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016 天才女官(十五)
    两人谈话的功夫,林听雨的无限妙音发现了一道熟悉的灵魂波动。﹎_ _﹍ 雅文8  w·w·w=.-y=a·w·e·n`8.com她立刻计上心头,偷偷利用冥识干扰了切尔夫的意识,让他改变了一下行进路线。

    马车虽仍旧往贝尔特府邸行进,但已经拐上了另外一条大街。从这里拐去贝尔特府,虽然比原来的行进路线稍微绕远,但好在街上行人少,马车比较容易行进。

    马车里,听了林听雨的话,辉特不由得一怔。

    他没想到虽则大长老嘱咐过暂时不要将他收亲传弟子的事说出去,因为他还要观察梅杰-霍恩一段时间,看看这丫头的禀性是否合自己的意;可“海仑”还是知道了这件事。

    这件事无论是大长老还是梅杰以及他自己,都不曾往外说一个字,“海仑”之所以会听说这件事,八成是图腾卡特告诉她的。

    以图腾卡特的能力,探到大长老收徒的事并不奇怪。

    此一时彼一时。

    海仑在时,辉特选择了梅杰,那是因为梅杰身后有大长老;可此时,林听雨身后还有更强、对皇室更有话语权的图腾卡特,辉特说什么也不可能象上一世那样,轻易就做出决定,将“海仑”抛弃了。雅文8  w·w=w·.=yawen8.com

    他道:“海仑,我之所以将梅杰引荐给大长老,是觉得她的魔法属性正好与大长老相符。

    而大长老也一直在寻找适合同时修炼水火这两种属性魔法的子弟,想要收入门下,所以我才会成人之美,将梅杰带到他面前的。

    而且,大长老虽然决定将梅杰收为亲传弟子,但是他还想再观察一下梅杰的性情,所以梅杰是否真的能够在大长老门下长久待下去,还是未知数。”

    以梅杰-霍恩的手段,不把大长老哄得团团转才怪。林听雨心道。

    辉特此时跟林听雨说话,已经不象海仑在时那样毫无顾忌,张口闭口地夸赞梅杰-霍恩乖巧、大度、温善等等。

    其实梅杰-霍恩骨子里奸诈狠辣得很,不然她成为皇后之后,也不至于提议辉特灭掉整个贝尔特家族。

    不过,在此之前,她确实表面上一直都表现得乖巧温善,给人一种很亲近很和善的感觉。辉特有没有透过这个表相看出她的真面目,就不知道了。

    但在林听雨看来,辉特和梅杰这两人,其实很有些臭味相投,都是表面和善温良,骨子里却心狠手辣的主。雅文吧  w`w-w=.-y·awen8.com所以他们两个配成一对正合适。

    见林听雨沉默不语,辉特又道:“海仑,你一定要相信我。我心里从来都只有你一个,已经不可能再容得下另外的女人。”

    林听雨叹息一声,道:“辉特,别怪我吃醋,前些日子你张口闭口地,说的都是那个梅杰-霍恩的好,我心里总觉得有些不舒服。”

    辉特一颗心放了下来,暗道:“果然只是吃醋。这个海仑,还是爱我至深啊!”他笑道:“傻丫头,你也太没自信了。那个梅杰-霍恩再好,可也没办法和你比呀!”

    当辉特刚刚觉得自己和“海仑”已经消除误会,就要恢复到原来的亲昵状态时,马车突然停了下来,外面还响起切尔夫极为烦厌的声音:“怎么又是你?你又来讹我家小姐啊,快走开,上回给了你一个银币,怎么还不知足?”

    林听雨心中好笑,这个梅杰-霍恩,看到她的马车,果然忍耐不住,再次上来劫车了。

    上一次,梅杰-霍恩“不小心”差点撞上马车,一味地假装道歉而引来车主的误会,赏了她一枚银币之后离开,这必定让梅杰自尊心大受打击,觉得对方这种做法侮辱了她。

    只是如果她是个温善的人,知道此事误会,多半会就此不了了之,这次看到这辆马车,就该远远地避开。

    可是她却没有这么做,而是再次拦下了马车。

    林听雨猜测的不错。如今的梅杰-霍恩已经是皇室大长老的亲传弟子,就算是因为时间短,还没得到大长老百分百的信任,但肯定也从身高位重的师父那里得了不少赏赐。

    此时的她,身上穿的早就不是那种贫民才能穿得起的粗布麻衣,而是漂亮精致的裙装。

    只是她这身打扮拦下马车,虽然让切尔夫愣了一下,但也很快就认出这个女人就是上次拦下他家小姐的马车讹去一枚银币的那位,所以立刻就愤声喝了出来。

    梅杰冷笑一声,道:“你这个车夫真有意思,从哪儿看出我是来讹人的?我只是想见一下你们马车的主人,还回她上次送上的银币而已。”

    这话说得相当有“傲骨”,给人一种高不可攀的感觉。

    林听雨心中好笑,她刚穿越过来那会儿,心想海仑也没想过要再爱上什么人,和人共度余生什么的,所以决定冷傲地面对那些海仑旧时的追求者,让他们知难而退。

    可是没多久就因为系统的出现而不得不放弃冷傲的面孔了。林听雨想到这里,觉得自己其实真是没啥骨气的人。

    此时感觉到梅杰和上次见她时态度上有很大转变,林听雨就觉得玩味起来。不知道这个梅杰的冷傲态度能持续多久?

    切尔夫听她说还银币,便从头到脚打量了一下梅杰。他早就发现这女人身上的衣服换了,此时便不冷不热地道:“怎么,你这个女人是不是做了哪家大人的情妇,居然敢跑到我家小姐的马车前耀武扬威?”

    不能怪切尔夫会这么想,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从一个贫女变成一个身穿贵族服饰的女人,实在让人会不自觉地产生很多联想。

    梅杰登时气得脸色通红,挥起手来竟是要对切尔夫施展魔法。

    辉特其实早就听出了外面的女人声音是梅杰-霍恩。

    他不知道梅杰-霍恩和切尔夫之间有什么瓜葛,但觉得梅杰-霍恩那般乖巧和善的人,不会没事找事的,多半说两句话就会离开,而他又怕“海仑”误会,所以一直没吭声。

    此时他感觉到外面有魔法波动,立刻醒悟梅杰-霍恩竟是在酝酿魔法,打算攻击切尔夫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