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081 战俘(二十四)
    那柳氏哪能听不出来,没想到这个“荣慧”去了一趟罗刹国竟然学会话里带刺,棉里藏针了。_ ﹏雅>文吧  w·ww.yawen8.com

    柳氏登时大怒,喝斥道:“大胆!”言罢手中茶杯重重地往地上一摔,顿时就摔个粉碎。“你是在讽刺我对你不好么?”

    林听雨忙道:“孩儿不敢。”

    “跪下!”柳氏喝道,“看来在罗刹国这么多年,也没让你懂事理明人情,今天我这个做主母的就好好教一教你怎么做好庶女。”

    林听雨依言又跪了下去。

    柳氏却道:“你往哪儿跪呢?”说着眼睛瞟了一下她刚刚摔碎的茶杯。

    林听雨咽下心头的怒气,起身走到那堆碎瓷片前,跪了下去。

    这一跪又是数个时辰,都过了晚饭时间,直到林听雨晕倒,柳氏也没叫起。见她晕了过去,柳氏便朝派在林听雨身边的那个粗使丫环使了个眼色,让她将林听雨抬回了小院子,并且还冷冷地嘱咐道:“明天一早,记得叫她按时来给本夫人请安。”

    那粗使丫环应道:“是。”然后直接将林听雨粗暴地扛在肩头回了林听雨居住的小院。

    赵抟愤声道:“这丫环分明就是柳氏这婆娘派去给荣小姐添堵的。﹍  >>雅文吧  w·w·w·.=y=a·w=en8.com”

    安易飞沉默不语,只是一张脸沉得快要滴出水来。

    林听雨是假装晕倒的。安易飞等人也都清楚,以她现在的修为,跪在那里几个时辰,哪怕是跪在碎瓷片上也不可能晕过去。

    只是她若不晕,这跪怕是没有头了。

    她被粗使丫环扛回了小院,被那丫环没好气地往床上一扔,那丫环就自去外面玩儿了。

    另外一个粗使丫环和老妈子也全当没看到林听雨是晕着回来的,对她根本就不理不睬。

    林听雨在床上躺了一会儿,就“醒”了过来,她先自己将膝盖处扎进皮肉处的碎瓷片取出,上了点儿药包扎好,就朝外面喊了一声:“来人!”

    没人理!

    再喊!仍旧没人理!

    林听雨便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她膝盖处的伤只是皮外伤,实际上已经在她功法运转之下康复。不过,她膝盖处仍旧绑着纱布,不可能让别人看出她的伤已好。

    外面的小院子漆黑一片,早就没有半个人影。那两个粗使丫环和老妈子肯定早就去睡了。雅>文8﹏  w-w·w-.`yawen8.com

    林听雨故意叹息一声,这才往外面走去。

    实际上那三个使唤的人都是柳氏派来监视她的,想让她们伺候根本就不可能。但是见林听雨大半夜的不睡觉,反倒出了自家的小院子,而且一瘸一拐地走了很长一段时间,看她去的方向竟是往荣岐居所走去。

    她们三个就一个暗中跟踪,一个赶紧去了夫人所居的院落报信。

    两刻过后,她到了荣岐所居的前院,被荣岐的贴身管家拦住,道:“慧小姐,这么晚了,找老爷还有什么事么?”

    林听雨朝他施了一礼,道:“此时虽然天色已晚,可是身为人女,当来给父亲请晚安。你也不必惊动父亲,我在这里给他叩个头以尽孝心,便离去了。”

    那管家见“慧小姐”竟是如此纯孝,心中感动不已,便点了点头。

    林听雨叩头之后起身,又对那管家说道:“刘管家,我欲前往西郊陵为母亲守陵三年,之后便入庵堂修行。今日给父亲磕了头,我便要离去了。”

    管家一惊,道:“慧小姐,何必如此?此事还是等老爷起床后,你与他商议过后再说吧。”

    林听雨摇了摇头,道:“我身处敌国多年,不能在父母身前尽孝,令母亲重病而逝,实是心中愧疚。

    我纵使留在府中,却也不能帮助父亲排忧解难,反而会因在敌国数年之事而令荣府蒙羞,不如就此离去,也免令父亲为难。”

    那管家忙道:“那你且等一等,待我唤醒了老爷,你与他告个别。”

    林听雨淡然一笑,道:“刘管家,不必叨扰父亲,入庵堂修行一事,我早已说与父亲知道。”说着便转身,一瘸一拐地走去。

    管家看出她腿脚不便,奇道:“你的腿怎么了?”

    林听雨道:“慧儿愚钝,不能令主母满意,理当受罚。”说完自顾去了。

    到了门口,发现门已上锁,她只能唤醒了门房,拿着昔日荣慧曾为嫡小姐时她母亲柳氏给她的令牌,让门房给她开门。

    府中女眷,若没有这块令牌,就得有荣岐的特批令才可出门。

    那门房已经睡沉,被唤起来老大不满,尤其是唤醒他的还是那个刚刚从敌国逃回来、谁也不待见的“荣慧”,便冲她哼了好几声。

    林听雨塞给他一包碎银。他这才高兴起来,赶紧给她开了门。

    林听雨在门房惊讶的目光下,一瘸一拐地走了。门房喃喃嘀咕道:“不愧是作了好几年战俘,不然这么晚了,一个女人家怎么还敢出门?也不知道她是要干什么去?”

    小眼已经替林听雨探查到,她的一个粗使丫环已经将她前往老爷居所的事报告给了柳氏。柳氏立刻认定她是找老爷告状的,便急匆匆地梳妆一番,赶到荣岐居的前院,却被管家拦下。

    那柳氏得知林听雨只是来给老爷叩头,然后独自去了西郊陵,心中惊讶之余倒也安心了。

    她以前为庶,看到嫡小姐都要行礼的,是以对荣慧嫉恨颇深,老大不喜;而且荣慧还是她女儿荣萧之夫,当今皇上的昔日未婚之妻,她对荣慧更是厌恶得要死。

    得知这个眼中钉以后要去西郊陵守陵,之后就去出家,无意到当今皇上那里与荣萧争宠,她就放下心来,心道:“算这个荣慧有自知之名,知道自己臭名远扬,早就配不上皇上。不然,本夫人不把她折腾死才怪。”

    她可不会让任何人坏了她女儿的幸福。

    一个时辰后,夜色更重,林听雨已经到了西郊陵。

    这里原本就有守陵人。而且,因为荣氏每年都会来人给祖上扫墓,碰上祖上大祭的时候还会在这里小住几日,所以还有一个颇为精致的园林,供荣氏后人扫墓时休息、居住所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