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052 草仙(十九)
    她哭道:“胡大哥,对不起,我不小心让那个林一草逃出去了。__ _ 雅文吧﹏  w=w-w`.yawen8.com怎么办?会不会给你带来大麻烦?她要是再来挑战,再收了她是不是不太容易了?”

    她假装根本就没注意到子钰已经不在的事实,埋头哭得伤心不已。

    胡云一直呆愣愣的,此时转眸看向她,突地冷笑出声,举起一张写有字的纸递给她,道:“你自己看。”

    蓝凰发现胡云看着自己的目光冰冷无比,心中一寒,将那张纸接了过来,却见上面只写了一排小字:“当年有人将子钰盗千年醉一事上报天庭,胡云,你身边有天庭的走狗啊!”

    这字条无疑是林听雨留下的。

    林听雨虽然答应蓝凰,不把她暗放自己带走子钰的事说出去,可是也不代表她会放过那个奸害子钰的人。所以,临带走子钰之前就给胡云留下这么一张字条,告密之人到底是谁,让胡云自己去查自己去琢磨。

    借蓝凰给她的详细地图,林听雨现在已经带着子钰远离了狐歧山。

    如今的子钰已经不复当初那个豪爽的仙侠,而是一个对万物万事都很懵懂的痴儿。雅文﹎8 ﹏ w·w·w`.-y=a·w-e=n·8`.-c-o·m只是他生得面白如玉、大眼笼鼻、红唇齿白的,就算是痴儿,也并不是讨人厌的模样。

    他的智商也就相当于三四岁的孩童,属于那种给了糖吃就会冲你笑、甚至会乖乖跟你走的类型,难怪胡云会把他留在身边紧紧盯着。

    他被林听雨拉着在云端上飞驰,丝毫不惧,反倒孩子气地直拍手欢呼:“哦,飞了,我又飞了。”

    “怎么,以前你也飞过?”林听雨问。

    子钰重重地点头“嗯”了一声,道:“是啊,以前哥哥常带我飞呢。可是后来据说这山中来了一个厉害的女妖,谁都打不过她,而且她还盯着哥哥,哥哥就不敢带我出来飞啦。”

    说到这里,他脸上露出几分悻悻。

    “那个厉害的女妖,应该就是我吧。”林听雨心道,“不过,这个厉害的女妖现在在他们眼中已经是个大草包了。”

    想到这里,林听雨不免抿嘴轻笑。能把子钰这样平安地带到自己身边,她在别人眼中做一回草包又如何?

    林听雨才不会象蓝凰想的那样带子钰去天庭。>>雅文吧_ ﹍ w·w`w`.-y-a-w·e·n=8=.=c=o=m到了天庭,那个王母不知道又会怎么折磨子钰呢。她带着子钰到了她最初闭关的洞府,在洞府周围设下极为厉害的结界。

    这结界极为强大,让这个洞府隐没于山峦之中,除非有远超过林听雨的实力,否则根本就发现不了这里其实有一个洞府存在。

    她已经做好了一切准备,太阳守魂经早就修炼到仙境,修复子钰的灵魂根本就不在话下,只是这仙灵……

    林听雨当然也有准备,就是从某位仙宫之主那里得来的,还施展了一些手段,在她灵魂中留下的是她的大皇子的法力波动。

    只是林听雨以前从未接合过仙灵与灵魂,在修复子钰的仙灵过程中试探了好几次,险些令子钰的灵魂再度受损。

    正当她如火如荼地给子钰修复灵魂的时候,外界,胡云已经将蓝凰驱逐出狐族,言明只要他在一日,狐族就将不再容她靠近。

    之后,他独自打上九重天,险些把天宫都掀了,非要玉帝和王母交出子钰。

    众仙也没想到子钰已经回到天宫,有些昔日和子钰交好的,忖度玉帝心思,就出面恳求玉帝网开一面,让子钰留在天庭。

    玉帝也希望子钰能够留在天庭,在自己眼皮底下,他如今又是个呆傻的痴儿,王母想要再寻理由陷害他,玉帝也能因他是痴儿而推脱掉。

    只可惜这孩子如果留在天庭,罪虽说是少受了,可是这灵魂若不入轮回,只怕永生永世也难恢复了。

    王母那里叫屈得很。许多仙家都觉得她和林一草交好。林一草带着子钰回了天庭,必是被她给藏起来。

    可是她压根就不知道子钰被林一草带回天庭这件事。她派人往古斋寻过,也没有谁发现林一草回了天庭。

    王母这次黑锅背得冤枉,就连玉帝也觉得是她藏了林一草和子钰,甚至子钰可能已经被她害得魂飞魄散,再难寻一点踪迹了。而林一草,自然是被王母杀人灭口了。

    如此,王母和玉帝之间的关系陷入了从未有过的僵化。

    胡云闹了一通,他的战力虽强,却终抵不过玉帝和王母的仙法,险险地逃出天庭,回了狐族,心中仍旧记挂着子钰。他的想法和玉帝差不多,都猜想子钰可能已经被王母坑害死了。

    待凡间过了许多年以后,天庭也已过了约莫两三年的功夫,某一天,王母突地若有所觉,呼道:“来人,我的头怎么疼起来了?还有,我怎么会……”

    说到这里,她顿时醒悟到什么,骇然道:“是谁?是谁干的?”

    她最亲信的大宫女走上前来,纳闷问道:“娘娘,出了什么事?”

    “那个杂种居然被人治好了,而且还是用本宫……”王母说到这里,忽又想起仙灵被分给子钰后她所面对的问题,脸上连连变色。

    而此时此刻,林听雨的洞府内,盯着她看的那个男子脸上已经蜕去了青涩,目光灼灼,半晌过后才开口问道:“你是何人?为何要不惜耗费如此深厚的法力来医治我的魂魄?”

    林听雨嘴巴努了努,差一点就说“我是你在另一个世界的妻子呀!是你几生几世至爱的妻子!”

    只是话到嘴边,她已经改口,道:“你可还记得许多年前,在河边的一棵小草?可还记得那让你获罪的仙家沉酿千年醉,被你用来浇灌了那棵小草?”

    说到这里,她眼前变得朦胧,就算没有展拓这一节,单凭子钰对她的这个恩德,她也不可能置子钰不管的。

    一棵并不相识的小草而已,在别人眼里最是普通最是无视的东西,可是子钰为成就她的仙路,却不惜将他好不容易盗来的千年醉悉数浇灌给了她,这份豪情,天上地下,除了子钰只怕也找不出第二个人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