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218 画皮(七)
    夜色深沉,苍茫的江面上横跨着江洋大桥,将相隔着两千里的大江两岸连接在一起。

    桥面宽广,足可容纳十数辆车并肩则行。虽是夜深,但桥中间仍旧不时有汽车飞驰而过。桥上的灯盏将这一方天地都照得有些发亮。

    桥一侧的人行道上,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来岁的女孩儿徘徊在那里。她的脸上没有任何血色,满脸的灰败之色。

    有些眼力的人轻易就能看出她的生机将逝,已经活不长了。

    只是她的眸中还有些不甘,望着宽阔澎湃的江面,眼睛红红的,伤心无处诉。

    “想跳江,又何苦这么彷徨?”

    蓦地,身后一道凄凉声音幽幽地响起,惊得这女孩儿猛地回头,却见一个白发苍苍、老得随时都会倒地而死的老太太立在身后不远处。

    这老太太的一双眸出奇的亮,好似天上的明星,镶钳在她那张老树皮一样布满褶皱的脸上,显得分外的妖异。

    夜深之际骤然遇到这么一个老人,女孩儿吓了一跳,但想到自己已经是将死之人,又有什么比死更可怕?于是,她壮着胆子,鼓起勇气问道:“奶奶,你怎么知道我想跳江?”

    老太太道:“看你这个样子就知道了。”

    女孩儿犹豫了一下,却是终于忍不住颤声问道:“你……你是这江里的水鬼么?”

    林听雨一听笑了。只是此时她这副老样,笑起来不但无法给人半点温馨之感,反倒令那女孩儿更胆颤起来。如果不是想到自己将死,就算是鬼也比不过死更可怕,恐怕她此时早就吓得不知所措,直接掉江里了。

    林听雨见女孩儿扶着桥栏杆抖得厉害,便直言道:“你放心吧,我不是鬼。”

    那女孩儿稍微松了一口气,道:“老奶奶,这么晚了,你怎么一个人在这里遛达,你家在哪里?要不,我送你回家吧。”

    林听雨反问道:“你不跳江了?”

    女孩儿一怔,埋下头去,泣声道:“奶奶,我已经病入膏肓,跳不跳江都一样。”

    林听雨道:“那好,你不跳江就好办了。”

    女孩儿噗哧一笑,抬起头来,尽量让自己变得阳光,道:“奶奶,你是怕我跳江,所以过来劝我的吗?”

    “不是。”林听雨道,“我只是看出你得了白血病,而且已经治不好了,命不久长,所以才找上你,想跟你作笔交易。”

    女孩儿愣了愣,奇道:“奶奶,我这副样子,还有什么值得你找上我?”顿了一下,又奇道:“您是怎么看出我有白血病的?”

    林听雨道:“这个你不用管,你跟我来,我们好好谈谈吧。”

    女孩儿犹豫着没有动地方。

    林听雨笑了起来,眸中绽放出更加异样的光彩,道:“小姑娘,你不想治好你的病么?”

    女孩儿黯然道:“我的病,已经没得救了。”

    林听雨道:“我有异宝,可确保你至少再健康地活上一百年,如何?来不来?”

    女孩儿瞪视着她,很是狐疑。

    林听雨已经转身朝她在这个城市里居住的酒店走去。她老态龙钟,一步三颤,走得很慢。

    那女孩儿在江边犹豫了一会儿,终于还是跟了上来。

    林听雨问道:“你不怕我骗你么?”

    女孩儿道:“除了这一身病,我什么都没有。你能从我这里骗走什么?”

    林听雨又再笑了笑。

    女孩儿转头看向她,奇道:“奶奶,我什么都没有,有什么值得你找我交易的?”

    林听雨道:“你并不是什么都没有。你有一张漂亮的脸蛋,还有一身细致滑嫩的肌肤,而我所缺的,正是这个。”

    女孩儿摸了摸自己的脸,天真无邪地道:“这张脸和这身皮肤,就算再好,也没办法挪到奶奶身上啊!”

    林听雨呵呵笑了一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儿道:“陈一叶。”顿了顿,她又有些黯然地道:“我爸爸喜欢男孩儿,不喜欢我,这名字是我奶奶给我起的,因为觉得我将来可能会象一片飘零的叶子一般孤独且艰难地长大。”

    林听雨道:“结果呢?”

    女孩儿眸中闪过一抹黯然,却是微笑着道:“结果,我奶奶一直陪着我,直到我长大……”说到这里,她脸上又现出悲戚,“可惜,我不能给她养老了。我要走在她前头啦。”

    林听雨突地停下步子,转头看向这个象泥土里新生的春笋一般洁白无暇的女孩儿,道:“如果你答应与我交易,你会活得很好,至少再健康地活上一百岁。”

    女孩儿狐疑地道:“这怎么可能呢?”

    林听雨转头再度朝前走去,道:“既然不信,你又为什么跟上来?”

    女孩儿道:“反正,我没有别的办法。反正,我总是要死的。”

    林听雨道:“听说你这种病,只要找到合适的骨髓捐献者,就能治愈。”

    女孩儿凄然笑道:“别说没有合适的骨髓,就算有,我也没有钱做骨髓移植。”

    林听雨道:“可以发动慈善机构捐款。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会想要跳江。”说着她转头看向女孩儿,“明明还没到最后的时刻。”

    女孩儿无奈道:“我已经花光了奶奶的全部积蓄,还让她欠了一屁股的债。既然已经治不好,干嘛还要拖累别人?”

    “你的父母不管你吗?”林听雨问。

    女孩儿凄然笑道:“他们只疼爱我的弟弟。何况,就算他们想管,也管不了,他们也没钱。”

    林听雨“切”了一声。

    女孩儿道:“奶奶,您有些行为,不象是您这个年纪的老人会做出来的哦?”

    林听雨眉毛挑起:“哦?”

    女孩儿道:“比方说刚才的‘切’……”说到这里,她就咯咯地笑了起来。

    此时的她,一点也不象生命将逝的病者,而是和其他同龄的女孩子一样,活泼又有些俏皮。

    林听雨带着她进了自己的酒店。

    女孩儿看到豪华的总统套房,忍不住“哇”地惊叹了一声。

    “奶奶,您很有钱吧。”陈一叶问,“象您这样的人,我身上有什么东西值得您交易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