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033 草仙(一)
    林听雨好不怪异地盯着常无忆看起来。雅>文8﹏  w-w·w-.`yawen8.com

    说实在的,她真的不能不怀疑是他教展无影说的那些话,因为除了自己和他之外,这些日子,展无影根本就没接触过别人。

    可是,她又找不出合理的理由说服自己,常无忆管这闲事干嘛?

    “你这么看我干什么?”常无忆问道。

    林听雨讪讪地道:“没什么。”她还是没办法百分百地确定,常无忆会教展无影说那些话。

    会不会这孩子的爸爸回来了,只是她不知道,所以……想到这里,林听雨心头顿时一热,眼圈都不自觉红了。是啊,会介意楚飞的,会在意展倾绝打不过公孙幽慧的,最有可能的就是展拓啊!

    可是,林听雨又找不出理由,如果展拓回来了,为什么不现身与她见面?

    又或者,其实是影教的展无影说的那些话?可是,影不是有事离开了么?他回来的话,林听雨不可能不知道。

    一时间,林听雨心绪复杂,一会儿想展拓到底回没回来,一会儿又想到底是谁在暗中教他的儿子,竟然有些烦乱难捱。

    她抱着展无影回到床上去,将孩子放到床里头,免得他乱动一不小心就摔倒床下,结果这孩子很自觉地,盘起小腿再次入定了。>> 雅>文8_﹎  w=w`w=.`y=a=w·en8.com

    “你好象心思很不平静呢。”常无忆说道,语气里莫名地带了几分酸溜溜的感觉,是不是接到那份喜帖,心里不太高兴?这话他是没说出口,就是心里别扭着,一张俊美的脸沉得快要滴出水来了。

    林听雨因为心事重重,也没注意到他语气有些不对,便道:“有些事想不明白。”

    常无忆道:“什么事想不明白?”不待林听雨回答,他就又道:“你现在最应该想的,就是如何打开你身上那些有益于你修行的窍穴,其他的事都应该放到以后再想。就象那个……”

    他到底还是忍不住,指着喜帖,说道:“那玩意儿的事,你还是等以后再想吧,这么着急上火干什么?”

    林听雨好不怪异地看了一眼常无忆,从哪方面看她是在为那喜帖着急上火了?再说,她为什么为张喜帖着急上火呀?

    常无忆的思维,她自觉自己一向理解不了。在她看来,这位就是个能力无穷尽、见识无穷尽、可是情商却低得无限接近负数的家伙。雅文﹎8 ﹏ w·w·w`.-y=a·w-e=n·8`.-c-o·m

    不知道是不是被林听雨一脸不以为然的表情给刺激到了,常无忆心里极不舒服,他突地伸出手来在林听雨头顶上轻拍了一下。

    林听雨就觉眼前一黑,下一瞬,她眼前居然就只见一片茫无涯际的草原。

    最让她无奈的是,她的视线所见,还超不出两米,就被眼前丛丛密密和草窠给挡住了。

    她能闻到风中传来的花香气息,还伴着青草味儿。她能听到头顶很高的地方响起的鸟鸣声,叽叽喳喳的。她能感觉到有阳光照射到自己身上,但是是穿透斑驳的树叶……

    她又听到常无忆的声音,却较他以前说话时的声音冰冷许多倍:“这是洪荒异界。你在这里待一段时间,好好体会体会,是否能够找到对你有益的窍穴,就要看你自己的了。”

    林听雨终于后知后觉地知道,敢情她是被常无忆那混蛋强行送到了另外一个时空。

    话说回来,既然是另外一个时空,而且她的肉身还没达到可以穿越时空的阶段,那么,她现在仍旧是魂穿了。那她现在穿越到的肉身是什么?

    最让林听雨恨得牙直痒痒的是,她现在虽然还保存着自己清晰的意识,可是,她在花花世界执行任务时所得到的所有能力都没有了,只有一个神灯技能——无限妙音还跟着她。

    另外,她不能说话,无法表达出自己的想法。就好象她很想叫一声:“常无忆,我问候你十八代祖宗!”

    可是无论她怎样努力,她就是喊不出来。

    还有,她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手和脚,四肢也没有,更让她无奈的是,她的无限妙音都听不到自己有心跳声。风一来,这副小身板还会随风摆啊摆的。

    如今,就算是她的仙魂应该有的探查能力也没有了,也不知道那个常无忆到底对她干了什么。

    她只能利用无限妙音仔细检查自己和周围,终于有点无可奈何地确定了一件事。

    貌似她现在成了一片密林深处最普通的一片草丛里的一棵最普通的小草。

    小草虽然有旺盛的生命力,可是意识却非常微弱,林听雨费劲了半天,才隐约地捕捉到这株小草传递出的意识——

    那就是不断地向上生长,希望有一天象旁边的小草那样开出一朵小花来,希望有一天能象旁边那丛荆棘一样高,希望有一天能象旁边那株刚刚新生出的小树那样能留下一片树荫……

    林听雨终于明白,小草虽然很小,但也有着它自己的愿望和奋斗目标,而且为着这个愿望不惜努力终生。

    正当林听雨要去思考常无忆把她留在这里时说的话时,突地就听“汪汪”两声叫,然后就是一大片阴云骤然出现,挡住了照在她身上的所有阳光。

    下一瞬,让她无法忍受的剧痛传遍了全身。

    一只“庞然”的怪兽从荆棘丛后面跳出来,蹄子很不长眼地踩到了一株小草上。

    很不幸,这株小草就是林听雨所在的肉身。她感觉到自己原本随风而扬的身体象是被泰山压顶一样迅速倒在尘埃里。

    不但如此,身上一无处不是剧痛,痛得让她很想大叫,很想大声咒骂。

    好在她又听到“汪汪”两声,压在她身上的那只蹄子已经向前窜去,然后就是窸窸窣窣的草丛涌动的声音。

    “该死的狗!”林听雨心中暗咒了一句,努力地想要把自己被压得倒在尘埃里的小身板再挺起来,可是,身上的痛仍在,她试了几次都因为疼痛难忍而不得不终止。

    好在阳光再次照射到她身上,让她感觉暖洋洋的。身上的痛苦也因此消减了许多。

    小草一向都有旺盛的生命力,待到第二天,林听雨就发觉这株肉身已经能够重新挺起来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