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026 天才女官(二十五)
    皇帝道:“可是图腾卡特长老,梅杰是不可能知道传送阵停下时可能要面对什么的。﹍  >>雅文吧  w·w·w·.=y=a·w=en8.com而且,她也不可能控制传送阵停下的地点。”

    能够做到这些的,就只有拜特家族的中坚人物。

    辛特尔加嘴角抽了一下,道:“皇帝的意思是,我会用这种幼稚的方法去害辉特——一个小小的五级魔法师?”这分明是对圣域魔法师的羞辱。

    皇帝忙道:“不敢。我只是觉得这事有蹊跷。”

    阿尔克猜想接下来,众人就会要求把那个还在魔法宫安心参加考核的梅杰给抓来。

    这个小贱人,把辉特推出去当炮灰,她一定以为辉特一死,就是死无对证了,谁想“海仑”天性纯善,一听到辉特惨呼就不惜浪费自己这次考核机会而跑去救了他。

    要是等梅杰被带到图腾卡特面前,这小贱人保准会象推出辉特那样把他给推出来。虽然他已经将实情暗中告诉了皇帝陛下,可是谁知道皇帝会不会借机狠狠打压大长老,把他拉下垫背也未可知。

    阿尔克衡量了一下轻重,就站了出来,噗嗵一下就给图腾卡特跪了下去,将他受梅杰勾引、改了传送阵的停止点一事如实招来。雅文吧  w`w-w=.-y·awen8.com

    他虽没特别指出他先前猜测的,梅杰想奸害的应该是“海仑”,不过大家都不是傻子,他能想明白的事,别人也能想明白。

    所以图腾卡特听了他的话,顿时以一种非常明显的“还好你退出的及时”的眼神深深地看了一眼林听雨,给在场众人留下了无限遐想。

    图腾卡特以他强大的魔法能力伸手就在那个名为宫廷记录仪的镜子上一抓,原本正在特比尔魔法宫中进行考核的梅杰-霍恩居然就这样被他抓了出来,现身在众人眼前。

    她一时间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满脸茫然惊惧地看向周围,待发现自己民居然莫名其妙地回到了魔法宫门外,她脸上便是一惊,随即又看到躺在地上,已经少了半边身子的辉特,更是惊慌失措。

    她看到周围许多她无法探出修为的强者正在以极为严厉的目光瞪视着她,似乎想要直接将她生吞活剥一般,心中害怕得要死。

    她看到了大长老辛特尔加,赶紧娇弱万分地唤了一声:“师父,出了什么事?我怎么会在这里?”

    辉特顿时咬牙切齿地吼道:“梅杰-霍恩,你干得好事。﹏> _ 雅文﹎吧>  w`w-w·.-y=a`w-e-n8.com”他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可惜他伤势沉重,再加上失血过多,此时虚弱得很,这一激动,竟是眼前一黑,复又晕死了过去。

    辛特尔加脸色好不难看,轻咳了一声,冷冷地道:“梅杰-霍恩,你乱叫什么?谁是你师父?”

    如今图腾卡特插手这件事,他可不想为了这个刚刚收了几个月的徒弟而得罪这个拜特家族中的第一人。

    听了他的话,梅杰脸色忽青忽红的,连连变色,心中更是惊惧万分。

    她原本以为辉特必死无疑,魔法宫考核本来就危机重重,死几个人是必然的,就算辉特是皇子也不会例外,到时候死无对证,谁知道是她把辉特当炮灰才致使辉特丧命的?

    谁知道辉特居然能在雷怪兽口下逃生?

    她已经看到了“海仑”,纳闷这个女人明明已经和他们分道扬镳,怎么也会出现在这里?

    “师父……”梅杰娇声唤道。

    忽地就听一道冰冷且威严的声音打断她:“梅杰-霍恩,你害得我儿子辉特变成这副样子,以为大长老还能护得了你吗?大长老今天若是为了你一个外姓女子,不给我拜特家族子嗣一个公道,自今往后,我拜特家族还有谁敢奉他为大长老?”

    说话的是皇帝尼古拉。

    梅杰心知不好,赶紧说道:“这位前辈,您说什么?我害辉特变成这副样子?您开什么玩笑?”

    她当然不会乖乖承认自己干的好事。

    阿尔克道:“梅杰,你就都招了吧,图腾卡特长老在这里,谁说谎都逃不过他的法眼。”

    梅杰瞪视着他嘴角抽了几下。她自然已经想明白阿尔克已经把事情全盘招供了。只是她还一时无法相信。

    图腾卡特冷冷地开口道:“你到底做过什么,是你自己招认,还是让我调出你脑中的记忆在众人面前显现成影像?”

    一番话让梅杰-霍恩惊悚万分。

    别说是她了,就连穿越过好几个世界,见识过诸多强者的林听雨也都不免惊愕。

    调取别人的记忆,这种事并不稀奇,就连林听雨也干过。可是,将别人的记忆显现成影像给众人看,这怎么能做到?

    辛特尔加看到梅杰-霍恩惊恐非常地立在那里发抖,脸色惨白,就知道这孩子的形势已经无法逆转,当下朝图腾卡特施了一礼,说道:“图腾卡特长老,这孩子虽然在我门下待了几日,我也确实传授过她一些魔法。

    只是因为认识这孩子时日尚短,不知道她品性如何,所以我还并没有真正确定要收她为徒。

    没想到她今天竟然做出这种奸害我族子嗣的祸事。此女该如何惩治,还请图腾卡特长老决断。”

    图腾卡特淡淡地道:“有道是血债血偿,既然是她想利用雷怪兽来害人,那就将她也扔到雷怪兽洞里,是生是死,且看她自己的造化吧。”

    “什么?”梅杰吓得面无血色,“不!你们凭什么这么对我?师父,救救我,救救我……”

    阿尔克已经上来将她缚住,她再挣扎再求救也无用。

    “阿尔克,你怎么可以这样无情地对我?你就不想想我对你的好?”梅杰道,气得眼泪直流,再加上心中害怕,抖得厉害,声音早就变了调。

    阿尔克道:“抱歉,我担心自己也象辉特那样,变成你奸计失策后的炮灰。”说完已经将梅杰推上了魔法宫的传送阵。

    传送阵晃动两下,梅杰就已经到了雷怪兽洞口。她不待脚下立稳转身就逃,可是,奇怪得紧,无论她往哪个方向逃,都被一层结界阻隔着,根本就逃不出五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