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106 智脑(九)
    “你是谁?”切尔西娜在惊讶过后很快就整理好自己,镇静地开口问道。雅﹍文﹎8_﹎>  w=w`w·.yawen8.com

    林听雨道:“这个家里除了风华生就是我了,你说我是谁。”

    切尔西娜感觉脸在发烧。难道说,风华生已经结婚了?那她这次来不是自取其辱吗?不可能啊,她来之前不是没打听过,据说风华生为了她一直颓废不堪,有哪个女人会这么不开眼看上他啊?

    林听雨道:“我刚才听你跟李婶说,你是风华生的女朋友,这是怎么回事?”

    切尔西娜眼皮跳了跳,瞪着眼睛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林听雨道:“你来找风华生有什么事?”

    切尔西娜心中滋味很是复杂,道:“我能与风华生谈谈吗?”

    林听雨让开门口,指了指躺在沙发上正鼾声大作的风华生,道:“你看他这副样子,能跟你谈什么?”

    看到胡子邋遢、离老远都能闻到臭汗味的风华生,切尔西娜眸中闪过一抹厌恶之色。但是她很快就恢复如常,温和地笑道:“他在休息,我改天再来吧。”

    林听雨好不坦承地道:“你改天再来,他也是这副模样,没有时间跟你谈的。雅﹏﹎文>>8 ﹍ w-w`w=.·y-a`w-e`n`8-.·com”

    切尔西娜有些尴尬,却还是皮笑肉不笑地笑了笑,道:“风华生的网名改了,是不是?”

    林听雨沉默。

    切尔西娜又道:“等他醒了,你能帮我告诉他,有个叫切尔西娜的女人来找过他么?”

    林听雨再次好不坦承道:“他警告过我,不准再提这个名字。”

    切尔西娜的嘴角剧烈地抽搐了一下,仍旧勉强笑道:“是么?那,我给他打电话好了。”

    现在的电话都是网络电话,也就是说,切尔西娜想要通过电话联系风华生,得通过“阿棒”。林听雨便道:“随你便。如果你能打通他的电话,那我会恭喜你的。”

    切尔西娜这次眼皮和嘴角都跳了好几下,终于什么都没说转身走了——她快要被气死了好吗?

    身后,咣的一声,门被关上了,一副巴不得她赶紧走的样子。

    切尔西娜气得银牙咬得咯吱咯吱响。

    “喂,以后别再来了。”旁边的门忽地打开来,那个李婶突地出现在走廊一旁,冷冷地说道,“我们这里不欢迎你这样的女人。要知道我们这里可都是正经人住的地方。>雅文吧  w·w-w·.·yawen8.com”

    切尔西娜顿时哧声笑道:“什么正经人,不过就是一群土穷酸。”

    李婶冷着脸,声音比刚才还要冷,道:“我们是穷酸,但我们也是正经人。象你这样的女人虽然不穷酸,可不是正经人。”

    切尔西娜险些爆走,喝道:“你怎么知道你不是正经人?”

    李婶道:“看你这身打扮就知道了。”说完也是咣的一声摔上了门。

    切尔西娜立在那里,脸上又是一连串的变色。

    林听雨站在屋子里,听到外面的对话,着实捂着肚皮笑了半天。

    “你笑够了吗?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我的房间里?”身后屋子深处,沙发上,响起风华生冷冷地,居然很清醒的声音。

    林听雨转身,一双美眸看向他,眸中带着无与伦比的神采。

    这让风华生好不惊艳。可是想到自己在女人手里吃过的亏,他立刻冷静下来,冷冷地瞪视着林听雨。

    林听雨道:“怎么,你不知道我是谁么?”

    风华生道:“我们以前在哪儿见过吗?”

    林听雨道:“几乎天天见呢。”

    风华生道:“我怎么不知道?”

    林听雨笑得好不明媚,道:“你猜。”

    风华生盯着她看了好一会儿,道:“这间屋子里,除了我,就只有……”阿棒。

    但很快他就推翻了自己的猜测,道:“这不可能。”

    林听雨道:“什么不可能?”见风华生已经转过脸去不看她,便走上前去扳过他脸来,让他正视自己,道:“我是阿棒,你已经猜到了对不对?”

    “阿棒?不……不可能。”风华生道,莫名地感觉脸上发热,心里还慌慌的,想要把脸别过去,不再对着那张清丽美艳的脸,可是,貌似这女孩儿的双手力气很大呀!

    风华生心中暗叹:“果然我是个没用的废物呢。”感觉好尴尬,只能这般大眼瞪小眼一般瞪视着林听雨。他发现这女孩儿的眸又黑又亮,纯净得好似没有半点杂质。

    林听雨道:“你明明早就猜到我是阿棒,为什么不肯承认?”

    风华生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神,道:“那个,你什么时候邮购的真人机器人?”

    林听雨道:“你是说我这个身体吗?”放开了风华生的脸,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风华生道:“当然。”

    林听雨笑道:“这个不用你管。你只要告诉我,切尔西娜来找你,你明明这般清醒,为什么不见她?”这位大叔不会还对切尔西娜有情吧。

    风华生道:“见她干什么?”

    林听雨道:“我看你是因为自己这么落魄,不敢见她。”

    风华生“切”了一声,道:“你想多了。”

    林听雨也“切”了一声,道:“以你这种懦弱无能的性子,不敢见她很合情理。”

    风华生再度陷入与她尴尬地对视中,遂道:“你就这么对待与你相依为命十几年的主人么?”

    林听雨道:“别打感情牌。你这家伙要是有感情,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你忘记当初爷爷将我交给你时,对你的殷切希望么?”

    风华生眨巴几下眼睛,他感觉眼睛有些湿,但对林听雨的问题,却沉默不答。

    林听雨哼了一声,道:“我就知道,你早把爷爷对你的希冀全都忘干净了。”

    风华生转移了话题,问道:“你就是一台落后的老式智脑,怎么会这么厉害?不但觉醒了灵智,还赚了钱更换了硬件、升级了系统,如今居然又弄了一个真人机器人。”

    说着他竟然伸手去捏林听雨胳膊上的皮肉,好象是想仔细看看这台机器人到底与真人有没有区别。

    他的大手被林听雨伸手叭的一声打开了。

    风华生揉着被打疼的手背,嘟囔道:“我就是想看看,你至于吗?以前你还长在我的左臂里呢,我都没说过什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