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165 蛊女(十五)
    话说回来,血眼和主人,时空之眼和血眼,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关系?为什么血眼找到主人之后,就只能依托主人才能再继续时空穿越?为什么时空之眼找到适合它的血眼之后,也必须依托这枚血眼,才能继续修炼、发展和提升?

    林听雨始终无法明白这些。

    强者和强者联合,这样才对吧。可是在小眼看来她弱爆了;而在瞳瞳看来,小眼也弱爆了。可是他们仍旧必须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突听瞳瞳说道:“你理不清这其中的关系,就不要再理了,以你现在对时空奥义的领悟,根本就理解不了。”

    林听雨无语地看了一眼瞳瞳,瞳瞳的话说明她心中所想,已经尽数被瞳瞳窥到。

    而小眼还在床的另一侧传授青鸟正确的修炼之法,它们似乎根本就不知道瞳瞳此时在林听雨面前现身了。

    瞳瞳叽叽咯咯地跟林听雨说了半天,传授给她一连串的手印,又跟她说了好一会儿注意事项,这才消失不见。

    按瞳瞳的说法,他们想要真正让上官斩对林听雨蛊血一事无所觉,不但要隔绝副体蛊与上官斩的灵魂联系,最好还要屏蔽掉副体蛊对林听雨所在曾晓这副肉身的探查。

    那副体蛊已经被上官斩施法植入曾晓体内,想屏蔽它的探查,并非易事。法咒和手印必须由小眼和林听雨分别施法,两人合力才能对那个副体蛊成功进行屏蔽。

    而利用花精对灵魂的特别作用来截断副体蛊与上官斩之间的灵魂联系,则需另一套法咒和手印。

    而为免上官斩有所察觉,在截断这种联系之后,还必须得让上官斩仍旧觉得他和这个副体蛊仍旧保持着密切联系,这就需营造假象。

    这一系列的事,最好能在一段时间内完成。

    林听雨选择一个休息日进行。

    此时她的仙力有限,只能祭出莫菲这个灵魂分身,让她代替自己这副肉身来施法。小眼已经被林听雨详细告知了瞳瞳嘱咐和传授给她的诸多法咒、手印及注意事项。

    林听雨见小眼听说瞳瞳跃过它直接找上了林听雨,而且还施法让它对此事一无所觉,显有些黯然,便将它拉到怀里,抚摸着它光溜溜的小脑袋,安慰它道:“小眼,你继续努力,一定会让瞳瞳喜欢你的。”

    小眼道:“说的是,那个展拓让你这么死心踏地地爱上他,不是也花费了好多心思和功夫么。”

    林听雨愣了一下。说的是呢,展拓确实花费了很多很多心思与功夫,可是,他和她现在也没能在一起。是不是他和她,接下来还有什么故事?展拓那么聪明那么厉害,不会真的让自己永坠血溅崖的……

    她正神游,就听小眼接着又道:“我想让瞳瞳爱上我,肯定也得花费同样多的心思和功夫。所以,我可不能就这样泄气。”

    林听雨被它拉回到眼前,笑道:“对哦,你要一直保持信心才行啊!”

    “哼!”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林听雨怎么感觉自己听到了瞳瞳的冷哼声呢?

    不过,以她的能力,对瞳瞳是无能为力的,也不去纠结这事,时间紧迫,她让莫菲和小眼专心施法,将上官斩下在自己身上的这个副体蛊的作用暂时屏蔽掉。

    这东西下在曾晓,也就是现在的林听雨身上,而上官斩又是神奇的人皮虱蛊,瞳瞳所传授的法门也只能暂时屏蔽掉副体蛊的作用,想要将它清除,还得靠日后强大起来的林听雨自己。

    对于已经蜕过好几十次皮的上官斩,林听雨脑中可说是一团乱麻,根本就没有找到什么太好的办法来对付他。眼下除了让自己的能力赶紧提升之外,她也想不到自己能做什么了。

    瞳瞳的真正实力还远在小眼之上,她传授的方法自然不是一般的厉害,莫菲和小眼联合施法之后,不但令副体蛊显形出来。

    “哎呀,真的是人皮虱蛊。”青鸟一见就轻呼起来。

    林听雨则发现自己的左臂上趴着一只带着好多脚的虱子,好不恶心。虱子这种东西她虽然早就听说,可是却从来没生过,这还是头一次亲眼见到这东西。

    而这虱子虽然外观上和普通的虱子差不多,深褐色,好多足,圆形的身子,但个头却比普通的虱子大上许多——它的直径看起来足有五公分。

    很难想象,身上趴着这么一只大虫子,一连许多年,曾晓居然一无所觉。

    林听雨注意到它的眼睛好象两颗血红的宝石,极为晶莹剔透,可说是美仑美奂。她有一种自己情愿深陷这双眸中的古怪感觉。

    “别看它的眼睛。”忽听青鸟说道。

    林听雨立刻回神,看向一边的青鸟。

    青鸟道:“人皮蛊虱和我们青蛊一样,都有瞳技在身。我们的眼睛叫乌瞳,而它们的眼睛叫红瞳,都拥有特殊的技能。”

    是么?那,怎么不见上官斩对曾晓用过任何瞳技?林听雨心中纳闷地想。

    “无论是人皮蛊虱还是青蛊,它们的瞳技都会被醉神人面蛾所克制。”林听雨耳边忽地响起瞳瞳的声音,“所以,你根本就没必要怕那个上官斩。”

    林听雨眨巴几下眼睛,突地抿唇笑了起来。这个瞳瞳,嘴上说讨厌小眼,可事实上对他们的事还是挺关心的嘛,不然怎么会在暗中盯着他们施法?

    “你在笑什么?”瞳瞳的声音再起,这次却有了些愠怒。

    林听雨忙道:“没笑什么。我是觉得,我拥有醉神人面蛾的蛊血,可以克制人面蛊虱的瞳术,应该庆幸。”

    这句话倒是句实话。那个上官斩肯定是怕自己施展瞳术之后,被曾晓克制不说,还有可能让曾晓知道他是人皮蛊虱的身份,所以对于自己的神通一直有所克制,不敢轻易施展,这才让林听雨能有这些时间来想对付他的办法。

    “哼!”听了林听雨的解释,瞳瞳又轻轻冷哼了一声。

    有瞳瞳在旁边看着,这次施法当然不可能出什么偏差。(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