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054 草仙(完)
    子钰的眼睛嚯地睁大,盯着林听雨,目光直勾勾的,象是要看到人的骨子里去。>  雅文吧_  w·w`w`.`y·a=w=e=n=8.com

    此情此景,林听雨觉得似曾相识。曾几何时,他就用这样的目光看过她。

    子钰盯着她半天没有回答。

    林听雨银牙暗咬了咬,厚着脸皮又道:“子钰,我知道对于你来说,我只是一个陌生的女子……”

    “不是这样的。”子钰突然开口,“这数百年来,你不惜耗费全身法力为我修复仙灵,你于我来说,是一个已经相伴数百年的知己。”

    “知己?!”林听雨喃喃重复道,心头涌起轰然的狂喜。

    子钰目光灼灼,温声说道:“能够游历天下奇景,又有知己陪伴在侧,子钰平生再无所求。”

    让林听雨气得险些呕血的是,她已经欢喜满满地做好了与子钰一起畅游天下的准备,不想在这个时候却眼前一花,穿越回了现世。

    回到了现世,她还愣了片刻,看到自己在展家大院房间里的那些熟悉的摆设,有些回不过神来。

    直到常无忆的声音幽灵一样的响起:“怎么,穿越到异世太久,都不记得自己的家自己的房间是什么样子的了?”

    林听雨好半天才接受她没能和子钰携手共游天下的事实,转头瞪向了常无忆。>﹍雅﹏文吧  w-w·w`.-y=a`w-e·n8.com

    这家伙居然还在无比欠揍地冲着她笑,笑得还无比的邪魅,就差没直接说出“老子就是在这样玩儿你,你能把我怎么样啊?”

    林听雨银牙咬得咯吱咯吱响,突地朝常无忆扑了上去,对他一阵拳打脚踢,嘴里还愤恨地吼着:“你这个混蛋,我已经忍你很久了。虽然你根本就不是人,可是你披着人的皮,就不能长点有人性吗……”

    “喂,住手!”大概是没想到林听雨会暴走,常无忆被打了好几拳才有点反应过劲来,开口说道。

    只是这声音怎么听怎么感觉没底气。而林听雨已经将他的这句话彻底无视掉,仍旧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和失落,一边咒骂一边继续拳打脚踢。

    “好了,别闹了,你这么大动静,就不怕影响了无影修炼?”常无忆呼道,这一次语气倒是颇为严厉了些。

    林听雨一听到“无影”两个字,理智顿时回归。>  ﹏雅文8  w=w-w=.·yawen8.com

    对哦,她不能这样不管不顾,如果她只是自己一个人还好说,可是她现在有了无影,这可是她和展拓共同孕育的骨肉,是展拓的血脉,她不能不去考虑他。

    她本能地一转身,象老母鸡在老鹰来临时护着小鸡似的,支着双臂,将展无影拦在自己身后,还本能地带上了几分警惕瞪视着常无忆。

    常无忆看她这副模样,着实无奈得很。

    不过,见林听雨终于停止了咒骂和殴打,他也暗暗松了一口气,心中无奈地想道:“也就是无影这小子,对这个发飙的女人还有点作用。”

    他因为实力强横和喜怒无常在林听雨建立的那点威严,当林听雨发飙时已经完全没用了呀。

    坐在床上呼呼喘着粗气,林听雨努力压制着心中的痛苦和悲伤,但是仍旧克制不住地,眼泪顺着眼角流了下来。

    常无忆见她如此,忍不住道:“你又何苦如此?那个子钰又不真的是展拓,他只是展拓的某一个前世而已。他没有展拓和你相爱的那些记忆,就连性格上也与展拓并不相同。”

    林听雨挥手抹去脸上的泪水,哧笑一声,道:“你懂什么?你这个完全没有情商的怪胎。

    难道一对父母会因为他们的儿子由于某些原因失去了对他们的记忆,而且又有了一段另外的生活经历,他们就不会再去爱他们的这个儿子么?

    难道失去的记忆和这段不属于这对父母的生活经历,就能改变这个失忆者是他们儿子的事实么?

    同样的,作为妻子,我又怎么可能因为展拓拥有一段我没有参与的生活经历而就不再爱他?我又怎么可能因为他没有与我生活的那段记忆,而就将我和他的一切全都抹杀掉?

    哼,跟你说这些也没用,你完全不理解人类的感情。”

    “我怎么不理解?”常无忆不服气地怒道,“不过就是前世今生纠缠的那些破事。那个展拓是什么性格?那个子钰又是什么性格?这完全不同的性格说明他们根本就是不同的两个人……”

    林听雨道:“性格的不同,在许多情况下是因为生活的环境不同而造成的。就算是我,我这一世,因为生活经历发生了变化,性格也跟着发生了许多变化。难道这就能说,我已经不再是我了?”

    常无忆嘴角抽了一下,有些无言以对,默了片刻,才执拗地道:“我不跟你争了。你爱怎么地就怎么地吧。”说完一闪身消失不见。

    “喂,你别走,把我送回到子钰的身边啊!”林听雨急道。她费了那么大的劲才来到子钰的身边,还将子钰的仙灵修复,不想就这样和他错过。

    却听虚空中响起常无忆的声音,淡淡地,却透着几分严厉,道:“等到你的无限妙音再有所突破的时候,我就奖励你再回到那株小草妖的身上。”

    “一定要把我送回到你把我带回来的那个时刻。”林听雨强调道。

    她可不想回去的时候,已经和子钰分开了万八千年,到时候子钰身边不知道会不会围着别的人了。而且,子钰刚刚跟她建立起感情,她就这么莫名其妙地消失了,子钰应该也会难过吧。

    想到会让自己的爱人伤心,林听雨立刻跟着心绞痛了一下。

    半晌过后,原本以为常无忆早就走得不知远到什么地方了,林听雨居然又再听到常无忆的声音,这次不但严厉,还清清凉凉的:“你有功夫为和子钰的分离而难过,倒不如想办法赶紧提升修为,让自己尽早拥有去往血溅峰的实力。”

    一语惊醒梦中人,林听雨浑身一震,心道:“对呀,子钰说到底只是展拓的前世。赶紧强大起来,去血溅峰找展拓才是我最应该做的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