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161 蛊女(十一)
    只是它虽然很不爽小眼对它及它种族的嘲讽,可是它真的不知道血眼是什么,所以一时半会儿也找不出用什么话来反驳小眼。

    林听雨耐心地将血眼的情况给青鸟介绍了一遍,没想到青鸟一听完就立刻亮起了星星眼,满眼崇拜地看起小眼来。

    “哦,原来血眼可以在许多许多世界里来回穿越呀!那你一定穿越了好多的世界啦!那,其他的世界也和我们这个世界一样吗?你去到过天上的星星上吗?我们祖先传承给我的记忆里说,我们青蛊就有一位祖先曾经到过天上的星星上呢……”

    青鸟兴奋地围着小眼问东问西。

    小眼这下可得意上了,先前的不爽一扫而光,连那颗独眼都只会往头顶上看了,翻着白眼,挺着它本来就已经圆滚滚的腰板儿,越发地圆滚治疗起来。

    青鸟的问题,小眼可没那个耐心一一回答,只随口应付着:“这个说来话长……不同的世界当然不同的样……天上的星星许多我都不屑去的,那只是空间转移,和时空穿越不在一个档次上……”

    青鸟还想再问,小眼怕它问起来没完,忙道:“咱们还是先说说人皮蛊虱的问题吧,貌似这个问题是眼前必须得赶紧搞清楚的。其他的事,以后我可以慢慢给你讲啦。”

    说着,它居然也学着林听雨常做的那样,伸出小手抚摸起青鸟的头顶来,道:“放心,只要你乖乖的听话,别让清清操心和担忧,我就会给你讲我过去穿越时空的那些故事。有些时空很奇妙哦!”

    林听雨见小眼听到“人皮蛊虱”之后,连说话的声音都变了,心知这种蛊毕竟非同小可,好奇问道:“小眼,青鸟,这人皮蛊虱到底是什么样的一种蛊?怎么你们谈起它都这般忌惮?”

    小眼道:“我以前穿越的一个洪荒世界,那里就有关于人皮蛊虱的传闻,但也只是传闻,并没真正见过。听说这种蛊怪异非常,起初只是寄托在人皮上的寄生虫,但是慢慢地,会从人皮入侵到人体之内,然后将那个被寄生的人整个取而代之。”

    林听雨喃喃道:“听起来象夺舍呢。”

    小眼神色从未有过的严峻,道:“与夺舍有大不同。夺舍只是灵魂占据被夺舍的肉身,那肉身原本有什么能力,是什么修为,夺舍后还是如此。可是人皮蛊虱的取而代之却完全是另外一回事。”

    青鸟赞同地道:“没错,人皮蛊虱占据人身之后,不但拥有了和人类完全相同的样子,就象是拥有高出它数个境界的修为也发现不了,因为它确实拥有真正的人类肉身。

    不但如此,它还会拥有它本身的奇妙蛊力,并且会吸收寄体的能量来令自己的修为提升。”

    小眼道:“最可怕的是,这人皮蛊虱平生会象蛇一样蜕皮,但它每过一千年才会蜕一次皮,每蜕一次皮,不管它修为有多高,都必须要从头开始修炼。可是……”

    林听雨听得心中一动,猜测着接口说道:“可是,就算是从头开始修炼,给人一种他的修为很低的感觉,可事实上,他真正的战力却无从测量。”

    “没错。”小眼道,“因为它以前修炼的那些法力其实还藏在它的身体里,一旦遭遇致命危机,这种埋葬在身体深处的能量就会爆发出来。所以,就算上官斩现在看起来只有金仙大圆满的修为,但他真正的战力很可能是深不可测。”

    林听雨道:“那他的探查能力……”

    小眼道:“蜕皮后,他的修为降低,探查能力自然也就跟着降低了。所以,这点你暂时可以放心,他不可能发现你已经代替了曾晓。

    只是他每一次蜕皮,他的根骨潜力都会跟着提升一大截,再修炼的晋级速度会远较蜕皮前快上许多不说,还能将修为提升得更高。”

    林听雨道:“那,青鸟说,他已经给曾晓下了蛊……”

    “正是一只人皮蛊虱。”青鸟道,“但应该是它的副体,而非真正独立的人皮蛊虱。”

    小眼的神色越发严峻起来,声音都变得深沉了,道:“炼出副体的人皮蛊虱,据说修行至少已在三万年以上。这样看来,上官斩至少蜕皮三十次以上了,那他……”

    曾晓的肉身居然被下了蛊,连小眼和宁欣都没发现,林听雨在这副肉身里好几个月了,也没发觉,想想就觉得可怕。

    小眼突地伸出小手来轻拍了一下青鸟的小脑瓜顶,愠怒道:“你这小子怎么回事?这么重要的事都没提前跟我们清清说。”

    青鸟道:“是我忘记啦。”

    “这么重要的事怎么可能忘记?”小眼瞪着独眼怒吼道。

    青鸟忙解释道:“我发现晓晓不见了,心里难过,就把这事给忘干净了。再说,那个人皮蛊虱的副体,需要被上官斩提前设置,才能无声无息地下到晓晓身上。而上官斩设置的,只是让它提醒晓晓蛊血觉醒以及与蛊血有关的其他事。”

    小眼松了一口气,道:“这样说来,只要晓晓这副肉身上的蛊血没有变动,那只人皮蛊虱的副体就不会有任何动作。那,以后上官斩是否可以借着这只副体的力量伤害清清呢?”

    青鸟沉吟道:“这……应该不会吧。”

    小眼又一副老大恨小弟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伸出小手在青鸟头顶拍了一下,好不恼火地道:“什么叫‘应该不会’?”

    林听雨道:“小眼,你不用这么担心我。你想想看,如果这只人皮蛊虱的副体能够伤害晓晓的身体,当初晓晓在时,蛊血觉醒之后,那个上官斩何至于会忌惮晓晓,在晓晓找上他时他都不敢与晓晓撕破脸,当时就炼化晓晓的蛊血呢?”

    小眼想了想,倒也觉得她说的有几分道理,便没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却是象个人类一样,摸着下巴沉吟起来,道:“如果那个上官斩若真的是人皮蛊虱,那有件事说起来还真是奇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