。

    她准备的食物,都是一些中式的素食,在这个西方世界,做这些食物的食材虽然不少见,但是真正会这么做的人却很少。

    林听雨仔细分析过皇后的身体状况,所以列出一整套调养身体的药膳食谱。只要皇后能够按她这个食谱进食,身体就算无法恢复到年轻时候的健康强壮,但也不会一直象现在这样孱弱,还经常闹病。

    皇后看到桌上摆着的三个盘子的食物,扑鼻而来阵阵菜香,却是让她食指大动。

    “皇后陛下,可先请验毒。”林听雨说完就抬头朝另外一个守在一边的女官瞧了一眼。

    那女官立刻上前来,用银针试了试盘中的菜,并且她每一样都先尝了一口,确定无毒后就朝皇后点了下头。

    然后她就忍不住朝林听雨深深看了一眼。

    她既是宫廷女官,自然也是出身贵族,却从没吃过“海仑”现在拿出的这种菜式。它们的味道清雅芳香,吃在嘴里清淡却不失甜美。

    若非受过了好的教育,拥有极高的教养,刚才她吃到这些菜式时,说不定就会直接表现出异样了。

    皇后已经开始用勺子吃起盘中的菜来,先是浅尝了一口,接着便吃了近一个小时。她虽没说什么,也吃得相当优雅,可是,一向吃得很少的她将盘中的菜都吃了大半,可想而知她对这些菜是喜欢还是不喜欢了。

    吃过之后,她用餐巾优雅地拭了拭嘴角,道:“海仑,你这些菜都是从哪儿弄来的?我吃着味道极好,与咱们平时吃的东西大有不同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