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136 草仙续(九)
    众人全都沉默着。﹏ 雅文8  w=w=w`.-y=a-w-en8.com

    片刻后,蓝凰又再开口道:“胡大哥,你看,连林一草都不知道那个奸细是谁,你怎好直接怀疑我?”

    胡云只得笑道:“说的也是,这些年来我误会了你,你可不要与我生气啊。”

    火凰立刻笑道:“狐王这样说,就是太小看我家蓝凰了。蓝凰是最体贴狐王心意之人,岂会与狐王因一个误会而一直斤斤计较。”

    子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只是心中已有计较。那个象王母告密之人,恐怕就是蓝凰,其他的知道他盗了千年醉,而且还下界来送给狐王胡云的人除了他自己之外,就是“林一草”和胡云了。

    而后面两人都是他绝对信任之人,唯一会让他怀疑的就是蓝凰。

    林听雨笑道:“狐王,你派小六子唤我前来,就是想询问此事?”

    胡云清凉凉地道:“此事关乎狐族与凰族的关系,当然要问清楚。”

    他现在已经想明白了,多半这个“林一草”根本就没中自己的媚术,昨晚她根本就是在搅浑水,害他昨晚在山林里吹了半天夜风,听她讲一堆乱七八糟无关紧要的索事。雅文8  w-ww.yawen8.com

    林听雨道:“要我说,此事凡是知情者都有嫌疑。不过,没有证据之前,也不能就胡乱给人定罪。”

    胡云哼道:“那奸细是向王母告的密,这证据到哪里去寻?难道要去王母那里寻?”

    子钰听到这里剑眉微微挑了一下。如今他因林听雨炼制的母子属性的冥宝,与王母建立了灵魂联系,而且这种联系的主动性还完全掌握在他的手里。

    他想要借着那冥宝之功来查询一下王母的记忆并不是什么难事。

    只是此事,只有他和林听雨知道,就连王母自己和那个替林听雨顶包的子贤也不清楚。所以,他仍旧保持着沉默,未发一言。

    林听雨道:“狐王,我只是就事论事。不能随便怪罪,但也不能就此放过,你可以慢慢查访嘛。”

    说了半天仍旧是一堆没用的话。胡云气得险些没控制住自己的怒火,差点就脱口问出“你除了这些没用的话还能说点别的么?”

    这话若出口,只怕会令子钰恼火,所以他强行压下这到了嗓子眼的话,绷着脸闷在那里一声不吭。

    子钰道:“胡云,既然你找内子是为了这件事,如今你也问清楚了,一草于那奸细也是不太了解。_ 雅﹎文8 ﹍﹍﹏ w=w-w=.yawen8.com现在若没别的事,那我就先带内子回房去了。”

    说着他分别朝胡云和火凰礼节性地抱了一下拳,也不待胡云说话,就朝林听雨使了个眼色,带着她快步离开了会客厅。

    “诶子钰……”胡云见他脸有不悦,唤了一声,但是子钰已经领着林听雨出了门。

    “子钰,你不高兴了?”林听雨问。

    子钰道:“那个蓝凰看你的眼神让我不喜。咱们何苦留在那里受她白眼?”

    林听雨笑道:“那蓝凰虽是凰族公主,地位非比寻常,但是于你我来说,不过就是区区一个不起眼的小人物罢了,就算她使出浑身解数,也不可能奈你我何,对你我的生活亦产生不了决定性的影响,咱们何必理会她?”

    子钰听罢展颜笑了起来,道:“你说的没错。我看问题一向不如你通透。走,咱们回洞府去。”

    言罢竟是孩子似的拉起林听雨,快步跑回了他们暂时客居的那个洞府。

    在窗前的椅上坐下来,子钰紧紧握着林听雨的手,两人彼此凝眸,目光久久不移。

    “子钰!”外面的敲门声和胡云的唤声打断了两人无声的倾诉。

    子钰起身去开了门,道:“胡云,找我有事?”

    胡云见他脸色已霁,暗松了一口气,猜想子钰刚才应该不是因为他而动怒。

    他道:“子钰,刚才你怎么匆匆走了?火凰乃是凰族之主,她来访,我当设宴款待。你虽是狐族的客人,可是在我眼里,你却并非是客,总要陪我一起招待凰王才行。”

    子钰朗声道:“你我已成知己何止千年,这种小事我子钰理当奉陪。”

    胡云喜道:“如此甚好。我已经命人备下酒宴,不一会儿就当开宴,还请子钰带着嫂夫人一起前去大厅捧场。”

    子钰应道:“好。”

    他和林听雨换了一身正规点的服饰,便前往刚才的会客厅,此时这里已经摆下酒宴,火凰和蓝凰坐在胡云一侧,另一侧的两个空位置就是留给子钰和林听雨的。

    “你们来了,快坐。”胡云一边说一边起身将他二人迎到座位上,又道:“子钰,你这般迟才来,可是让我们久等,该罚酒三杯。”

    子钰哈哈一笑,道:“好好好,我来迟了,任罚便是。”接过胡云递过来的酒杯,痛快地仰头喝下三大杯。

    胡云这里又举起杯来,到了林听雨身边,道:“来来来,我再敬嫂夫人一杯。”

    林听雨淡笑着接过,亦是仰头喝下。

    蓝凰心知那胡云必是对“林一草”心里有气,想要灌她的酒,立时也跟着起来,举着酒杯走了过来,道:“林大王,我素来敬你威名,你既然喝了胡大哥的酒,可不能不喝我的。”

    众人皆笑。

    子钰眸光灼灼,落在林听雨身上,他自然已经看出蓝凰来者不善。他想要看看他的“一草”要怎么应对这位凰族公主。

    说白了,他就是在等着看好戏。

    林听雨忙道:“蓝凰公主说笑,我哪敢不喝你的酒呢,来来来,咱们姐两个一起喝上三大杯。”言罢将蓝凰敬的酒一饮而尽不说,还命人又给她和蓝凰各斟三大杯。

    “蓝凰公主,请。”林听雨豪爽地往桌上的大杯酒一指,说道。

    那蓝凰是个嗜酒之人,于自己的酒量很有一番自信,何况狐王拿出来招待他们的又是闻名三界的猴儿美酒。她自然不会客气,更不会在心上人胡云面前露怯,当下就举起酒杯痛快地将三杯酒饮尽。

    林听雨也将她的三杯酒喝了,两个女子这才各回座位。

    蓝凰坐下时微不可察地朝她的母后火凰使了个眼色。(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