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043 草仙(十)
    冥王功法她想要就得重头开始修炼。>雅文吧  w·w-w·.·yawen8.com

    而且,想要修复子钰的灵魂,还得要太阳守魂经,可这副小草的肉身能否修炼这部功法,还是个大大的问题。

    林听雨又满脸好奇地问道:“对了,您方才说,有和他同属性仙灵的仙家就那么几位,不知道都是哪几位啊?”

    太白金星回头纳闷地看了她一眼,道:“都是别人的事,你打听那么清楚干什么?”

    林听雨笑道:“好奇呗!”

    太白金星道:“告诉你也无妨。反正这事天庭许多仙家都知道,并不是什么秘密。这仙灵,就跟根骨相似,是可以通过血脉遗传的,所以,与他仙灵属性最为相合的当属玉帝的仙灵了。”

    林听雨道:“原来玉帝和他的仙灵最搭。这么说,大皇子、二皇子和几位公主,其仙灵的属性也和三皇子相符了?”

    太白金星摇了摇头,道:“这三皇子昔日在天庭,也是数一数二的强者,他的仙灵也是极强的。如今想要恢复他的灵魂,就必须找到一个与他昔日仙灵强度相仿,最好是还要更强的仙灵才可。”

    林听雨道:“那您的意思是……”

    太白金星道:“几位公主从小贪玩,不谙修炼之道,当然,天庭又不需要女人去出征,所以她们的仙灵一向不强,除了玉帝之外,就只有大皇子、二皇子还有……”

    见他迟疑,林听雨便靠近他,低声问道:“还有谁?”

    太白金星又发扬了他谨慎行事的风格,打眼扫了一下四周,见无人才放开胆子在林听雨耳边说道:“还有就是那位……”

    “谁呀?”林听雨纳闷道。雅文8  w`w=w-.=y-a=wen8.com

    太白金星无奈地咂吧下嘴,道:“王母啊!”

    林听雨奇道:“不是说三皇子并不是她所出么。”

    太白金星道:“虽然三皇子并非她所出,但她与玉帝已经相伴亿载,仙灵属性已经被玉帝同化,无限接近于玉帝的仙灵。”

    “哦。”林听雨点头说道,沉吟起来。

    这老头儿可能是觉得自己说了太多天庭的事,能说的不能说的,反正他都没管住自己的嘴,全都说了。

    此时见林听雨不再好奇宝宝一样揪着这个话题不放,便趁机转移话题,道:“我都给你讲了那么多天庭的事,你也该跟我讲讲十万大山里的事吧。﹏ 雅文8  w=w=w`.-y=a-w-en8.com”

    “十万大山?我不了解呀。”林听雨坦承地说道。

    太白金星一听不乐意了,他哪里知道林听雨出道才两年多,对于茫无边际的十万大山,真的了解得不多。他哼道:“你这女妖怪,心眼忒多,哄得贫道讲了许多天庭的事,你对十万大山的事却只字不提。”

    林听雨无奈道:“老倌儿,我说的是真的。数千年来,我就没离开过自己闭关的洞府一步,一直都在苦修。后来觉得日子这样过下去也太无聊了,就出关去寻周边的妖怪们打架。谁知道打到现在,也没遇到个象样的对手。”

    这话不尽属实。不过,她也只能这么说了。

    她总不能说她是为了引起天庭的注意故意收服了十万大山的半壁江山,收服之后又根本没有心思管理,所以对于十万大山的事始终知之不多吧。

    太白金星好不怪异地看了她一眼,咂吧好几下嘴才怪道:“啧啧,你听听,找周围的妖怪打架,可是打到现在也没遇到个象样的对手……你知不知道你麾下的那些妖怪,有许多都是令天庭头疼的大妖?”

    “是么?”林听雨狐疑地道。她是真的不相信。

    她只是喝了一壶千年醉而已。可是每次王母娘娘的蟠桃会都会拿出千年醉来招待上仙们,喝过这种酒的上仙肯定不少。

    她不过是靠着这壶千年醉提升了根骨,照此推算,那些喝过千年醉的上仙们必定也都是根骨奇特,想要打败下界的那些妖怪,应该都不在话下。

    她道:“想来天庭也没派过真正的强者去收服那些妖怪吧。”

    太白金星又再转头好不怪异地看了她一眼。

    这一次,除了目光透着怪异之外,林听雨还注意到他的眸突然变得很深,让林听雨不能不警惕这老家伙是不是在盘算什么。

    林听雨一直忌惮着太白金星的实力,除了用无限妙音探查过他的灵魂之外,并不曾运用自己的仙识去探查对方。

    此时她犹豫了一下,仙识还未探出体外便又收了回来。如今她活着,不仅仅是为了她自己,还要想办法治愈子钰。

    就算子钰不是展拓的转世,可是此人因盗千年醉而获罪,而他将盗来的千年醉尽数浇灌了林听雨,让林听雨得以开花,仙魂中的窍穴被打开若干,助她在修行大道更进一步。

    单凭这一点,林听雨就必须得偿还子钰的恩情。

    更何况,林听雨现在能够百分百地确定,子钰就是展拓的转世。她更加不可能对子钰置之不理。

    她谨慎地没有利用仙识去探查太白金星的实力,而是默默地跟在他身后,继续朝慢悠悠地朝南天门走去。

    慢慢的,有一个计划在她脑中逐渐成形。

    半晌过后,两人已经接近南天门,太白金星道:“你这小丫头,怎么突然安静下来了?”

    林听雨知道他的意思是,她怎么不象先前那般问这问那了。只是她装糊涂,噘着嘴巴道:“我真的不了解十万大山。”

    太白金星无奈地呵呵一笑,道:“我不是在怪你不给我讲十万大山的事,我是说你刚才不是还说要跟我讲话解闷么?怎么这么半天都不再吭一声的?”

    林听雨瞟了一眼南天门,道:“快要进入南天门了,我有点紧张。”

    实际上,刚才这么半天,她一直在暗中修炼一部功法——读心术。

    读心术很特殊,修炼起来极为容易。但是,它有一个亘古不变的规律,就是只能探到实力比自己弱的人的心中所想,凡是强于自己或者实力与自己相当的人,都无法探出其心思。

    林听雨打算利用读心术来探一下对方的虚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