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170 蛊女(二十)
    她按青鸟所说,以法力将那滴青鸟尾尖上的血逼入自己的血脉之中。

    那滴血随即与她的血融为一体,在各条经脉中穿行。起初,还没什么变化,谁知道随着这滴血的流动,林听雨发现,她体内的血渐渐发生了变化。

    它的流动变得快速,而且,每在体内自行流转一个周天,就会产生一股庞大而奇特的能量。这种能量与青鸟体内的能量极为相似,应该就是蛊力。

    这种能量先开始还很弱,随着那滴血的不停流转,这种能量竟是越来越强,最后竟发展到如长江大河一般奔流不息,如海水一般汹涌澎湃。

    这种能量随着血液流转而自行增长的情况一直持续了几天几夜。

    因为能量是随着血液流转自行增长的,并不影响日常生活。所以,这些天,林听雨都在和往常一样的上下班,和往常一样与上官斩各种交集,两人甚至还公开以恋人的身份约会了两次。

    不过,上官斩对林听雨身体的变化似乎从始至终都一无所知。

    直到吸收了青鸟的尾尖血后的第七天,林听雨体内的蛊能自行增长的情况才停了下来。

    她感觉自己现在全身上下都是神秘的力量,依她的经验来看,她觉得此时的自己,单论修为的话,已经不低于上官斩,步入金仙大圆满境界了。

    不过真正战起来,她可不知道会怎样。

    这天深夜,她象往常一样躺在床上睡觉。

    蛊血能量的增长虽然停止了,但只要她继续修炼林森天法,很快还会往上涨的,只是自打那天她发现上官斩已经对她的房间起疑之后,她就没再做过任何类似修炼的举动。

    在家里,她就是吃了睡睡了吃,最多就是做点收拾房间、做饭、洗衣等等寻常的家务事。青鸟倒还是和以前一样,把自己关在床头柜里苦修。

    夜静更深的时候,林听雨睡得正熟,突地就感觉到浑身燥热,极不舒服,她迷迷糊糊地将睡衣给脱了,只穿着贴身的内衣继续睡,被子也蹬到一边。

    她感觉到身体某个部位出现莫名的空虚,有一个人似乎正可以解决这种空虚地爬上了自己的身体。

    她口中发出轻轻地呢喃声,似乎是在索求。

    趴在她身上的那个俊美的男子眸中燃起了火热,在她耳边低语道:“小东西,你居然想办法觉醒了蛊血。这样更好,蛊血一旦觉醒,对我来说,与你交欢才更有意义。”

    林听雨心中冷笑,暗道:“你个贱男,还真以为本小姐会中了你的**术啊!”她继续假装一副被完全迷倒、浴火中烧的样子,迷醉着呻吟出声。

    上官斩被她娇喘的呻吟声搞得意醉情迷,迫不急待地一甩手,身上的衣服就被他悉数脱光。

    “这位精虫上脑,已经完全失去意识了哇。”小眼调侃着说道。

    青鸟则道:“为什么他会变成这样子?以前他不是一向很冷静自持吗?”

    小眼道:“你太小,能懂什么?去去,回你的床头柜修炼去。”

    青鸟却一本正经地道:“不,不行,这可是成年必修的一课,我一定要好好学学,将来好和瞳瞳姐姐……”

    “丫的闭嘴!”小眼一边厉喝一边已经施法发起一阵风将青鸟卷进了它的床头柜。“竟然敢幻想和我的瞳瞳做这种事,吃了雄心豹子胆了你!”

    “瞳瞳姐姐又不喜欢你,你凭什么不准我……”

    “闭嘴!”

    谁也不知道青鸟到底闭不闭嘴,反正谁都没再听到青鸟的声音。估计就算青鸟仍旧不服气地唠叨,也被小眼彻底隔绝了声音,别人根本就听不到了。

    而在林听雨卧室的大床上,上官斩独自在床上做着各种少儿不宜的动作,一副忘我的极尽享受模样。

    而被他认为正在自己身下承欢的林听雨,此时却坐在他的身边,趁着他“****”的时候,双掌抵住他的后心。

    “上官斩,对于醉神人面蛾这种类似于炉鼎的神蛊,你貌似了解很多呢。可是,你对大巫这种蛊了解多少呢?”林听雨感觉到上官斩体内的蛊能正疯狂涌入自己的手心,不由得眼睛眯成了一条缝。

    上官斩盯上了曾晓,为的就是她体内的蛊血——醉神人面蛾的神蛊之血。可是,他却忽略了曾晓体内还存在着另外一种蛊血——大巫。

    后来曾晓因为青鸟被害伤心欲绝而觉醒的蛊血,正是醉神人面蛾的蛊血,可是,林听雨借青鸟尾尖上的血觉醒的,不仅仅是醉神人面蛾的蛊血,亦有大巫蛊血。

    大巫,其实在蛊族中,是一种极为弱小却异常古老的蛊类,它们的神通比较衰弱,是一种只能寄托在其他蛊类身上才能发挥作用的蛊。

    它们基本上没有什么战力,其蛊能只能用来催发其他蛊族的神通。正是因为如此,它们常常被其他蛊类抓来,倾其蛊能来令自己本族的神通得到觉醒。

    大巫一族为此而越发凋零,子嗣越来越少。大巫族的族长为免本族彻底消亡,就带着尚还存活的族民远离蛊族的栖息地,在洪荒中后期,这大巫一族就已经在整个蛊类中淡出。

    待到洪荒后期,蛊族中就已经没几个人知道蛊妖中还有大巫这个类别了。

    青鸟尾尖上的血,其实是奶奶为了曾晓特意保存下来的,乃是曾晓爷爷祖上传承下来的纯正的大巫蛊血。可惜曾晓在的时候,青鸟到死,也没能将这滴血给曾晓。

    林听雨在吸收了这滴血,不但蛊血觉醒,就连醉神人面蛾和大巫两族的传承记忆也觉醒了许多。

    她不但记起两种蛊血的诸多神通,更还记起大巫族借以保存种族繁衍的那些强大蛊阵。大巫族的蛊血中没有多少战力,他们想要保存自己种族不灭,这些蛊阵发挥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林听雨这些天来,一到晚上就躺在那里睡觉;可是能够屏蔽掉上官斩探查的小眼和宁欣却没闲着,在这张床和房间的四周摆下了阵牌,里面注入了林听雨的蛊血。(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