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173 蛊女(二十三)
    上官斩从地上爬起来,指着林听雨吼道:“是你害我!”

    林听雨黛眉皱起,纳闷地道:“上官先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完全听不明白呀。咱们已经许久不见了,我怎么害你呀?难不成你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干这种羞耻之事,是我逼你的不成?”

    有经理已经随便拿了一个桌布走了过来,好心地披在上官斩身上。这位应该早就发现自己在众人面前****着,可是根本就没往心里去。他把那个好心的经理推到一边,那张桌布倒是被他顺手系在腰间,挡住了胯下那已经松软的东西。

    “曾晓,你去死吧。”上官斩已经完全动了杀手,伸掌就要朝林听雨头顶抓去。

    林听雨怀疑这家伙早就幻想着这样炼化曾晓了,不然怎么会不管对上曾晓还是对上她,都是这样的动作。

    可惜,上官斩迈开双腿,想要往林听雨靠近,才赫然发现自己浑身无力,身上半点法力也无。

    “怎会……怎会如此?”上官斩看着自己的双手,不可置信地喃喃道,“我的法力呢?我的神通呢?我苦苦修炼无数年才得来的这些法力呀……”

    林听雨心中冷笑。你炼化别人的法力与神通,也活该你自己的法力与神通被别人炼化。

    她表面上却仍旧一脸好心,对刚才给上官斩披上桌布的经理道:“罗经理,我看上官先生的精神不太正常,你说是不是得找警察或者精神科医生来看看?”

    那罗经理也觉得上官斩这副样子,肯定是受了什么刺激精神不正常了,赶紧给他认识的一个心理医生打了电话。

    林听雨好戏看完,就打算乘电梯上楼去财务室,在众人眼里,她可是来领最后一个月的工资的哦。

    那上官斩喝了一句:“你站住!”

    林听雨转头冷冷看着他,道:“上官先生,我说过咱们不合适,你不要再对我纠缠不休,没意思。”

    “曾晓……”上官斩又指着她的背影喝了一句。

    可惜林听雨已经头也不回地走向电梯,正赶上电梯门打开,她走了上去,转身面向电梯门口,就借着还未关闭的电梯门,看到上官斩一手扶着沙发背,无力地瞪向这边。

    他的眼神无比恶毒,再也不复以前那副让人如沐春风的风度。可惜,现在的他,就算有比这再恶毒的眼神也没用了。

    他浑身上下的法力,就连根骨中深藏的法力也被林听雨借大巫蛊阵之能,抽取个干净。

    上官斩到底还是被天罗酒店的人送去了精神病院。他****着在酒店大厅里与茶几腿亲热的画面早在网上疯传,令他在凡人当中根本就抬不起头来。

    而他法力尽失,想回到修炼者当中,也没那个能力了。

    他在精神病院里过了半年多,后来被一个拥有暴力虐待癖的患者关在地下室里。医院的护士和大夫找了好几天才找到他,那时他浑身血红,还有被殴打的痕迹。

    尸检结果,他在死前有被严重虐待的痕迹,死因却是严重烫伤,估计是被那个虐待癖用开水或者其他高温的液体煮过。

    林听雨从他身体内抽取的蛊能,青鸟只能吸收炼化一部分,因为上官斩实在太强大了,根骨中所深藏的法力足有好几个仙帝那么强。

    青鸟一个仙级后期的青蛊,虽然本身有很强的吸收炼化之能,但也不可能一下子吸收炼化这么强大的蛊能。

    青鸟吸收炼化的蛊能,已经令它的修为飙升,此时正在闭关,会到底提升到什么程度还未可知。不过在它闭关之前,仍旧没能成功化出人形,还是那种浑身青色、背着翅膀的类似蜻蜓的模样。

    青鸟吸收后剩下的蛊能,林听雨也没打算用曾晓这副肉身来吸纳,而是从小眼那里借了一件专心储存能量的宝物,将这些蛊能储存其中。

    这件宝物,表面上看就是一个小指高、拇指粗的小瓶子,很普通的样子,林听雨也不知道它叫什么。

    小眼说这小瓶子就跟电池储存电能似的,能够储存许多种能量和法力,甚至神力都可以储存,所以它就把这小瓶子唤成神池。

    曾晓这副肉身,因为借大巫祖上传承下来的蛊血觉醒了蛊能,蛊能之提升也很快速。

    从天罗酒店回来之后,她也进入闭关状态,好让蛊能的提升比较稳定。本来她是打算回花花世界的,但是青鸟闭关了,林听雨就决定待青鸟出关后再离去。毕竟有人守护着青鸟,它闭关的安全系数会大大提高。

    因为已经辞去天罗酒店的工作,那间两居室的宿舍她就不能再住了。是以她在这个世界的一处人烟少至的荒山中开辟出一个山洞闭关。

    没想到青鸟这一闭关竟是数百年,外面的凡人世界已经沧海桑田。期间宁欣和莫菲、小眼都轮换着出出游玩儿过。

    青鸟出关之后的样子彻底让林听雨和小眼他们惊呆了。

    青鸟还是一身青色,只是已经变成一个高大且俊美无比的少年,瓜子脸,宽额剑眉,凤眼笼鼻,嘴唇尤其性感,修长的双腿透着男子特有的劲感。

    他的背上仍旧背着两对翅膀,看起来薄如蝉翼,可是林听雨却敏锐地感觉到这两双翅膀之上拥有着强大且诡异的法能。

    “好……好帅!”林听雨听到耳边响起瞳瞳的声音。

    小眼已经快要晕过去了好么!

    瞳瞳却已经现身,桃花满开地朝青鸟扑了过去,趴在他宽厚的肩头上,道:“青鸟,你终于出关了,我等得好辛苦。”

    林听雨脸黑了一下,这个瞳瞳,你啥时候等了?这几百年你压根就没露过面吗?

    “瞳瞳……”青鸟唤了一声,声音轻微且平静。

    他的凤眼看向林听雨,唤了一声:“姐姐。”虽淡淡的,但林听雨靠着无限妙音却捕捉到这声呼唤透着几分亲近。

    小眼道:“瞳瞳,你快回来。青鸟是这个世界的蛊,它不象我一样能够和你一起穿越时空。”

    林听雨却关心着另外一个对她来说至关重要的问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