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157 蛊女(七)给Maysun的加更
    所以,当林听雨推着早餐往上官斩的房间走去的时候,中途就有许多磕磕绊绊,有不少姑娘想要打乱她的步子,甚至说想要把她整个人绊倒在地。>雅文吧  w·w-w·.·yawen8.com

    那样的话,她手里的餐车就能换到别人手里了。

    对于这种小伎俩,林听雨根本就不屑一顾,当然,她也不会对这种情况视若无睹、任人宰割。

    将餐车推到上官斩的房间门口,林听雨很有礼貌地敲了两下门,听到门里传出上官斩那富有磁性的男中音:“进!”她这才推开门,勉强装出一张笑脸,道:“上官先生,您的早餐到了。”

    上官斩却敏锐地捕捉到她脸上的笑容是装出来的。刚才林听雨在外面遭遇的“磨难”早被他探得一清二楚。

    “好,进来,放在这里就行了。”上官斩说着就很随意且潇洒地坐在厅里的沙发上,示意林听雨将餐车放在厅里就行。

    林听雨将餐车放好,道:“今天的早餐按您的吩咐,是三素一汤,清淡但不失营养。”

    上官斩点头“嗯”了一声,道:“你的脸色怎么不太好?是我送你的花不喜欢?”

    林听雨忙道:“不……你送我的花我……我很喜欢!”她把“您”象是慌乱之下口误一般很自然地改成了“你”,而且羞涩地埋下头去,有点不敢看上官斩的样子。

    上官斩高兴起来,哈哈笑道:“那我看你露出的笑容怎么有点勉强呢?是不是有其他不高兴的事?”

    听他问起来,林听雨顿时眼圈一红,盈盈欲泣,双手撵着衣角,喃喃地道:“我以前的同事都很喜欢我的,可是不知道是怎么了,最近她们好象都……都……”

    上官斩听她将烦心事讲来,心中越发地欢喜,“曾晓”会对他说起这些琐事,就说明他已经走进了“曾晓”的心理。

    上官斩道:“她们最近是不是不象以前那样对你热情又充满好感了?”

    林听雨道:“我不知道哪里做得不好!”

    上官斩道:“不是你做的不好,而是你做的太好了,让她们嫉妒。我听你们的经理说,想要提升你当领班了,她们知道这个消息哪能不嫉妒你?”

    林听雨奇道:“有这回事?”

    就算酒店经理真的决定提升曾晓当领班,肯定也是上官斩为追求曾晓做出的努力。

    上官斩点头“嗯”了一声,道:“我已经出资入股这家酒店,现在我是这家酒店最大的股东。雅文吧  w·w`w·.·y=a·w·e=n8.com你们的经理任命人事什么的,也得过我这一关。”

    说到后来他就咧嘴笑了起来,露出一口白牙,一双眼睛神采奕奕,丝毫不能让人感觉到他性格里的阴沉狠戾。

    看来这个上官斩为了得曾晓的芳心,还真是做了不少努力。通过曾晓传送的记忆,林听雨也知道上官斩收购了这家酒店,不过,曾晓知道这事的时间还是在两个月之后。

    那时候她已经和上官斩确立了恋爱关系。

    不待曾晓真的当上领班,曾晓就答应了上官斩的求婚。两人结婚之后,曾晓就没再出来工作,而是在她和上官斩的家里,专心照顾家庭。

    可能是林听雨今天异于曾晓往常的表现,所以,令上官斩较上一世提前告知了“曾晓”这件事。曾晓虽然也被同事下过不少绊子,但从来不会在上官斩面前表现出来,更不会象林听雨现在这样跟上官斩诉若。

    林听雨可不是曾晓,而且,既然她已经清楚上官斩根本就是来者不善,没安好心,她又何妨好好利用一下这个上官斩,好让自己生活得好一点儿呢。

    让曾晓升职为领班,其实只是上官斩的一个备选方案,本来想着如果曾晓能够答应自己的求爱,他们结合,这条方案就用不上了。

    可是,见“曾晓”今天小女儿家家的跟自己诉苦,上官斩就决定赶紧实施这个备选方案。他觉得今天这样的决定,可以让“曾晓”更加难以抵挡自己的诱惑。

    三天后,林听雨就被经理叫到了办公室,得到正式的升职通知。从此后,她就不是酒店服务员而是酒店领班了。

    不过,说是领班,其实跟酒店服务员是一样的,干的活都没什么差别,就是她还要管理其他的服务员而已,因此工作更累,但相应的薪水也更高了。

    当然,她是被特别提拔的,酒店里其实有领班,所以,她只管象以前那样负责好上官斩的一切就行了。

    也就是说,她干的活还是以前那一项,就是拿到手的钱更多了而已。

    而且,因为升了一级,有了惩罚服务员的权利,在她真正地如黑脸包公一样惩罚了一个敢在走廊里下绊子的服务员之后,就没哪个服务员敢再打她的主意了。

    林听雨拿到第一个月做领班的工资后,就欢天喜地地请上官斩吃饭,意思是答谢他帮自己的忙。

    上官斩则对“曾晓”这样的举动表示满意,这可是“曾晓”第一次主动约会他哦。以前他提出的约会,“曾晓”可是都很委婉地拒绝了呢——果然女人还是抵制不住物质诱惑啊!

    林听雨升为领班,就搬离了原来的宿舍,酒店调给她一间更好的宿舍,是一个两室两厅的住宅楼。林听雨热情地将上官斩招呼到自己家里,为他洗手做羹汤。

    上官斩没想到“曾晓”竟然这么热情地对待自己,心里着实高兴。他觉得离自己要达成的目标已经不远了。

    穿越了好多个时空,林听雨做饭的手艺早就练出来了,那上官斩虽是修行者,早就达到了辟谷的境界,而且他对凡人做的饭食从来都不感冒,可是吃了林听雨做的饭菜,他却是赞不绝口。

    饭后,林听雨就将上官斩送到了楼下。

    上官斩试探性地拉住了她的手。

    林听雨不想让他看到自己厌恶的表情,便“含羞”地埋下头,一言不发,任由上官斩拉着自己的手。

    上官斩用他那深沉极富磁性的男中音,温柔款款地道:“晓晓,我对你的心意你应该早就了解吧,你对我是怎么想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