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176 蔓菲莎(月票三十加更)
    只是还来不及她追问情况,她就觉得头痛不已。这不是烦心事挠头的头痛,而是真正的头痛。

    瞳瞳想要窜出林听雨的灵魂,多半是发现青鸟不知何时已经被花花世界送入了修罗扇,所以想要到修罗扇里与青鸟在一起。

    可是小眼说什么也不让它出来。两个小家伙正在那儿拉扯呢,闹得林听雨的灵魂都快乱成一锅粥了,她的脑袋不疼才怪。

    “姐姐,你怎么了?”青鸟见她抚额,一副痛苦的模样,忙关切地问。

    林听雨无奈地道:“瞳瞳和小眼在我的灵魂里闹开了。”

    青鸟脸色一沉,道:“小眼喜欢瞳瞳,这个我知道。我虽然不一定非要与他抢,可是瞳瞳有选择自己喜欢的人的权利吧。”

    小眼在林听雨的灵魂里听到这句话,死拽着瞳瞳的手登时一松。瞳瞳趁机就窜出了林听雨的灵魂,拇指大小的小身躯就扑上了青鸟的肩头。

    小眼悻悻地,转身回到林听雨的灵魂深处。

    林听雨的灵魂里终于清静了,头痛也嘎然而止,但内视之下发现小眼沮丧至极的背影,很是为它难过。

    兴许是看到了她脸上的黯然神色,青鸟道:“姐姐,你不喜欢瞳瞳和我在一起么?”

    瞳瞳早就因为林听雨选择了青鸟而放弃蛊血技能,对林听雨大大改观,道:“不会啦,林姐姐只是有点心疼小眼而已。”

    林听雨无奈地冲她一笑,别看瞳瞳整天一副傲娇公主模样,没想到竟然能体会她的心境。

    她道:“是啊,小眼一直很喜欢瞳瞳,可是……”

    瞳瞳翻了个白眼,哼道:“那家伙从来就不会讨我开心。”

    林听雨道:“我希望你和瞳瞳能够幸福,也同样希望小眼幸福,看到它不开心,我也会跟着难过。”

    青鸟奇道:“它为什么难过?我又没说过,瞳瞳和我在一起了,就要和它分开。”

    林听雨愕然。青鸟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到底明不明白,瞳瞳现在趴在他肩头上代表什么?

    瞳瞳也一脸惊奇地瞪视着青鸟,似乎根本就无法相信青鸟说了什么。半晌过后,瞳瞳突地若有所悟地道:“我居然忘了,你是一只虫。”

    林听雨道:“这跟他是虫有什么关系?”

    瞳瞳唏嘘了一会儿,才道:“你问问青鸟,他记忆中他们青蛊一族的母亲是怎样的就行了。”

    一族的母亲?林听雨听到这里也若有所悟。

    青鸟说道:“我的母皇就有好多陪她的雄蛊,这样才能保证繁衍,让我有机会生于这世间。我当然不可能去介意瞳瞳和我母皇一样拥有我之外的其他雄性伴侣。”

    有许多虫类,比方说蚁,一窝的蚂蚁都会在一只蚁后(也叫蚁皇)的统领之下,蚁后身边会有好几雄蚁与之交配,诞下子嗣。看来青鸟所在的青蛊一族也是这种类似于母系氏族公社的生活状态。

    瞳瞳的小脸上神色古怪莫名,大概是短时间内还有点无法接受青鸟把她和他的母皇放在一起比对。

    林听雨觉得这个问题还是他们自己解决比较好,她比较在意那个悬崖下的尸体,因为展无影已经下到悬崖底了,正在迈着小短腿朝那具开花的尸体靠近。

    她转移话题道:“青鸟,你刚才说看到那具开花的尸体有些眼熟……”

    青鸟点头道:“嗯,我记得我祖先的传承记忆里似乎有这个情况。”顿了一下,又道:“姐姐,你不是也觉醒了醉神人面蛾和大巫蛊族的传承记忆么?这两大族都比我所在的青蛊一族强大久远得多,那些记忆中不见有这种情况出现?”

    林听雨讪讪,道:“我已经不记得那些传承记忆了。”

    进入二级世界后,很多情况又恢复她当初刚开始穿越一级世界时的情况。

    也不知道是花花世界在有意地剥夺这些记忆;还是二级世界的时空之力不但表现在令修炼者法力浓缩方面,其对大脑和灵魂的压力也更强,反正在林听雨离开的时候会将她的一些记忆就会跟着丧失。

    不过蛊族的传承记忆失去,而林听雨在那个世界的其他记忆却大部分都保留着,所以林听雨倾向于前一种猜测,这是花花世界在有意地剥夺穿越者某方面的记忆。

    青鸟见她脸现无奈,赶紧道:“不要紧,反正我在得了上官斩的法能之后,身体发生了变异,还拥有了许多人皮蛊虱的神通与传承记忆。这些记忆应该足够咱们用了。”

    林听雨见他居然忙着安慰自己,不禁噗哧一笑,道:“那你赶紧说说看,无影现在正接近的那具尸体到底是怎么个情况?无影接近它有没有危险?”

    其实有宁欣看着,展无影不会有什么危险。只是林听雨还想继续看这小家伙在凡人界行走,所以宁欣还是尽量不要现身比较好。

    青鸟立刻一脸严峻,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那具尸体上的花,其实并不是简单的花,而是一种蛊。你看从崖底开始,一直到悬崖半山腰,都是雾气重重,那其实是蛊毒所致。”

    林听雨道:“这么说,那尸体上蔓珠莎华一样的花朵,真的不是蔓珠莎华。”

    瞳瞳插嘴道:“蔓菲莎,一种很象蔓珠莎华的植物,是一种极为强大的植物蛊。它有点象食人花,会咬人,凡是被咬者皆中其毒,血肉会慢慢腐烂,七日后血肉尽皆腐烂成一滩黄水,只剩下一具白骨。而这白骨之上,又会再生蔓菲莎。”

    青鸟道:“实际上,它在咬人的时候已经将自己的种子种植在被咬者体内。没想到瞳瞳也知道蔓菲莎这种植物蛊。”

    瞳瞳立刻把小身板挺得笔直,好不傲娇自得。事实上,瞳瞳在遇到小眼之前,也曾独自穿越时空,年岁远超青鸟,见识自然也不是青鸟不能比的。

    忽听青鸟又道:“不过,那具尸体的情况好象有点怪。一般情况下,一株蔓菲莎只会开一枝花朵,而一具尸体也只能寄生一株蔓菲莎。”(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