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137 草仙续(十)
    那火凰向来娇惯自己这个宝贝女儿,见女儿朝自己使眼色,她自然知道蓝凰是何意。雅﹏﹎文>>8 ﹍ w-w`w=.·y-a`w-e`n`8-.·com

    她举起酒杯,道:“在下素闻三皇子之名,今日一见,果然气质不凡,来,在下借花献佛,也敬三皇子和林大王一杯。”

    以她的身份,给“林一草”这个大草包敬酒,未免太掉身价,所以以敬三皇子酒之名,顺带着让三皇子的“妻子”林一草喝上一杯,也不为过吧。

    如今林听雨是子钰的妻子,这事只有子钰承认,玉帝和为主母的王母都没发话,所以,无论是胡云,还是火凰,都不承认林听雨是子钰的妻子。

    也正是如此,虽然火凰等人还一直称呼子钰为“三皇子”,却并没有人称呼林听雨为“三皇子妃”。

    林听雨也知道自己“子钰之妻”这个身份,只有他二人认可,其他人多半都不会轻易承认。她也不以为意,冷暖自知,只要她和子钰快活的过日子,何必管其他人的看法?

    凰王敬酒,若是不喝,不免会被人看成不识抬举,林听雨跟着子钰一起举杯,再度一饮而尽。

    那蓝凰复又起身来到林听雨座位旁,开始敬酒。>雅文8_ >> w-ww.yawen8.com

    那胡云却是唤子钰道:“子钰,你别光喝酒,吃菜吃菜!”说着就热情地给子钰夹起菜来。

    子钰不好意思拒绝他的好意,只好硬着头皮吃他夹到自己碗里的菜。等到他的注意力再度转移的时候,却发现身边的人儿已经不见了,不知道何时竟然跑到蓝凰的座位旁边去。

    而那蓝凰一双凤眼惺忪,竟然已有几分醉意。

    便听林听雨也是一副醉态,口若悬河地说道:“蓝凰公主,我林一草向来都对你们凰族敬佩得五体投地,就算当今天下那令众妖闻风丧胆的狐族,也难以与你们凰族相比。来来来,我再敬公主一杯!”

    说着就给蓝凰斟了满满一大杯。

    那蓝凰早被她一番夸赞搞得头晕脑热,完全不知所谓,哈哈笑道:“林一草,你这个草包,虽然也能勉强算个妖吧,可是我们凰族在你这种草包面前,不就跟天地一样强大嘛,我们的法力与你的法力相比,那就是天上地下……”

    “没错没错,”林听雨应着,“凰族在我心中的确如天地一样广大。>雅文吧  w-w-w=.·y·a-wen8.com”

    那火凰虽然在与狐王胡云推杯换盏,可是旁边两个小辈的话听在她耳里,颇为受用,只在林听雨提及狐族不如凰族时,她才轻声道了句:“蓝凰,你可不要听林大王胡说,咱们凰族与狐族各有长短。”

    蓝凰则道:“哎呀,母后,狐族要不是有胡大哥在,那算什么?没有胡大哥,狐族就什么都不是。”

    火凰听罢脸色极不好看。

    胡云则是目光阴晴不定,看不出喜怒。

    火凰怕他真的介意,忙道:“狐王千万不要怪罪,这两人已经醉了,脑子都不清不楚了。”

    胡云淡笑道:“哪里,是蓝凰公主太抬高我一人之力了。当今狐族之强大,乃是狐族所有族民的功劳,非是胡云一人之力所能为。”

    蓝凰已经又与林听雨喝到一处去了。到得后来,她完全失态,竟然跳到桌子上去唱歌。

    她的歌要是唱的好吃也就算了,偏偏五音不全,完全不在调上。这还不算,她还跑去搂着胡云不放,非得要和人家成亲洞房花烛夜……

    蓝凰被火凰施了一记法术击晕,被火凰带走了。再待下去,火凰真担心这个宝贝女儿会把整个凰族的脸都丢尽了。

    而林听雨也“醉了”,葱葱玉指轻抚额头,做出一副头痛状,倚在子钰怀中。

    “内子已醉,胡云,我得带她回房去了。”子钰也趁势离席,打了声招呼就抱着林听雨回洞府去了。

    胡云气得头痛,本来他是想让蓝凰将林听雨灌醉了,让林听雨丑态百出,让她失去子钰对她的好感,谁想蓝凰倒是真把人家给灌醉了,丑态百出的却是蓝凰自己。

    第二天,蓝凰酒醒,想起自己居然醉在宴会上,又听火凰讲起她丢脸的一系列举动,蓝凰心里着实恼火。

    她丢人就算了,还偏偏在自己心上人面前这么丢脸,她心里能痛快就怪了。

    她跑到林听雨洞府门前敲门,来开门的却是子钰。

    “三皇子,一草在么?我想叫她一起去游湖。”蓝凰说道。

    子钰剑眉微不可察地挑了一下,笑道:“哦,游湖?这么好啊,能不能带我一起去啊?”

    蓝凰则道:“哎呀,我们女人一起玩儿,你们男人就不要掺和了。你想去,不如叫胡大哥一起啊!”

    子钰慵懒地道:“算了,还是你们女人自己去玩儿吧,我在家里好好地修行。一草,蓝凰公主来找你去游湖呢,你赶紧起来吧。”

    “她还没起床?”蓝凰讶然道。

    子钰脸上一红,一直折腾到天亮,也难怪人家起不来。他扯谎道:“昨天她喝得不醒人世,今天能起的来才怪。诶,你以后可不准再拉着她这么喝酒了,害我昨天折腾了一整晚。”

    林听雨在内室里听到外面他大言不惭的话,真心哭笑不得。其实她发现蓝凰来叫门,就已经起来梳洗了。

    她猜想这女妖八成是又想到什么歪点子。只是她不知道蓝凰这次是想捉弄她呢,还是象上次一样想让她带着子钰尽早离开。

    梳洗好后,她就脸带红晕,袅袅婷婷地走了出来。

    蓝凰突地发现这个一向被她认为是草包的女人其实长得很不错,而且就这样从内室走出来,竟然带着一种迷人的风流气度。

    不过,妖族嘛,不管男女,谁没点迷人的气质呀?蓝凰这么一想就释然了,亲热地拉起林听雨的手,道:“一草,走,咱们出去玩儿,别老闷在家里嘛。”

    林听雨笑道:“好啊,蓝凰公主,你说说看,咱们去哪儿玩儿,刚才我听你在和我夫君说,要带我去游湖呢。”

    蓝凰道:“是啊,狐歧山西侧的雀鸣湖,你去玩儿过么?此时正值初夏,那里景色正美,正是游玩儿的好时候。”(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