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147 草仙续(二十)
    “那个,”林听雨眨巴几下眼睛,复又低下头去,一双食指仍旧不停地点在一起,“是我想着天地有好生之德,而若是火凰与黑刀凰打了起来,那潜藏在怪妖林的大妖还好说,可是小妖们怕是要惨遭灭门之祸……”

    子钰一张脸沉得快要滴出水来,道:“你开什么玩笑?胡云已经前往天庭请罪有些日子了,那千机袋你从他身上盗来已久吧。雅文8  w·w=w·.=yawen8.com只不过你怕我恼你,所以直到现在才说出来。

    至于怕小妖们惨遭灭门之祸……拜托了小丫头,你这个阴谋才刚实施不久,而千机袋却是你一早盗来,你觉得你所谓的‘好生之德’我会相信吗?”

    林听雨噘着嘴巴,道:“人家只是那天晚上被胡云叫出去,见他对我使用媚术,还一副轻易就能把我媚倒的模样很是不爽,所以就忍不住抓走了他腰间的一个袋子。”

    虽然子钰的脸还是紧绷着,可是当他听到胡云对林听雨使用媚术,还摆出轻易就能将她媚倒的模样时,阴沉的脸还是有一瞬间的破冰。

    林听雨看出子钰现在就是硬绷着脸,其实他心里已经因为胡云用媚术对付他的爱妻“林一草”有些不舒服了。雅文8﹏> ﹍ w-w-w`.·y·a-w`e-n·8-.`c=om

    本来他对狐族的媚术并无反感,狐族媚术无双,三界生灵都佩服。可是,有只帅到掉渣的狐狸跑来媚惑你的老婆,你试试是什么心情?

    而爱妻因为对方施展媚术而恼怒,盗了对方的至宝也不算太大的过错吧。子钰心中如是想,可是又觉得自己的妻子盗了好友的宝物,总归都有点对不起这个好友。

    “等胡云从天庭回来,你乖乖地将千机袋还给他,”子钰最终只是严厉着口吻说道,“不准打着霸占千机袋的主意。”

    “哦。”林听雨象个犯错的孩子那般乖乖地应道。

    若干日后,胡云从天庭回归,震惊的听到凰族易主的消息。而这震惊未过,子钰就领着林听雨来找他了。

    当他看到子钰有些尴尬地跟他道歉,并且命令“林一草”将千机袋拿给他的时候,胡云的脸色已经不能用震惊来形容了。

    自始至终,他都不知道自己的千机袋已失。他赶紧摸了摸放千机袋的腰间,摸到了那个如同香包一般坠在那里的小袋子,那个……竟然不是千机袋么?

    看到那个小袋子,子钰眼皮突突地跳了跳,脸色更显尴尬,朝林听雨狠狠地瞪了一眼。>﹍雅﹏文吧  w-w·w`.-y=a`w-e·n8.com

    林听雨“嘿嘿”干笑两声,施了个法将施在那小袋子的法术给解了。

    胡云就见这个“千机袋”唰的一下变成了一个破面口袋,他还能清晰地看到面口袋上沾的面粉呢。

    他的脸上连连变色,愣在那里,一时无法相信,自己竟然被他一直以为的草包“林一草”给耍了。最要命的是,他都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着了人家的道。

    子钰忙拱手抱拳,道:“胡云,真是万分抱歉,内子顽皮,跟你开了个玩笑,你可千万不要与她见怪。”

    胡云看向他,目光无比复杂。

    子钰想赔个笑脸,可是嘴角勉强挑了挑,就是没笑出来。

    “林一草”这丫头也太能给他整事了。你说你盗了人家的千机袋就算了,干嘛非得弄那破玩意儿挂人家腰上,这不是寒碜人家吗?

    也不知道胡云将那破面口袋明目张胆地挂在腰上挂了多久。他去天庭的时候,天庭的人没有看出这是面口袋而不是千机袋吧。不然胡云兄弟这脸可丢大发了。

    子钰已经将林听雨手里还抓着的千机袋一把给夺了过来,赔笑地递给胡云,道:“那个,胡云,你就原谅一草的孩子气,别跟她一般见识哈。还有,既然天庭都已经撤兵,狐族危局已解,我也打算离开了,和一草继续携手游玩山水。”

    说完,他也不待胡云说什么,立刻拉着林听雨唰的一下驾云而去。再待下去,他都想找个地缝钻了有没有!

    “一草,你你你……”子钰指着林听雨半天都没想出说什么训斥的话比较好。

    虽然想到胡云竟然对自己的心爱之人使用媚术让他感觉很是不爽,但是自己的心爱之人竟然让胡云出了这么一个大的丑,这简直就是在公然打胡云的脸嘛!

    子钰也说不上自己心里是什么感受,指着林听雨半天,才憋出来一句:“你,你不会施了妙法,只让胡云自己看不出那是面口袋,而其他人都可以看出来吧。”

    林听雨忙道:“这哪儿能呢?狐族,还有火凰、蓝凰,他们可都是知道胡云腰间挂的是千机袋。如果他们发现胡云腰间的千机袋变成了面口袋,肯定会提醒胡云的。

    所以,他们也和胡云一样,都看不出来那玩意儿不是千机袋,只有天庭那些喜欢看热闹的老家伙们才能看出胡云腰间挂的是面口袋。

    这些人,一个一个贼奸溜滑就算了,还最喜欢看人笑话。他们看到胡云腰间挂着那东西,不但不会提醒胡云,还会拉来更多的人来看笑话……”

    她正说到高兴处,突地就见子钰的脸阴得快要滴水,就连看着自己的目光都前所未有地变得有些凶了。

    “那个,子钰,咱们接下来要去哪儿啊?”林听雨赶紧转移话题,轻声细语地问道。

    子钰闷闷地道:“我哪儿知道,我都快被你气傻了。”

    林听雨摇起他的胳膊,恳求道:“夫君,你别生气嘛,我只是想捉弄一下胡云,谁叫他竟然媚惑我?有句话说的好‘朋友妻,不可戏。’就算他不喜欢我,可我是你的妻子,他怎么样也要看在你的面子上尊重我一些嘛。”

    听到“媚惑”二字,子钰的脸黑了一下,道:“他那样对你,确实不对。可是你……”说到这里,他又有些气短,想不出什么办法来惩罚这个小丫头,别说惩罚了,就算是多斥责她几句,但她只要一露出软弱可怜的小样儿,他就心疼。

    “这次的事就算了,下不为例。”子钰只得绷着脸说了一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