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168 蛊女(十八)
    林听雨一听瞳瞳最后一句话,顿时就觉得脊梁骨飞起一股寒意,瞬间就让她寒意满身。这么说来,若没有花精相助,她用吸魂**对付人皮蛊虱的副体,是处于完全被动的态势。

    这副体就算有灵魂,但也只是上官斩赋予它的。它的灵魂之强,绝对和上官斩这个本体的人皮蛊虱没法比。

    如此也就说明,那个上官斩的灵魂强度竟然远远强过林听雨,这怎能不让林听雨心生寒意?

    她穿越过许多的世界,在一些世界里生活过何止万年,灵魂早就存在了不知多久,如此之强的灵魂,竟然和上官斩的灵魂强度没法比,林听雨实在有点无法相信这是个事实。

    “不过,”忽听小眼语气一转,“就算那个上官斩的灵魂真的强过你,但只要你没有主动利用吸魂**去吸收他的灵魂,将他的灵魂强行吸入你的体内,你并不会受他什么影响。毕竟这个副体的灵魂,还是弱过你许多的,而你只是吸收了副体的灵魂而已。”

    这么说,自己应该还是很安全的。林听雨应该松一口气的,可是,她却一点也轻松不起来。

    瞳瞳透过上官斩的灵魂强过她,是不是说明,上官斩修行了早就不止万年?而且小眼也说过,人皮蛊虱想要修炼出副体,也至少得要三万年以上的道行。

    上官斩修行的实际年岁,可能只是在小眼猜测的年限后面又多加了几个零而已。林听雨只能如是安慰自己。

    突地就听外面敲门声响起,让林听雨身心一震。负责护法的宁欣不无惊讶地道:“是上官斩来了。”

    林听雨又是心头一骇。上官斩偏偏在这个时间到来,林听雨刚借莫菲和小眼之力成功令他的副体失效,是他有所察觉吗?

    虽然心中紧张,但她还是赶紧朝小眼和莫菲、宁欣等人使了个眼色,他们连同宁欣布下的法阵一瞬间就消失不见。

    小眼还施了一记法术,将这房间内的所有法力波动尽数消除。

    眨眼间,房间里就只剩下林听雨和青鸟。

    青鸟不想见上官斩,已经悻悻地爬回了属于它的床头柜。

    林听雨到了门口,假装趴在猫眼那里看了看,随即笑意盈盈地打开门来,道:“上官,你怎么来了,快请进。”

    她的表现很自然,就连心跳,也被她控制得很好,和常人的心跳无异。实际上她其实是超紧张的。

    上官斩也朝她微笑道:“我知道今天你休息,就过来看看。心想来早了怕打扰你休息,就选择这个时间过来了。”

    此时已经接近中午。有些女生喜欢在休息日睡懒觉,所以上官斩才选择这个时间到来。

    林听雨见他神色如常,暗暗松了一口气,但又不敢真的放松警惕,却仍旧面色无异地道:“亏你想得周到,我还真的刚刚洗漱完呢。”

    上官斩一听就哈哈笑了起来,道:“曾小姐,看在我这么贴心的份上,陪我一起吃午饭怎么样?”他这个时间到来,明摆着就是想和这房子的主人一起共进午餐。

    最近上官斩对于两人的关系逼得很紧,林听雨此时尚弱,蛊血又还没觉醒,所以笑得一脸灿烂阳光,道:“好啊,是出去吃还是我做给你吃?”

    顿了一下,她又道:“不过,做饭的话,我家里没食材,得现买哦。”

    上官斩道:“我对曾小姐的厨艺可是想往得很,现买食材怕什么?能和曾小姐这样的美女一起在超市里比肩而行,那也是一桩美事。”

    林听雨噗哧一笑,道:“你这人,嘴怎么这么甜呢?来,先进屋,我先给你泡杯茶,你稍等我一下,我得换身衣服。”

    “好,不急。”上官斩说道。

    他被林听雨让进了客厅,很是随意地坐在了沙发上。见林听雨进了厨房给他去准备茶饮,他唰的一下起身进了卧室。

    这是一个两居室,有两个卧室,而他进的那间卧室,正是林听雨刚才用以屏蔽他副体各项能力的那一间。

    这是巧合吗?还是……

    林听雨在厨房,却靠着无限妙音清晰地捕捉到他的脚步声,见他趁自己不注意进了那间卧室,心头难免一紧。不过,她却没露出半点慌乱的神色。

    却说上官斩进了卧室,打眼一扫,就将整间卧室的每个角落都探得一清二楚。他的双眼微眯一瞬,似乎是心中有什么疑惑。

    青鸟在床头柜的缝隙里看到他,有些控制不住自己心中的愤恨,竟是唰的一下就窜了出来。只是它也知道自己的修为远不及上官斩,只能这般怒目瞪视着他。

    “这只臭虫子最近修为涨得挺快呀!”上官斩与青鸟的目光一对,眸光立刻就有如犀利的刀锋,透出丝丝寒意。

    青鸟不自觉地因畏惧往后退了一步。它的修为到底差着上官斩太远,无法与他真正的对峙。

    上官斩的目光在青鸟身上和床上来回扫了两下,象是在比对什么。

    “上官……”林听雨已经泡好了茶,到客厅不见人影,就一边唤着一边寻了过来。来到门口,就看到青鸟正瞪视着上官斩。

    她假装绷起脸来,道:“青鸟,怎么又对上官这样不友好?我不是跟你说过吗,上官是咱们的好朋友,以后不许欺负他。”

    上官斩眸中的寒芒立刻消逝,换成让人如沐春风的笑脸,呵呵笑道:“晓晓,它一只虫子懂什么,我不会跟它计较的。”

    林听雨笑道:“你能这样想就好。我还真怕哪天这任性的青鸟把你惹恼了,你不理我了呢。”

    上官斩一听哈哈大笑,道:“晓晓,你这话的意思,是打算接受我了么?”

    林听雨羞涩地啐了他一口,嗔道:“看把你给美的。”随即又正色起来,有些迟疑地道:“你……你……要是咱们真的在一起了,你会好好对我么?”

    “当然。”上官斩立刻起誓一样地说道,“我那么爱你,怎么可能不好好对你呢?你根本就不需要怀疑什么,这些日子我对你怎么样,你还看不出来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