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文小说 > 古代言情 > 快穿之推倒神 > 1230 俺的娘诶(给阿拉伯母的加更)
    蛊僵一旦挣脱夜华的禁锢,势必唤醒沉睡中的饕餮。到时候后果不堪设想。

    不过,若是在以前,展无影拿来这蓝星蔓珠莎华镇压住蛊僵,夜华就会放一百二十个心。可是现在情况有变,因为饕餮沉睡了足足五千年,快要到自行苏醒的时间了。

    据说每隔五千年,这恶兽都会苏醒一回,至少闹腾上百年,轻则吞吃掉万千生灵,重则它会专捡优秀的灵魂来吃。

    而人乃万物之灵,这世间最优秀的灵魂莫过于活人的生魂。

    就好象现在挣脱出去的那些僵尸杂碎,之所以会专捡生魂来吞吸,就是因为那只蛊僵控制的。

    蛊僵正在一点一点地吞吃外界的活人生魂。

    虽然有夜华控制着,那些逃出的僵尸都还很弱,吸收来的生魂也弱小得多,而且它们每一次只能吸收一个人的极小一部灵魂,可是长久下去,这周围村子里的人也都会变成一堆没有灵魂的死尸。

    现在,这些村子里就已经有不少人因为丧失了一部分灵魂而变得痴呆。以后问题还会越来越严重。

    这还只是守护饕餮的蛊僵在作怪,若是那正主饕餮苏醒,将会是怎样的一个情况?夜华实在不敢相象。它奉展拓之命镇守在这里,无论如何不想辜负了主人。

    展无影挥了挥手中的蓝星蔓珠莎华,道:“夜华,我把蓝华送给你,好吗?”

    夜华道:“你师父有没有告诉你,要如何催动这珠蓝星蔓珠莎华,让它助我彻底镇压住地下已经不安分的蛊僵?”

    展无影道:“让它与你并蒂而生就可以啦。”说着他的小手一抛,已经施展法术将那株蓝星蔓珠莎华种在了夜华旁边。

    那株蓝星蔓珠莎华本身就具有一定的法力,迅速地扎根于泥土之中,很快它的根系就与夜华的根系紧紧交织在一起,凝成一道天罗地网。

    林听雨的无限妙音捕捉到那夜华根系深达的数百里的地下,有灵魂剧烈波动起来,似乎变得很是烦躁不安,想要迅速摆脱掉什么。

    接着,英雄口悬崖底就传来轰隆隆地响动,震动了好一会儿,并且像地震一样迅速向四周漫延,连林听雨所在的这个几百里外的山头都能清晰地感觉到震感。

    这应该是夜华口中的那只蛊僵发现镇压它的力量变强,拼力想要挣脱。

    可惜夜华一个镇压它虽有些困难,现在加上了蓝星蔓珠莎华,那蛊僵能够挣脱出来才怪。所以拱得地面震动了半天,最终却以失败告终。

    展无影又留在夜华的大花瓣上与它畅谈了好一会儿,谈的多数都是展拓昔日的英雄事迹。这孩子对于他那从未见过面的父亲很有一种盲目的崇拜。

    林听雨在暗中偷听,却也听得津津有味。她不象展无影那样拥有展拓遗传下来的一些传承记忆,所以,她对展拓的了解,仅限于两人交往之后。

    可是现在,她却听到了好多展无影通过传承记忆得来的许多有关展拓的事,不免悠然神往,很希望也到达夜华身边,与儿子一起分享他父亲的旧事。

    但,鉴于常无忆的提醒,林听雨自己也不希望让儿子知道她一直在“监视”着他,这会让展无影反感的,所以她只能凭借无限妙音倾听着儿子和夜华的畅谈。

    她一直躲在几百里外的一处野外的无人山头,虽然已经出了蜈蚣山的范围,但与那英雄口所在的悬崖可说是隔山谷而望,在这里可以远远地看到那道山崖。

    她躲在这里正听得有趣,忽地就觉有什么东西在从下往上不停地拱自己的臀部。

    如今的她各项感知能力不可谓不强,却丝毫没感应到有外物出现在自己周围,所以,感觉到有东西在拱自己之时,她本能地就骤然射出去很远,摆出防御的姿势。

    她猜测可能是一个超级强者出现。

    要知道她现在拥有的是仙体和仙识,虽然受空间法则的限制,她只能施展出大乘修为,但在这个仙、神两界已经隔绝、修仙界就算是最强之地的时空,已经是顶级强者了。

    是谁竟然有能力让她探查不出来?

    “哎哟!哎哟!哼哧哼哧!”

    林听雨放眼朝自己先前站立之地看去,结果祖线还未及时就听到这种怪声,然后就看到一只小粉嫩嫩的猪拱鼻,正在拼命地从泥土里往外拱。

    “哎哟,俺的娘诶!”那只粉嫩嫩的小猪口吐人言,声音就跟现在的展无影似的,像个两三岁的幼儿,说话奶声奶气的,只是这口音……

    “俺的娘诶,你怎么光站在那里看着?也不说过来帮俺一把。”

    林听雨愕然,那个……那头猪是在叫她吗?

    “俺说,娘诶,快来帮俺一把,这土层结实得紧,俺拱不出来哩!”

    林听雨汗个,到底还是朝那头小猪走了过去,开始帮它除去埋在它周遭的土,然后抱怨了一句:“别乱叫娘,谁是你娘呀!”

    有这么样一个熊孩子,搞不好会被人误认成猪妖的!

    “咋?你还嫌弃俺哩。告诉你哦,要不是看在主人的面子上,俺可不认你做娘哩!”

    林听雨一听就是满脑门的黑线。这臭猪……林听雨开始把她刚刚挖开的土又埋了回去。

    “呀,当俺没说还不成嘛!俺就是过过嘴瘾,俺咋会不认你做娘哩!放心放心,俺认你做娘。”

    我去!林听雨有种想吐血的冲动,想把这只小猪彻底活埋。

    那只猪大概是发现它越道歉,林听雨那埋土的动作就越快,赶紧又改口道:“娘诶,你要是不要俺,俺的小主人会伤心地。”

    这只猪嘴里已经两次提到它的主人了,这让林听雨心中一动,问道:“你的主人是谁?”

    猪道:“俺被姓展的那家伙埋在地下好几千年了,咳,俺是说展大神者,展大英雄。他当初给俺设了规定,谁将俺从地下放出来,谁就是俺的主人。

    这不,刚刚有个孩儿封印了俺的蛊,却也因此令展大英雄昔日设置的法阵有了改变,让俺寻机逃了出来。”(未完待续。)