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051 草仙(十八)
    它们是一种空间型法宝,里面有很大的空间。雅文8>  w-w`w=.-y`a·w=e=n-8=.·c`o-m不过,并不似扇子空间那样自成阴阳日月,自成循环,生机无限,而是没有太多的生机。

    被关在这种空间里的生灵,就象是关在笼子里的小兽,虽然一时半会儿的死不了,但也绝对不好受。

    不过为了能够成功不费一丝法力就将子钰带出狐族,林听雨也只能忍了。转移到蓝凰的火鸟羽钵当中,林听雨靠着火鸟羽钵与蓝凰的灵魂联系,利用无限妙音的微声波对蓝凰的干扰越发得力。

    蓝凰兴高采烈地带着她走了,心中却在盘算要尽早让“林一草”把子钰带走。

    得益于这些年在仙界的苦修,林听雨的无限妙音已经可以对许多人进行一定程度的声控。而这种声控,是利用微声波或超微声波,就算是王母、玉帝那样的强者也难以捕捉到。

    所以,虽然是当着胡云的面,而且还隔着他的千机袋,可是林听雨利用这种声波稍微地干扰了一下蓝凰,胡云竟然丝毫没有发现,成功让蓝凰将林听雨带走了。

    蓝凰带着火鸟羽钵回了她自己所居的客房,立刻设下重重结界,然后就开始给林听雨灌输“子钰是玉帝亲子”“玉帝让你来攻打狐族就是让你带回子钰”的理念,还说如果她能带子钰成功返回天庭,玉帝一定会嘉奖她。﹎ 雅﹎文吧 ﹍ w·w·w·.·y`a-w`en8.com

    林听雨起初还假装怀疑一下,但很快就被蓝凰的话“说服”,决定冒死带着子钰逃出狐族,返回天庭去玉帝那里领赏。

    蓝凰见她被自己说动,心中既觉好笑又得意万分。这个林一草,也不知道是谁说的此女是十万大山中的盖世女袅,真是个天大的笑话。她觉得还是胡大哥说得对,这林一草就是一个大草包。

    “林一草,我不忍心让子钰和玉帝父子一直这样分离,才决定冒险帮你的。到时候要是被胡大哥发现,你可不要把我供出来。

    我可是把那个子钰所在的地方的详细行进路径都给你了,待会儿你就假装在我不留神的情况下逃出火鸟羽钵,将我打晕。”蓝凰叮嘱说道。

    林听雨道:“知道了,你放心。我又不是忘恩负义的人,你送给我这么一个重大的消息,让我能有机会回去天庭领赏,我哪里会对你以怨报德呢。>雅文吧  w·w-w=.=y=a·w`e-n=8=.com”

    蓝凰听她答应,这才放下心来,撤去了客房的结界,然后假装在逗火鸟羽钵中的小妖玩儿,不时地发出叽叽咯咯的笑声,让外面巡逻的狐族部众都听到,都知道这位火凰部落的公主正拿着那个狐王新捉来的草包妖怪玩儿得高兴。

    不一会儿,就到了狐族换岗的时间,蓝凰算计好时机,就突地一声惊呼:“哎呦,别跑。”火鸟羽钵在这个时候,开口变大,林听雨就趁势从里面窜了出来,一掌就将蓝凰给劈晕,直冲门外。

    门口原本守着一个伺候的丫环,只是这丫环并没有看到有人从房间里窜出来。因为她的眼力实在有限,而林听雨欲要将子钰带离狐族,此时已经是施展了全力急遁。

    那丫环根本就没捕捉到她的半点身影。她还以为蓝凰仍在房间里玩儿得高兴,因此没进屋去打搅蓝凰。

    所以半天过后,蓝凰从昏迷中苏醒过来,讶然怎么没人来管她。

    她心中恼火,可是想那丫环八成也被林一草劈晕了,也就息了怒火,跑出来却见丫环仍旧好好地站在那里。

    她愕然了一下,原想当时就发作的,但想到这里是狐族,并非火凰族,而且胡云也不喜欢小题大作、欺负丫环的公主,所以,她压下自己昏迷却无人过问的怒火,故作一脸焦急地对丫环道:“你有没有看到刚才有什么人跑出去?”

    “蓝凰公主,刚才有什么人跑出去么?”丫环施了一礼,好不奇怪地道。

    蓝凰微怔,虽然她也知道这个丫环不是狐族中什么厉害人物,可是,也不可能有个妖怪从屋里窜出去,可是她却一无所觉啊!

    蓝凰隐隐觉得有哪些地方不对,但一想到那个整天缠着胡云玩儿的子钰将要走了,她就把这点疑虑抛到了脑后,道:“是林一草,你没看到吗?刚才我不留神,让她从火鸟羽钵中逃脱了,她把我打晕,你难道不知道?”

    丫环一听脸上变色,骇然道:“什么?那个林一草不但逃出去,还将蓝凰公主您……打晕了?”

    她吓得赶紧跪倒,伸手就打了自己一个嘴巴子,恳求道:“公主恕罪,奴婢没听到房间里有打斗的声音,也没看到有人从房间里逃出,是以并不知道公主晕倒了,怠慢了公主。”

    蓝凰这才有点明白过劲来,敢情那个林一草从她房间离开,这个丫环根本就一无所觉,而且这丫环对于房间里发生的事也是一无所知。

    什么样的人竟然能够无声无息地从一个狐妖眼皮底下离开?虽说这只狐妖只是狐族中一个无足轻重的小丫环,但到底也是有妖法在身的。

    如果真的是一个草包,可能做到这一点么?

    蓝凰对丫环的怒火倒是熄了,只是心底里却升起一种寒意,从未有过的恐惧划过心头,让她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寒噤。

    此时的她因为太关注子钰是否被成功带离,所以,根本就没去细想这种恐惧的原由,而是赶紧跑去寻找胡云。

    胡云并没在他的洞府里。蓝凰故意找了一大圈这才找到子钰所居的房间。

    虽然对于狐族,子钰按理说也是客,可是他却被安排在胡云洞府旁边的一个洞府内,狐族根本就没把他当客人对待,不象对待蓝凰那样客气。

    蓝凰每每想到这里就气得要把银牙咬碎。

    好在此时她来到子钰的居所,发现这里已经是人去楼空。只有胡云愣愣地立在那里,留给门外的众狐一道冰冷的背影。

    蓝凰冲了过去,早就酝酿好的眼泪立刻如雨般流下,等到了胡云身边,她就已经变成了一个无比惹人怜惜的泪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