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045 草仙(十二)
    说完,她又一脸和蔼亲近地对林听雨说道:“快快起来吧,别在那儿跪着啦。﹎> 雅文﹏>吧  w`w`w·.`y=a`w`e`n-8`.=com”

    林听雨依言起身。

    玉帝仍旧一脸严肃,道:“听太白金星所讲,你愿意归顺我天庭?”

    林听雨忙道:“天庭乃是天地之主,臣虽出自十万大山,但也理应归天庭管辖,归顺天庭乃是大势所驱。”

    “如此甚好。”玉帝道,此时他脸上才现出淡淡的笑容。

    王母道:“没想到你虽是女妖,却很识得大体。”

    玉帝点点头,也赞同地“嗯”了一声,又道:“你打算什么时候收服十万大山中剩下的半壁江山?”

    王母附和道:“是啊,听说你已经打开了狐歧山附近,却在近半年内都未再动一兵一卒。”

    林听雨心中一动,这才明白,敢情天庭急着让她去收服十万大山,是为了狐族。多半是为了狐王胡云吧。此人和子钰交好,子钰被逐下界,肯定还和胡云多有来往。

    王母会急着收了狐族,林听雨能够想明白;但是子钰是玉帝的儿子,他怎么也这么着急呢?难道他就不担心没了胡云的照顾,失去仙灵的子钰在下界难以存活么?

    林听雨虽然脑中念头急转,表面上却神色如常,答道:“陛下,娘娘,你们可能有所不知,那狐歧山万狐洞地势复杂,里面的路径千头万绪,跟个解不开的死疙瘩似的。雅文吧  w`w·w·.`y-a`w`en8.com我若轻易发兵,恐会全军覆没。”

    玉帝则道:“万狐洞虽确有地势上的优势,但只要擒了那个狐王胡云,不信那狐族敢不臣服。”

    林听雨脸露难色,道:“那胡云修行数万载,法力高深莫测,再加上他占据着地势上的绝对优势,臣恐短时间内难以将他拿下。”

    听到这里,玉帝微微转了一下眸,与那太白金星四目一对,彼此顿时心领神会。玉帝是想起太白金星先前所说的这女妖并不知道自己法力之强的话来,如今看来太白金星所讲的不差。

    林听雨见他二人的互动看在眼里,却假装不知,露出几分忸怩之态来,道:“陛下,娘娘,臣有个不情之请,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王母奇道:“哦?什么不情之请,且说来听听。”

    林听雨道:“我见这天庭仙气深厚无比,与我修行分外有益,不知道可否容我在这仙境修炼一段时间,再返回下界,图谋收服狐族一事?”

    王母看向玉帝,老神在在地沉默着,看样子并不想就此事发表意见。﹍雅文吧  w·w·w-.-y·a·w`e`n=8=.-c-o·m`

    玉帝沉吟片刻,才道:“朕观你法力强大,以你之能,定能收服那个胡云无疑。”

    林听雨道:“这是陛下抬爱臣下,才会如此说。臣可不敢如此就妄自尊大,坏了陛下收服十万大山的大事。那胡云若借地势之利在万狐洞里蛰伏不出,臣是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的。”

    太白金星开口,劝道:“陛下,娘娘,既然林大王尚没有十分把握,让她暂留在咱们天庭修行一段时间也未尝不可。”

    玉帝默了片刻,反而问王母道:“王母,林一草与你同为女子,此事你看呢?”

    王母沉吟道:“既然林爱卿尚无十分把握将那胡云收服,让她暂在天庭修行一段时间,待实力进一步增长之后再行收服倒也不是不行。

    只是这天上一天,人间一年,她在这里修行一天,那胡云可就在人间修行了一年。天庭虽然仙气深厚,有益于她的修行,却不知道这进益比例能否赶得上胡云在人间的修行?”

    玉帝点头说道:“王母担忧的甚是。林爱卿,如果你在这里修行一段时间,修为反倒被那个胡云落下,恐怕事情会更加难办。”

    这两人在那里打太极,说到底还是希望林听雨立刻就领兵去攻打胡云。

    林听雨可不想真的跑去胡云那里拉仇恨,搞不好治好了子钰之后,子钰会夹在她和胡云之间为难,让她和子钰的事情变复杂了。

    她道:“陛下和娘娘尽请放心。这仙气臣刚才早就仔细品味过,其深厚程度远甚于凡间何止千倍万倍?

    臣在这里修行的速度必会是在凡间的千倍万倍之上,就算那个胡云在凡间修行的时间较臣之修行时间被拉长了数百倍,其修炼速度也难以与臣相比。”

    反正她是打定了主意要在天庭混吃混喝一段时间,且看这两个老肚子拿她怎么办。

    玉帝和王母又再彼此相视一眼,林听雨的无限妙音听到这两人正在暗中传音交流呢,是在讨论她留在天庭的利益得失。

    王母:“看来这个林一草是没胆现在就去找胡云决战了,陛下,不如派上厉害的天兵天将随她一起去剿灭狐族。”

    玉帝:“此事不妥。天兵天将只在人数上占优势,胡云手下几员大将一出,天兵天将非被杀得片甲不留不可,到时候不但剿灭不了狐族,还平白地堕了咱们天庭的威风。”

    王母:“哼,你是怕天兵天将出手,伤了你和那个贱人的儿子吧。”

    玉帝急道:“你胡说什么?朕这可是为天庭的脸面考虑。”

    王母哧笑:“要是你考虑到天庭的脸面,哪里还会和那个贱人生下儿子?”

    玉帝道:“咱们现在是在讨论天庭要事,能不能别把那些沉谷子烂芝麻的旧事扯出来?”

    王母道:“别以为你急着抓那胡云是为了什么。你见那胡云这些年一直叩着子钰不放,以仙药让他寿命绵长,令他无法转世,不能转世就意味着他的灵魂会一直那个样子,无法修复,所以你才这么着急地想要抓住胡云吧。”

    玉帝道:“子钰就算去转世,以他灵魂受创的程度,没个几百万年也是难以恢复的。他都这个样子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那孩子平时对你够孝敬的了,别以为朕不知道胡云为什么会扣住子钰不放。要不是他见子钰在转世后受苦太甚,哪会扣着他不让他去转世?”

    王母沉默了。

    玉帝厉声道:“此事朕以后自会找你算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